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求枪王一睡君莫笑
小周本命,周叶纯食
一个洁癖严重的痴汉
严禁任何形式的无授权转载
一经发现立即拖黑:)

© 川如色
Powered by LOFTER

【周叶/双花】《逃出ALPHA》- 04.重逢

+ 04.重逢 +

  

  “这么少……”叶修似乎有些意外。

  酒店经理也着急,忙道:“您要说全部工作人员,加起来肯定不止这个数,但我们是轮班倒的。跟您说的这二十几个都是青壮年男性,没加上女性员工。”

  叶修闻言恍然,又道:“那你等会儿把人召集过来,按我的吩咐安排一下。”

  经理抹一把额头上的汗,点点头:“您说!”

  “外面发生的事情,我不敢完全肯定它的性质,但根据我的观察,它们的特性跟‘丧尸’非常相似……也就是说,不具有人类的智慧,那么很简单的障碍就可以取得惊人的效果。”叶修语速飞快地道,“你们酒店的大门都是玻璃材质,无法有效抵御大规模的撞击,冲进来是迟早的事。所以我们必须把它们挡在一楼大堂,这样二楼以上的区域就绝对安全了。”

  经理扭头看了一眼开放式的回转楼梯和餐厅,心里完全没底:“那么具体该……该怎么做呢?”

  叶修伸手指向楼梯转弯处,正对大门的那面影壁:“这幅油画可以取下来吗?”

  威斯特大酒店的装潢风格完全照搬法国的凡尔赛宫,为了逼真,在回转楼梯中段的墙面上,还挂了一幅仿制的《拿破仑一世加冕大典》巨型油画。

  整幅画在原画的基础上进行了等比例缩放,高约3米,长约4.5米,由木质画框封存,占满了整座墙面。

  “可以取的,不过这幅画很重,得七八个人一起抬。”经理不解地问道,“要这画有什么用?”

  “用处可大了,”叶修自信地道,“我们要拿它做滑梯。”

  “滑梯?”

  “是的。丧尸没有智慧,它们只会横冲直撞,不懂迂回也不会使用工具。我们只需要把这幅画平平整整地铺在楼梯上,往表面泼一层油,它们就彻底没辙了。”

  经理闻言双眼一亮,表情十分兴奋。可他很快想到另一个问题:“但是丧……那些东西如果不停地爬,画板受力之后也会往下滑的,最后滑到平地上,不就没用了?”

  “所以光是把画取下来还不够,”叶修镇定地道,“你找人去拿工具,刀也好锤子也行,最好是找把消防斧来。在画框上方的两个角凿两个洞,分别绑上绳子,另一头捆在转角处的大理石楼梯基座上。”

  经理一听,很快反应过来。

  这样一拴、一捆,相当于把油画挂起来,无论下方怎么受力,上方都是有牵引的。在绳子被扯断之前,画板都会尽职尽责地躺在楼梯上,不会往下出溜。

  “另外,你再分派几个人去疏导住客,让他们不要往外跑,丧尸潮爆发,在外面晃荡绝对比躲在屋子里更危险。”叶修略一沉吟,又道,“都上楼去,暂时到三楼宴会厅集合,等待下一步通知。”

  “好的明白了,我这就去办。”

  见青年没有其他吩咐,经理也不敢耽误,回身就去召集人手。

  十来个年轻员工很快集合到一起,在统一的口令下,一扶、一抬,费了小半天功夫才将巨型油画取下来。

  然而正准备往楼梯上铺的时候,却发现一个致命的问题:

  画板的长度是4.5米,楼梯的宽度仅4.1米,横着放不下去,竖着又会留下空隙。

  经理一看这情况,急得满头大汗:“怎么办?”

  这时候,负责去消防柜里拿斧子的服务员也火急火燎地跑回来了。气都还没喘匀,就见一个脸色苍白的青年朝画框一指,命令道:“把右侧的木框边儿全砍了!”

  服务员一愣,没敢动,看向酒店经理征求意见。全酒店的员工都知道,这幅画是老板的心头挚爱,有事儿没事儿都喜欢站在画前端详一阵,他实在不敢越矩。

  经理一看他居然临场怯阵,急得头发都一根根竖起来了,忙冲他摆手:“快砍呀,还愣着干什么?!”

  于是手起,斧落,这名服务员别看愣头愣脑的,贵在有一身蛮力,准头也好,三两下就将右侧的一排木框整整齐齐地劈了下来。

  叶修蹲下身,用手掌丈量一下尺寸,又摇头道:“还是多了十几公分,去把左边的框也砍了。”

  经理擦着汗,凑过来问:“有谱吗?我听外面声音越来越近了,时间够不够?”

  叶修没看他,仍盯着拿消防斧的服务员,沉稳道:“试试再说吧。”

  服务员听到吩咐,又忙不迭地奔到左边儿去。几分钟后完工,叶修让他在一旁休息,带着剩下的酒店员工将画板平平整整地放倒在楼梯上。这一回不多不少,刚好能放下,两侧也没有多余的空隙。

  三四人负责抓着画框边缘,避免油画顺着楼梯往下滑,另有几人负责凿洞,拴绳子。

  酒店毕竟是公共场所,为了避免突发情况,绳索是常备工具。而且普遍很粗,类似登山绳,尼龙质地,防水防蛀、拉力强、耐磨蚀。

  叶修蹲了一会儿,再站起来的时候有些头晕,额头上冒起虚汗。旁边的工作人员看他脸色越来越差,让他到后面坐着休息,有事指挥一下就行。

  自从上个月感冒发烧之后,叶修自觉体质越来越差。虽说他本来就是个科研宅,缺乏运动,抵抗力底下,脸颊还有点小虚胖。但被流感这么一折腾,整个人都瘦了一大圈儿。

  此时有心从善如流一下,不要逞强,但眼角瞄见服务员居然用最简单的蝴蝶结编法在捆绳子,登时惊出一身冷汗。说什么都没法走了,蹲下来,接过绳索,用更牢固的登山结重新再加固一遍。

  正在这时,从酒店旋转门里冲出十几个穿着古装襦裙的姑娘,边跑边哭喊着“救命”,引得回转楼梯上的人都抬头去看。

  一转眼,姑娘们已经跑到楼梯下了,想上却上不来,正瞅着板画直跺脚。

  人命关天,不可能见死不救,更何况都是如花似玉的年轻女孩儿,让人瞧着都心有不忍。

  “把绳索丢下去。”叶修站起来指挥众人,又对下方的女孩儿道,“你们抓紧绳子,别松手!”

  表面虽是娇滴滴的小姑娘,但她们常年随团到各地演出,也是见过些市面的,闻言只慌乱了一小会儿,就麻利地站成一排。

  年纪小的在前面,年纪大的在后头,伸手牢牢抓住绳索,借着上面众人的力道,一个接一个被扯了上去。

  正忙活着,酒店右侧的玻璃小门又被猛地撞开。“砰”的一声像重锤砸在心口,叶修忽然一怔,抬脸朝门口看去,就见他心心念念的男人衣衫不整,背着一个满面泪痕的小姑娘狼狈地冲进来。

  对方似有所感,脚步一顿,也抬头准确地望了过来。

  两厢对视,隔着大半个厅堂,纵有千言万语,也只能在交汇的目光里倾诉。

  最后只剩默契地一微笑,一颔首。

  

  年长的表演团前辈原本已经爬到一半,见此情况又当机立断地折回,将周泽楷救助的小女孩儿接了下来。自己亲自背好,重新抓着绳索上“滑梯”。

  周泽楷没跟着她一起过来。心脏明明已经紧张得砰砰直跳,但他还是选择先反身把玻璃小门锁上,能支撑一会儿是一会儿。

  随后又转到旁边的旋转自动门。他低头左右搜寻了一圈,努力压制内心深处的慌乱,保持克制与冷静,最后在前台角落看到一只掉落的女士平底鞋。

  周泽楷飞奔过去,捡起鞋又飞奔回来,将鞋子夹进门扉玻璃与曲壁玻璃之间的缝隙。

  几年前,在频繁出现小孩子被旋转门夹断手脚的事故之后,全国范围内的旋转自动门都被要求安装防夹感应器。在探测到“夹击”的情况后,旋转门会自动切断电源,避免二次伤害。

  威斯特大酒店作为地标,安保措施非常完善,鞋子被塞进去之后,几乎是立刻,旋转门已经停止工作。

  周泽楷刚想松一口气,现实却不允许他这么快就松懈——

  就这半分钟功夫,第一波丧尸潮已经飞快涌到,成群结队地往酒店大门奔来。“砰砰砰”的撞击声不绝于耳,听上去就像数个麻袋砸在玻璃门上,留下一道道刺目的血痕。

  帅气的青年与之隔门相对,看着怪物泛白的眼瞳和血腥大口,霎时产生了犹豫——

  是转身就跑,还是抓紧时间,赶去把左侧的小门也关上?

  

  尽管非他所愿,但周泽楷在这一刹那,思路还是不出所料地停摆了。

  正在这千钧一发的危险时刻,又是他熟悉的声音,在身后高声呼喊:“小周,快回来!”

  周泽楷浑身一震,跟十几分钟前一样,依然没有纠结对错,迅速转身朝回转楼梯飞奔。

  发生在酒店大堂的这一幕如果出现在电影制作中,或许会被进行慢放处理:

  就在他转身的一刹,从工具房搬来大桶润滑油的服务员,一手抓着瓶口,一手扶住底部,“哗啦”一声,将整桶油均匀地倾倒在巨大的油画表面;

  几乎就是同一秒,饱受撞击的右侧小门应声碎裂,丧尸们在余劲儿的冲击下,一股脑儿地扑倒在地,瞬间就堆成了小山;

  左侧小门未锁,领头的丧尸已经撞开玻璃门蜂拥进来;

  站在平台上的叶修一把抄起绳索,将打了结的顶端朝着青年奔跑的方向丢下。

  

  一楼大堂内,霎时间充斥着古怪的油腥味和血腥味,众人却浑然未觉。

  所有人的一颗心此时都高高地吊了起来,一半是害怕,一半是几乎揪紧全身内脏的巨大紧张。

  已经脱离危险的姑娘们此时都没有离开,而是趴在高处的楼梯扶手上,摈住呼吸,一双双眼睛都牢牢盯住一楼大堂里飞奔的青年。

  四米……三米……两米……一米……

  “快点!”

  “再快点!”

  “别回头!”

  “抓住绳结!”

  每个人都在不由自主地高声催促着,急得口干舌燥、眼眶通红,恨不得自己长了翅膀,或者对方多长了两条腿。

  明明只是一眨眼的功夫,众人却都觉得仿佛有半个世纪那么长,周泽楷飞速跑到油画下方,出手如电,一把扯住圆形绳结。

  “快拉!!!”

  急得跳脚的酒店经理在一旁撕心裂肺地指挥着,满身是汗的叶修却手脚发抖,连一个音都发不出来——他看得很清楚,就在周泽楷一脚踩上画板的时候,由于泼了油,表层滑腻异常,他的身形幅度很大地晃了一下,几乎保持不住平衡。

  “呀!”楼梯上的姑娘们显然也发现了,此时都忍不住尖叫出声。

  叶修的心脏跳动之剧烈,几乎要受不了地从嗓子口蹦出来。汗水从额头滴下来滑倒眼睛里,他在心里不住地祈祷着:别滑倒,别滑倒,千万别滑倒……

  大概是老天听到了他虔诚的诉求,周泽楷很快调整身形,双腿分开,双膝微弯,姿态虽然很不雅观,但平衡能力有了显著提升,至少他能稳稳在倾斜的画面上站住不打滑了。

  “快把人拉上来!”

  后几个字出现了难听的破音,足以想见经理已经焦虑到了何种程度——那些令人胆寒的怪物,虽然没有智力,但行动力出乎意料的高,奔跑速度极快,此时已经追到了画框下方。

  奔在最前的丧尸一脚踩上画面,脚底打滑,脸朝下结结实实地砸在画框上。

  但他一直张牙舞爪地企图抓住青年的衣服,临滑倒时挥臂一捞,只听一声清脆的裂帛声响。周泽楷一回头,发现自己的长衫下摆被整个撕裂,与此同时,他紧紧抓着的绳结上也传来一阵巨大的拉力。

  叶修仅仅只是抛绳而已,其余几名服务员知道他体力不济,都自觉地跑过来帮忙扯住绳索。此时一起用力,成功将不停打滑的周泽楷拽了上来。

  

  “小周!”

  双脚刚踩上楼梯,鞋底还有润滑油,周泽楷根本站不稳,歪斜着往一边倒,叶修眼疾手快地伸手去扶。

  谁料青年的冲劲儿太大,他手上又没力,竟然撑不住,两人双双摔倒在地。

  周泽楷一看他背后是台阶,霎时惊了一跳,慌忙抱住叶修的腰,把胳膊垫在下面。落地时刚好磕在阶梯直角,忍不住闷哼一声,生生疼出一身冷汗。

  “小周,小周你怎么样?”

  叶修一看他刷白的脸色就知道不好,赶忙坐起身来,抓过他的手臂检查。由于台阶的弧度比较平滑,倒是没有破皮流血,但看他疼成这样,不用说,肯定是伤到筋骨了。

  “……疼不疼?”叶修抓着他的手,着急又心酸地问。

  说实话,肯定是疼的。

  两个成年男子的体重,加上冲击力,就这样毫无防护地磕在大理石上,没有当场嚎出声来已经是很大的能耐了。

  周泽楷低垂着头,不想让叶修看到自己此时难看至极的脸色和痛苦的表情,对方说话时颤抖的语气,让他听着十分不好受。

  缓了半分钟,叶修始终扶着周泽楷的肩膀,忽然感觉到被自己抓住的手掌反握回来。明显要宽大一些的手抓住自己的指尖,用力捏了捏。

  他心里一喜,忙凑近了问:“还好吗?”

  这一次,周泽楷不再强自忍耐,深呼吸几口气,点了点头。

  

  叶修心里一松,浑身力气都被抽走了似的,差点儿没瘫坐在地上。

  可就在这时,等在二楼的姑娘们忽然尖声叫了起来:“它们……它们要爬上来了!”

  

  

  

+ TBC +

+ 为避免大家嫌弃修修病弱,提前说明:他是全球稀有的非易感人群,体内有抗体。其他感冒的人都丧尸化了,他只表现为“虚弱”而已,就说明他已经“很强很强”了~

评论 ( 55 )
热度 ( 61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