但求枪王一睡君莫笑
小周本命,周叶纯食
一个洁癖严重的痴汉
严禁任何形式的无授权转载
一经发现立即拖黑:)

© 川如色
Powered by LOFTER

【周叶】《戒烟不如戒色》- 01.婚约

+ 最了不起的修修,二十岁生日快乐!

+ 错过了零点,一修文,连 05:29都错过了(暴风哭泣

+ 据说贺文不一定要完结,但一定要新篇,于是翻出了存稿(๑•̀ㅂ•́)و✧

  

×××

  

【周叶】《戒烟不如戒色》by:川如色

  

+ 平行世界,部分原著背景

+ 副总&室内设计师周X退役后继承家业叶

+ 半岁年龄差,成熟男人的浪漫;气势互攻,床上周攻叶受

先婚后爱;剧情需要,同性婚姻合法化设定!

  

+ Chapter 01.婚约 +

  

  晴空下,一辆崭新的黑色保时捷缓缓行来。

  低调驶入市内有名的富人区——“临风水岸”二期的施工现场。沿着铺满细碎沙石的道路,左穿右拐,最后停在中心区域的一排别墅前。

  与隔壁一期的高层商品房不同,临风水岸二期全是别墅,两年前正式破土,预计今年年中可以交房。

  现目前工程仍在收尾阶段,所有房舍都是毛坯状态,屋顶待建,外墙还没有刷漆,屋外的道路和绿化带也尚未动工。

  整个施工区域沙尘漫天,哪怕今天天气很好,也仍觉得视野不佳。

  坐在保时捷后排的叶修整了整衣服,开门下车。关门之前,不忘对驾驶位上的司机说:“灰尘太大,把窗户都关上吧。”

  

  距离约定的时间还有十来分钟,叶修也没浪费,沿着坑坑洼洼的泥土路,围着中心区毗邻的三座别墅绕了一圈。

  边走边摸口袋,掏出一颗散装话梅干,塞进嘴里。

  临风水岸住宅区由叶氏控股的“风臣地产”投资建造,眼前这三间毛坯房,是集团特别为叶家本家,以及两位双胞胎兄弟留下的。

  叶修虽然很早就知道这个项目,但上个月之前,他一直处于“离家出走”的状态,所以直到今天才终于抽到空,到现场来实地考察。

  作为地产大亨的长子、前途无量的富二代,叶修出了名的离经叛道。

  他15岁时,预谋偷走了弟弟的身份证,跑到H市打荣耀。在职业圈混迹了十多年,经历过称霸、退役、重组战队等等磨难,最终捧走四座总冠军奖杯,并在第十赛季后以28岁高龄宣布退役。

  随后半年多的时间里,又以领队及总顾问的身份,留在荣耀职业联盟,协助建设“荣耀世界邀请赛”分部。要不是父亲突然因病入院,叶修估计还会在联盟里再耽留一段时间。

  然而母亲的几通电话,还是让他忆起了身为人子的责任,毅然辞去顾问一职,回到了离开多年的城市。

  

  大约是长子回归的喜悦冲淡了病痛,父亲很快病愈出院。依然不改雷厉风行的行事作风,三言两语之下,将临风水岸中三处别墅的设计装修,打包交给叶修负责。

  那一天,暌违已久的父子俩在书房里谈了很久的话。

  父亲字里行间的意思很明确,风臣地产作为家族资产,未来肯定会交由兄弟俩继承。单靠叶秋一人会很辛苦,叶修作为哥哥,必须在短时间内成长起来,就算不能独当一面,至少也要成为弟弟的得力助手。

  叶修二话没说,点头应允。

  这是他应当负担的责任,已经逃避了十四年,是时候一肩扛起了。

  “这三间房子只是试水,如果做得好,以后临风水岸的整个项目都会交你接手。”谈话结束前,父亲意味深长地提示道。随即,在叶修应答之前,又快速地转向了下一个话题,“谈朋友了吗?”

  叶修微微一愣,似乎没想到他老人家会问这个。于是笑道:“没有,忙着打游戏呢,哪儿有时间想这个。”

  “那个苏沐橙呢?”父亲牢牢盯住他,“你们战队不是还有两个姑娘吗?”

  叶修哭笑不得,只好诚恳地解释:“她们只是队友而已。”

  父亲没有立刻接话,脸上也没有太多表情。他看着叶修的眼神深邃而充满压迫感,由内而外,散发着专属于“成功人士”的犀利与睿智。

  叶修在职业圈里是公认的“老狐狸”,可是放在经验丰富的父亲面前就有些不够看了。尽管说的是实话,但他还是很快在对视中败下阵来,默默转开视线。

  父亲也端起杯子喝了一口茶,悠悠道:“这一点,你做得很好。不要忘记了,你跟那些随随便便的人不同,你是有婚约的。马上就30岁了,还想拖几年?挑个时间跟对方见见面吧。”

  叶修搔了搔头发,知道推脱不过,便点头答应:“好。”

  

  除去接手临风水岸,父亲还提出一点要求:戒烟。

  叶家上上下下,从当家到管家,除了在外游荡多年的叶修,所有人都不抽烟。所以父亲的命令既不唐突,也不过分,只是对十几年的老烟枪来说,有些难度罢了。

  停烟两天,叶修已经出现了非常明显的“过敏症状”:焦躁、易怒、失眠,心情欠佳,还总是犯困;明明没有进行剧烈运动,却总觉得手足酸软、疲惫不堪。

  家庭医生提出,在反应激烈的急性期,建议多休息、少操心。

  叶修自己也认为现在的状态不适合见人,但会面时间是提前定好的,实在是不方便以这样私人的原因延期。

  而今日的约见对象,是轮回建筑工作室的主设计师,周泽楷。

  

  叶修回来的时间不长,对业内的很多情况依然不甚明了。

  时间紧、任务多,包括这个“轮回建筑工作室”在内的很多公司、团队,他都还没有抽到时间去详细了解。

  只是听叶秋提过几句:“轮回是很有背景的。”

  这一点倒不用弟弟说,单从他们工作室能越过筛选,直接与别墅区负责人——也就是叶修——约见这一点看,就说明轮回的影响力相当不俗。

  当然了,也有一点名不副实的嫌疑。

  叶修再一次抬腕看表,十点十五分,距离约定中的时间已经超过一刻钟。他虽然并非斤斤计较的人,但对于“守时”与否,还是非常看重的。

  又从口袋里掏出一颗话梅干,叶修不客气地在心里为轮回建筑工作室划上一个“×”。

  

  沿着坑坑洼洼的花园小径回到主路,叶修已经准备离开。父亲交代的任务并不轻松,他并没有多余的时间浪费在一个迟到的人身上,哪怕对方的设计水准在业内有着相当不错的口碑。

  道路尽头传来汽车轮胎与砂石摩擦的声响,叶修转过头去,看到一辆出租车磕磕绊绊地驶来,停在十米开外。

  很快的,后排车门被打开,走下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看他风尘仆仆的样子,似乎刚从外地野营回来:

  他身穿色彩低调的冲锋衣,脚上蹬着一双高帮防水登山鞋;下车后并没有马上走开,而是反身从后座拎下一个巨大的背包,被帐篷和户外装备塞得鼓鼓囊囊。

  叶修看到他的第一眼,从精干匀称的身材推断,来人应该还年轻,最多二十八九岁年纪。但看到他的脸时,又有些不确定起来——头发凌乱,下巴上胡子拉碴,至少半个月没有好好打理,这样一来就有些显老,似乎已经三十出头了。

  尽管外形十分糟糕,但他蓄起胡子的样子却一点儿都不难看。大概是因为底子好,五官轮廓深刻,所以乍看只是有些狼狈,并不会给人颓废邋遢的感觉。

  他轻轻松松地背好看起来很有分量的登山包,告别出租车,匆匆朝对面的叶修走来。仔细观察的话,会发现步伐有些一瘸一拐,右腿膝盖上似乎有伤。

  走到近前,他放下背包,礼数周到地向叶修伸出右手:“您好,我是轮回建筑工作室的周泽楷。”

  叶修又将人上下打量一番,伸手回以有力的一握,而后在对方发言之前,率先抢白:“周先生,鉴于您今天迟到了二十分钟——虽然我能看出来是有原因的——但我还是认为应该对轮回工作室进行重新评估。”

  周泽楷闻言一怔,缓缓收回手,扶住背包,沉默不语。

  沉默,很多时候也是很好的答卷,这表示他对这个结果是有心理准备的。所以没有急吼吼地解释原因,也没有试图攀关系,请求负责人重新考虑。

  这样坦然而诚恳的态度,反而抵消了叶修心中的很多不满,让他并没有当场宣布轮回出局。

  “临风水岸二期的内装,我会依照惯例,在两周内安排招标遴选。轮回工作室如果依然感兴趣,欢迎你们的参与。”叶修说完,微微一笑,却没有多余的耐心客套,转身已经朝等在一旁的保时捷走去,“那么就这样,辛苦你跑一趟,回见。”

  周泽楷动过挽留的念头,但最后还是选择站在原地,礼貌地应一声:“回见。”

  叶修点点头,拉开车门上车。

  引擎发动,保时捷扬长而去,带起一阵漫天的烟尘。

  周泽楷目送车尾消失,又等了一会儿,才像刚想起来似的,抬手将冲锋衣的拉链往下拉一点,随后长呼了一口气。

  从商的人都信运,而他这半个月以来的运气相当不好:先是摔伤了腿;赶着回来与叶氏的负责人见面,又难得一遇地碰上航空管制,飞机晚点;好不容易坐上出租车,又遭遇全城大堵……最终落得一个被取消合约的下场。

  实话实说,他先前还抱有一丝侥幸,以为叶修碍于两家的亲密关系,会对此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熟料对方格外干脆,一句多余的废话都懒得说,直接就判了轮回死刑。

  这位叶家的太子爷,与传闻中很不一样。

  周泽楷并不知道叶修正出于难捱的戒烟期,心情极其不美丽,所以才会这么吹毛求疵、锱铢必较。

  不过对方的实事求是却给他敲响了警钟——与叶氏打交道,似乎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轮回想要顺利拿下临风水岸的设计合同,依然有一段很长的路要走。

  

  工作室里的同僚都有业务在身,连接机都抽不出空,此时更是不要指望。

  周泽楷膝盖上有伤,不宜久站和长时间徒步,尽管此地离家并不远,但他还是用打车软件叫了一辆出租,拜托司机大哥直接开进小区,将他送至公寓楼下。

  乘电梯上楼,用指纹锁打开房门。进屋后,精疲力竭的周泽楷将登山包随手扔进角落,一屁股坐在玄关处的地毯上,闭上眼睛,一动都不想再动。

  按照原定计划,野营团队下山后,会在当地民宿逗留两到三天,用来休整和恢复体力,顺便品尝一番当地美食,随后才会踏上返程。

  周泽楷则不然。为了赶上突然敲定的会面,他一路都在马不停蹄,中途连放松一下的余裕都没有,现在基本上已经只剩半口气了。

  然而哪怕只剩半口气,也不能赖着不起——独居有种种好处,自然也带来了种种不便。

  比如此时此刻,他如果不坚强一点,起来收拾打理一下自己,再点一份外卖,估计半小时后,他就饿得没有力气起来了,身上的味道也能把自己熏到晕过去。

  周泽楷搔了搔头发,难得长叹一口气。

  这么多年以来,他一直很享受单身,也就在这种时候,才会忽然觉得……有个伴儿,没准也挺好的。

  

  一个男人,拼搏到二十九岁,最大的成就莫过于成熟。成熟,代表自立与自律,以及不再轻易向自己的坏习惯妥协。

  同样的情况放在十年前,周泽楷会败给拖延症,但现如今,他会在缓过一口气之后,毫不犹豫地站起来。

  先打电话叫一份喜欢的外卖,再倒上半杯干红,放在小吧台上醒酒;而后将登山包里的装备清洁一遍,统统收进储物柜,再将脏污的衣服丢进洗衣机。

  随后,麻利地脱光自己,站到花洒下,认认真真、仔仔细细地洗澡。把满身的泥土气息和疲惫,全部一股脑地冲洗干净。

  理发需要到专业的店里去,于是在家里的最后一步:洁面,在嘴唇上方和下巴处涂抹剃须刀,静等片刻。

  周泽楷并不喜欢蓄胡子,往常也是每天都剃须,这一次之所以会以“野人”的形象露面,完全是迫不得已。

  他随身携带的便捷式剃须刀,在登山的第二天就无缘无故失踪,周泽楷又没有与人混用剃刀的习惯,只好放任胡须疯长。最后就变成了叶修见到的,这种落拓不羁的风格。

  虽说也不算难看,但是……周泽楷看着镜子中自己,摇头苦笑了一下。

  他从盒子里拿出刮胡刀,打开壁灯,开始一丝不苟地清理。直到五分钟后,干爽剔透的镜面上,映出一张帅气逼人的俊脸——下巴的轮廓锋利有型,眼神沉默幽深,五官英挺,每一道转折都充斥着成熟的男人味。

  很难有人能对着这样一张无与伦比的脸说“不”。

  所以今天,真不知是周泽楷的失策,还是该说叶修逃过一劫。

  

  周泽楷用温水洗了把脸,扯下毛巾擦干,正准备刷牙,就听到客厅里传来手机铃声。

  乐声是贝多芬的《献给爱丽丝》,身为画家的母亲格外偏好古典音乐,顺便也“荼毒”了她帅气的儿子,以及儿子无辜的手机。

  一边用毛巾擦着脸颊边的水滴,周泽楷接起电话,言辞简略地与母亲寒暄。

  一如父母了解孩子,他也熟悉自家妈妈的风格,就是传说中的无事不登三宝殿。前面的长篇大论一定只是铺垫,用于瓦解对手的防御,重点永远冷静地跟在最后面。

  果不其然,十分钟后,母亲不着痕迹地将话题拐上正轨:“今年11月,你就满30了吧,有什么打算吗?”

  周泽楷笑着装傻:“具体是指哪一方面?”

  母亲更加老道,也笑问:“你认为呢?”

  周泽楷语塞,抿了一口干红,不说话了。

  “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以前不着急,是想着你们还年轻。一晃都30岁了,再不提上日程,再过几年彼此都老了,相看两厌,还有什么意思?”

  母亲在电话那头娓娓道来,语调十分平和,丝毫没有催促的意思,但字里行间充盈的压力,却让人无法反驳。

  “我们两家的婚约,从你们出生起就定下了,无论如何都肯定要兑现。亲家早上给我来过电话,对方已经回到本市,而且是定居,不会再走。你近期什么时候能抽到空,就见个面吧。”

  

  周泽楷擦着滴水的发尾,沉默良久。

  尽管对上一辈“包办婚姻”的决定依然颇有微词,但他身为人子,最终还是败给了母亲强硬的态度,沉声答应了一句:“好的。”

  

  

  

+ TBC +

评论 ( 101 )
热度 ( 154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