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求枪王一睡君莫笑
小周本命,周叶纯食
一个洁癖严重的痴汉
严禁任何形式的无授权转载
一经发现立即拖黑:)

© 川如色
Powered by LOFTER

【周叶/枪君】《枪魂》- 03.启示之书

+ 03.启示之书 +


黑暗之门成形需要十个日夜,在此过程中因为不具有实体,所以进程无法被打断,门扉也无法被破坏。

荣耀大陆上的民众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它周围的云团慢慢聚合又慢慢散开,每经过一个周期,门框的轮廓就更加清晰一点。

黑暗终将过去,黎明依然会到来。在绚烂的阳光下,猩红的魔鬼纹饰呈现出一种妖异的色彩,那样巨大,又那样华丽,让心怀畏惧的人深深震撼。

河岸警卫队在雷霆公会的组织下已经开始紧锣密鼓地构筑结界和初级防御工事,所有处于休假中的队员都被召回,巡逻队和护卫队人手都翻了一倍。

消息在黑暗之门出现当晚就被紧急传往大陆各个角落,各大主城、城镇积极回应,四方边境暂时封锁,荣耀官方宣告:全境全面进入战备状态。

为以防万一,主城安克斯里的普通民众被统一疏散。联盟派遣职业公会的队员组成护卫队,带领、并保护所有居民撤离,举家暂时迁往其他城市避难。

辉煌繁荣的主城安克斯,作为灾难降临时首当其冲的第一道防线,短时间内已变成一座冷冷清清的空城。

数十本已有百年历史的沉重典籍被联盟成员从图书馆的各个角落中翻找出来,堆放在圣殿议事厅正中央的巨大木质书桌上。

常年带兵驻扎在各大军事要塞的诸位队长、副队长级人物,首次有坐在一起共商国是的机会,每个人心里的感觉都很复杂,有担忧,有困惑,还有一种难得的、智慧交锋的畅快。

联盟最著名的四位战术大师之三齐聚一堂,异常有默契地围坐在落地窗边的一个原木桌旁,各自捧着一本书研读。偶有发现时才会简单交流几句,表情都是前所未见的严肃和苦恼,哪怕当年边境大乱时,也不曾看到他们这般忧心忡忡。

就在三人身边,意味深长地放置着一张空椅子,桌面上也耐人寻味地摆着一套空置的茶具。

有一位也应该在这里侃侃而谈的人没有出现,但他从密密麻麻的书架上随手抽出来的那本破破烂烂的古籍,就堂而皇之地放在圆桌正中最醒目的位置。

书页已被翻开,右侧的画面中有一座巨型炮台,左侧则是对应的说明文字。

所有人都在第一时间阅读过相关记载,但每个人都在读完后默默把书放回原位,继续拿一本没有看过的新书开始翻找。他们的心态都是一样的纠结,混杂着忧虑,踌躇,却又暗含希望。

他们是全荣耀最顶尖的人才,不到最后一刻,没有人愿意放弃。


君莫笑一直没有出席联盟召开的大大小小的会议,他虽然以首席顾问的身份被官方邀请,但他始终没有以身作则地履行过与之对等的任何义务。

联盟已经习惯了,或者说,他们无可奈何。

荣耀第一人的概念就是——你基本没有办法强迫他做任何他不愿做的事。

因为无可比拟的强大,所以有恃无恐。

君莫笑行踪诡秘,神龙见首不见尾,唯一一次靠谱的报告来自河岸警卫队:有人看到他穿过已经封闭的菲尔大桥到河对面走了一遭。

对此,联盟和众位成员的表态出奇地一致:“哦。”

……

在他们看来,无论是什么出格的事情,只要摊上君莫笑的名字,那都是可以理解的,可以被毫无障碍接受的。他对于很多人来说,就是这样一个特殊到不能再特殊的存在。

当然,对于一枪穿云而言,又有些微妙的不同。

在他看来,君莫笑并没有那么难找。当整个联盟都以为这人又开始满城东躲西藏的时候,他其实哪里都没去,就安安分分地待在西塔楼最顶层的房间里,面前同样摆满了从图书馆偷运出来的书。

那天晚上,再次路过塔楼的一枪穿云抱持着碰碰运气的心理上来敲门,十分意外地,再次被穿着随意、袒胸露背的君莫笑迎进门,从此便义不容辞地担负起为他送餐、照顾起居、与之联络讨论的重任。

其实他完全可以将这条信息报告联盟,或者随便找一个工作人员,把这项繁琐的任务和这个难搞的前辈交给他。

但是没有。一枪穿云不曾向任何人提起哪怕半个字,也从始至终都没有产生半点不耐烦的情绪,他任劳任怨,并且心甘情愿。

而这一切的源动力,只是因为君莫笑十分坦诚地告诉他:

“比起联盟里的其他人,我更希望看到的是你。”

一枪穿云这次没有再保持沉默,他很精明地追问了一句:“为什么?”

君莫笑呆住了,他愣了一会儿才理所当然地说:“因为你最帅啊!”

“……”枪王莫名一怔,这样的夸赞从他出生起已经听过无数遍,这还是最不走心的一次,以至于他情不自禁地产生了一点怀疑,“真的吗?”

“真的!”君莫笑狠狠点头,特别诚恳地回视,“你看我真诚的眼睛。”

一枪穿云没有从他眼中读出真诚,他看到的只有满满的戏谑和孩子般的天真笑意。

似乎在自己面前,那个冷淡的、自由散漫的、强大得不可一世的君莫笑,总会展现出他性格里乖张、脆弱、任性的一面。与传说中冰冷刻板的描述严重不符,却有一些别样的可爱。


君莫笑待在房间里的绝大多数时间都在看书。从职业技能到魔法属性,从空间理论到异界通识,从历代战役总结到银武研发,几乎都是他涉猎的领域。

他甚至比联盟里那些在职的成员还要更努力,更用心,就连吃饭睡觉的时候怀里都抱着书。

一枪穿云把一半的时间花在圣殿议事厅里,另一半留给了西塔楼上的帅气青年。由于他极少发表意见,存在感极弱,所以没有引起任何人的特别注意,大伙儿都只当他是外出巡逻,或者到图书馆闭关去了。

而事实上,一枪穿云并不是一个喜欢埋首理论的人。他的天赋在于战场,在于以绝对性的力量优势瞬间击垮对手。谋篇布局、运筹帷幄这种细致的工作他也不是不能干,只是不擅长,所以效率不如几位战术大师高而已。

比起书页上密密麻麻的蝇头小字,他对千机伞的兴趣要更大一点。

君莫笑或坐或躺地歪在床上翻书,胸口的银武之痕若隐若现。一枪穿云抱着千机伞坐在床铺对面,翻来覆去看了两三天,依然没有看腻。

这把伞的构造十分奇特,可以根据需求不同变身为24种不同形态。而更奇妙的是,在其他人手中,这把伞非常重,甚至比狂剑士的重剑和骑士的盾牌还要沉重。但在一枪穿云手里,它很轻,轻如羽毛,仿佛只有那七分之一的灵魂的重量。

环绕伞体周身的银色流光也并不如看上去那样冰冷,它有温度,有脉动,有呼吸,像一个温柔乖巧又稚嫩的孩子,让一枪穿云感到莫名亲切。

沉默中,只听枪王突然说道:“这把伞很干净,只有一个灵魂。”

以夜雨声烦为代表的很多人,一直都以为千机伞是因为被乱七八糟地绑定了很多符纹、咒术,才会中和出稀有的银色。但一枪穿云知道真相,正是因为太简单、太纯粹、太干净,才会轻,才会纯,才会是这个清透的颜色。

盘腿坐在床上的君莫笑支着下巴,微笑:“是的。是一个很强大,也很温柔的灵魂。”

“它是银色的。银色代表绝对的忠诚。”枪王顿了顿,抬头看向他,“对方做到了吗?”

君莫笑的眼神温暖而坚定:“他会做到的。”

听到这句话,一枪穿云不知为什么,突然感觉到莫名的惆怅、遗憾和不甘,但他不知道自己在不甘什么,所以只好闭上嘴,保持沉默。

君莫笑也体贴地没有再多说,尽管他在一瞬间很愿意把魂魄的主人告诉对方,但看到一枪穿云低落的神色,他忽然又不打算说了,只是轻描淡写地瞟过他枪套里的两把银武。

碎霜,荒火。从枪王踏入这间房屋的那一刻起,就一直在有节奏地闪耀着淡淡的光芒。


黑暗之门出现在菲尔河河岸的第三天,圣殿会议室的大门被轻轻推开。

正在数不清的文献中埋头苦干的众人像是有感应一般,不约而同地转过头,看到联盟秘书长探进半边身子,点头朝大家示意之后,请所有人立刻到圣殿大厅集合。

“副队长,”秘书长在离开前,对霸图公会的第一牧师石不转说,“请把那本书也一并带上。”

已经起身准备离席的众人都愣住了,用一种怪异的眼神看向石不转。后者神情自若地点点头,走到庞大的书桌正中,将那本残破的典籍拿起来,揣在怀里一起带走。

“没有时间了。”这是联盟主席的开场白。

他的语气异常平静,就好像说“今天要下雨”一样随意自然,但是没有人会忽视这五个字背后的深意和后果。

“自上一次黑暗之门被摧毁后的百年以来,我们的先辈一直在试图寻找更好的方法,能彻底关闭空间通道或者堵塞次元裂缝,可惜一直没有成功。”主席遗憾地说,“这一次,我们预留了三天时间,希望在最后关头能有突破性进展……如果在座各位有任何想法或者建议,请现在提出来。”

所有人沉默不语。

这三天内,没有人停止过思考,实验也并非完全没有进展。在各方的努力下,确实有很多人参与到破坏黑暗之门的计划中来,也提出过不少新颖的建设性意见。但其中的绝大多数都是前人用实践否定过的,剩余的一些想法也在深入的探讨中被认为不可行,或者风险过高。

这是一场不能碰运气的赌局,他们必须有完全的把握才能采取行动。因为失败的后果不堪设想,无人能够为此担保、负责。

没有人接口。

头发已经花白的联盟主席在这三天里仿佛老了十岁,他的目光在场下所有人脸上滑过,似乎有千言万语想要托付,想要倾诉。但他最终只是长长地叹了一口气,再次抬头挺胸时,眼神已经无比坚定。

“从加入联盟的第一天起,我们就一直尊崇着勇敢、忠诚、奉献的荣耀精神。无论在任何时候,面对任何困难,都不能忘记人民对我们的信任与期待。

“勇士们,征战的钟声已经敲响,沉寂已久的毁灭之轮,是我们最后的选择。

“如果这是命运之神的选择,我希望能在启示之书上看到诸位的名字。”

全体成员肃穆,起身,敬礼:

“是!”


毁灭之轮,是所有文献记载中唯一一个能够破坏黑暗之门的武器。

它在百年前的圣战中由一位天才机械师发明、铸造,并在黑暗之门成形的当夜将其成功轰杀。

穿越空间的通道被再次关闭,荣耀大陆迎来珍贵的和平与稳定。

而百年后的今天,历史即将重现,毁灭之轮那巨大威武的身影,将再次映照在菲尔河清透碧蓝的河水中。


毁灭之轮以世界之树的树干为原材料,制作周期至少需要七天。从主席拍板定案的那一刻起,已有隶属联盟的专业铸造师开始紧锣密鼓地赶工。

武器本体完成后将在河岸边的巅峰祭坛上举行祈福仪式,二十块灵魂碎片将被同时加持到毁灭之轮中,制成整个荣耀大陆上威力最强大的银武。

二十,这是一个濒临极限的数值。

一般情况下,一件单人武器上只能加持一块灵魂碎片,一旦超过这个数值,武器会因为无法承载而爆掉,而持有武器的人也会因无法驾驭而被反噬。

这样的例子在历史上屡见不鲜。几乎每年都能听说有没加入公会的散户在自行加持银武时受伤,严重的甚至会落下终身残疾。

但是对力量的追求是刻在人类本能中的一部分,联盟无法阻止别人尝试超越,只能对组织内部的成员进行一些必要的劝解和一定程度上的约束。

生长在荣耀领域中心的世界之树作为整片大陆的生命与灵魂之树,是仅有的例外。

它的枝干是最坚韧的材料,可塑性极强,对于多灵魂有着天然的接纳和融合能力,因而是制作毁灭之轮的唯一选择。

而为融合银武提供灵魂碎片的二十个人,他们本身的力量与天赋必须相对均衡,且足够强大,否则会在毁灭之轮内部引发剧烈冲突和混乱,最后导致不可修复的损坏。

与此同时,这二十位人选也需要承担巨大风险。加持在毁灭之轮上的灵魂碎片是永久性的,直到他们死亡才会被自然释放。因为它是最强大的武器,再没有任何力量能将之破坏、摧毁。

这是一场与生命同等长度的契约,理所应当被所有人以最严肃、最神圣、最严谨的态度对待。

这二十个人将由命运挑选。他们的名字会逐一浮现在启示之书的书页上,代表着最广博的见识和最公正的裁判。

其中,一枪穿云、大漠孤烟、夜雨声烦、王不留行……来自联盟的十九位现役成员的名字赫然在列。

还有一个。

出乎意料,也是情理之中的。

君莫笑。


然而就在名单被确定的当天,联盟里的所有人——包括一直享有特权的一枪穿云——都惊讶地发现:他们这次真的找不到这位独来独往的前第一人了。


+ TBC + 

评论 ( 27 )
热度 ( 36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