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求枪王一睡君莫笑
小周本命,周叶纯食
一个洁癖严重的痴汉
严禁任何形式的无授权转载
一经发现立即拖黑:)

© 川如色
Powered by LOFTER

【周叶】《有种来单挑啊!》- 下篇

+ 下篇 +

大周小叶,两情相悦

 

最真实的想法,骗得了别人,骗不过自己。

很多时候,“好感”都是双向的,互相给予,彼此收获,才可能长长久久。

周泽楷于“死对头”一叶之秋,也有些不足为外人道的歪心思。

 

最开始,不打不相识,惊叹于高超的技术水准。

打多了,才发现对方也是讲道理、讲原则的,不屑于偷鸡摸狗,更不会歪曲事实。

性格虽然别扭一点,但任性得可爱。

讲话虽然嘲讽一点,可本质并不坏。

 

毛孩子熊得恰到好处,不仅不讨厌,反而招人惦记。

周泽楷从小到大跟苦行僧似的,冷心冷面,沉迷学习,没对任何人动过心。

破天荒头一遭,被游戏里的小家伙迷得七晕八素,最近几个月都有些魂不守舍。

 

好不容易挨到玩家见面会,离得老远,看见心尖儿上的宝贝儿青葱又单纯,调皮又乖巧,堪称魅力十足。

那一瞬间,心动得一塌糊涂,也心慌得一塌糊涂,说什么都没有办法再下场。

一方面,舍不得欺负他,对着少年那张漂亮脸蛋,放什么大招都嫌过分;

另一方面,他怕管不住自己——心已经先一步沦陷,理智必须苦苦支撑。

 

然而老天偏袒斗神,就爱拿枪王开玩笑。

少年不仅大着胆子追过来,此时此刻,还毫无防备地爬到自己腿上,哧溜儿钻进怀里,可怜兮兮地掉眼泪。

一边发抖,一边哼哼哼唧唧地吸着气,那一声声轻吟,喘得周泽楷魂都要飞了。

 

美人在怀,情史空白的枪王只觉得心慌意乱、六神无主。

明明想要表现得成熟稳重一点,可是说出话来,声音偏偏沙哑得不像话:

“还疼吗?”

 

通常情况下,伤员都会硬着头皮表示否定,好让旁人安心。

可叶小修从来不走寻常路,愣是腆着小脸点点头,用浓浓的鼻音哼一句:“疼的……”

 

他这样软趴趴地一诉苦,周泽楷更没主意了,只能抬手抚摸少年的后背,聊作安慰。

正苦恼着,忽然听见一把细细的声音轻轻说:“亲亲就不疼了。”

 

枪王心脏怦怦狂跳,以为自己幻听了,忙低头贴着少年的发顶问:“什么?”

叶小修平生第一次说这么羞耻的话,害臊得不行,耳朵尖儿红得滴血。

又往他怀里躲了躲,好半天才嗫嚅着说:“亲亲……就不疼了。”

 

最后几个字越来越轻,几乎听不见了,字里行间都透着股害羞的调儿。

周泽楷分辨出其中的紧张和慌乱,终究虚长几岁,反倒神奇地镇定下来了。

伸手轻轻拨开少年鬓角边的散碎发丝。

低头,特别温柔、也特别轻地落下一个吻。

 

唇瓣一触即离,叶小修呆愣当场。

浑身一震,全身着火似的,皮肤滚烫。

鼻梁疼不记得了,眼泪也不掉了,心里欢快地放起礼花和炮仗。

缓了好半天,才用毛茸茸的脑袋蹭蹭青年颈窝,边吸鼻子边用哭腔问:“那什么……你有女朋友吗?”

 

周泽楷用手指顺着他柔软的头发,隔了一会儿才说:“没有。”

 

吊着的一颗心终于落地,叶小修忍不住踏踏实实地呼了口气。

原本负责捂脸的双手也伸展开,从周泽楷的双臂下钻过去,抱住枪王精瘦结实的腰身。

搂的时候还不忘顺势摸一把,在心里噘着嘴嘟囔:手感真好啊。

 

气氛柔软亲昵,没有人说话,彼此间陷入短暂、却舒适的沉默。

通过这番关于“恋人”的问答,双方心里都已有底,就差勇敢戳破。

周泽楷年长几岁,作为较强势的一方,差点儿就没绷住,说两句肉麻兮兮的情话表白。

 

他还在琢磨措辞,却听怀里的少年忽然仰起脸问:“你今天怎么不下场?”

 

看着他红通通的双眼,周泽楷忍不住汗颜——小家伙秋后算账来了,不敢不答。

不过这个问题……自己那些弯弯绕绕的邪恶心思,解释起来太费劲儿,又难以启齿,绝对不能照实说。

思来想去,苦恼至极。

突然福至心灵,想起一个万金油似的答案:“你可爱。”

 

叶小修一听,果然招架不住,脸上刚消下去一点儿的绯红又狂喜着地涌了回来。

怕人瞧见似的,趴他肩上,小脸埋颈窝里,冲着形状分明的锁骨吹气,边吹边用软糯糯的声音喊他:“一枪穿云。”

 

周泽楷一听这声音,浑身过电,半边儿身子都麻了。

也哑着嗓音,无意识地哼了一句:“嗯?”

 

少年使劲儿往他身上贴,扭着圆滚滚的小屁股一蹭一蹭,边蹭边嘀咕:“我又疼了。要亲亲。”

 

周泽楷倒吸一口凉气,只觉得全身上下邪火乱窜,体温飙升,呼吸骤然粗重起来。

圈住少年腰身的胳膊愈发收紧,将人牢牢缚住,偏头胡乱亲他颈侧,又沿着光滑的线条往下,在单薄的肩膀上留下齿印。

叶小修被他这一通舔咬撩得意乱情迷,呼吸乱得不成样子,浑身簌簌发抖。

软绵绵地揪住他衣角,锲而不舍地继续追问:

“你叫什么名字……”

 

枪王伸手撩开他耳边墨黑色的发丝,火热的嘴唇挪上来,重重亲在他耳朵上:

“周泽楷。”

 

心口被猛击,爱意飘飘散散,落了满地。

叶小修浑身一颤,背脊猛地绷直又倏地瘫软下来,最后再也支撑不住,软绵绵地趴在周泽楷身上,腰酸腿软,好半天都爬不起来。

 

×××

 

磨磨蹭蹭挨到九点多,预约的时间到点,周泽楷这才扶起脸红红、嘴唇红红、腿软得走不动路的叶小修,离开健身房。

踏着S市辉煌无边的夜色,送他回酒店。

进门却发现漫天飞舞的小广告,露骨的招贴画,以及床头柜上琳琅满目的情趣用品。

好奇的叶小修还企图撕开包装研究一下套套的形状和质地。

枪王大大脸色一黑,不由分说将人扛走,带回周家睡客房。

 

酒店与住宅不可同日而语。

温馨的家庭,温柔的家人,温暖的床铺,疲惫的叶修只觉得宾至如归。

唯一的遗憾,周泽楷的父母都在,慈爱地拉着他的手嘘寒问暖、无微不至。

导致躁动不安的少年开心又着急,却始终没能再找到机会跟枪王搂搂抱抱、亲亲我我。

 

而第二天一大早,匆匆吃过精致可口的早餐后,他已经踏上了返程的高铁——

纸终究包不住火,家里东窗事发,可怜的叶秋被抓住吊打。

他得赶回去负荆请罪,不能放笨蛋弟弟一个人受苦。

 

 

信息时代,八卦的传播速度永远比火箭还快。

只一晚,荣耀玩家见面会的实况已经传遍大街小巷。

 

轮回公会纵然贯彻了会长的风格,处事低调又不爱凑热闹,但千防万防,放不住无孔不入的粉丝。

玩家们寻机拍到照片,纷纷传到网络上,收获一片赞誉。

身高、腿长,英俊潇洒,一水儿的大帅哥,水准简直逆天。

随后又有好事者扒出背景:Z大明星专业高材生,瞬间戳爆了无数人的G点。

轮回精英团很快被吃瓜群众们换上新的名字:轮回男神团。

 

与SAMSARA一同引爆了全荣耀的,还有堪称“见面会颜值巅峰”的美少年,一叶之秋。

尽管已经提前打过预防针,但他还是没能逃过八卦大军的洗礼。

照片的传播范围之广,影响之大,甚至出现在了父母的新闻圈。

二老雷霆震怒,后果很严重,双胞胎的下场简直不要太惨。

 

弟弟叶秋被打包丢去国外进修音乐,走的时候三步一回头,巴掌大的小脸上满是哀怨和眷恋——

倒不是眷恋他的混蛋老哥,而是舍不得家里请的五星级大厨。

哥哥叶修也没好到哪里去:

禁足一个月,禁网半年,没收一切电子产品。

光秃秃的房间里只剩下教材、试卷和练习册,以及两只没墨的碳素笔。

 

就连一向丰厚的零花钱也被克扣到了极致。

在上网都要五元一小时的年代,他干瘪的钱包里通常只有两块钱。

两块钱能干嘛呢?

叶小修曾皱着秀气的眉问父母。

却得到一个特别没有人情味的答案:可以坐公交车滚回家。

 

 

小恶魔被折断了翅膀,小狼崽被拴住了腿,叶修还能咬牙忍一忍,他唯一懊恼的事情是:

自打从S市回来,他就跟枪王大大断了联系。

 

分别得太仓促,彼此都忘记留下电话,原想着还可以在荣耀里见面,谁料扭头就被禁了网。

初吻刚刚送出去,就不得不跟情郎梦中相会。

叶小修趴在床上唉声叹气,感觉自己好像得了相思病,整天郁郁寡欢,食不知味。

大半个月下来,整整瘦了一圈儿,脸色苍白苍白的,愈发惹人心疼了。

 

一转眼,时光飞逝,到了八月末。

长蘑菇的叶小修千呼万唤,终于摸到机会,出了一趟家门,去参加小伙伴的生日宴。

一群年轻人吃吃喝喝,打打闹闹,玩到九点多才意犹未尽地散伙。

 

出了KTV,叶修挎好背包,小跑着往家赶。

他现在可是有门禁的,一分钟都不敢耽误。

就怕禁网时间被恶意延长,相见愈发遥遥无期。

 

一路提心挑担,脚步飞快,拐过最后一个十字路口,远远就瞧见大门外的路灯下,一个帅气的青年来回徘徊。

时不时低头瞅一眼手表,时不时又伸头张望小区内错落的建筑。

几次想要放弃离开,又兜兜转转地绕回来,想着再看一眼。

再等一会儿。

最后一会儿。

 

叶修看着那一抹熟悉的身影,寂寥、无望又执着。

不知怎么,眼眶骤然一热,鼻子酸酸的,忍不住就想掉泪。

 

他伸手胡乱地搓了搓脸颊,高声喊着:“周泽楷。”

在青年诧异回眸时,提步朝对方飞奔过去。

早早就张开双臂,像一朵泛着香气的落花,被枪王稳稳接入怀中。

 

体温透过纤薄的布料传递,飘飘荡荡的灵魂终于有了着落。

天知道他有多担心、多忐忑,生怕多日不见,周泽楷忘了他,丢下他,不要他。

他们的羁绊还那样浅,离了荣耀就会湮灭人间。

他爱的人又那样好,帅气、温柔、强大,不知道有多少人排着队在等,哪怕只求一次不经意的回首。

 

叶小修彷徨无措。他的心里没有底,既找不到地方倾诉,又飞不出家庭的牢笼。

他伤心、无助,他无路可走。

就在全世界都变得黑暗前,周泽楷却带着光芒忽然出现,用行动告诉他,不要担忧,也不要怕。

天涯海角,你在的地方,我都会追到。

一千次,一万次;无休无止,义无反顾。

 

 

周泽楷一手箍住少年的腰,一手轻轻抚摸他的后颈,摩挲着发丝,又低头亲吻他乱糟糟的发顶。

手臂上的力道像是要把人揉进身体里。

他既开心,又莫名惆怅,忍不住低声不安地询问:“想我吗?”

 

体贴的枪王这样好,叶小修却那样坏。

久别重逢,居然仍没有学乖,愣是睁着眼睛说瞎话。

心里明明快乐得要晕过去,性格上却还是不饶人,小脸埋在青年宽厚的胸膛里,别别扭扭地摇了摇头。

 

周泽楷无声失笑。

稍稍退开一些,摸索着捏住小家伙尖尖的下巴,抬起来,盯着他的脸看。

叶修不作声,也不反对,赌气似的,讷讷偏开视线。

好半天,没等到枪王生气,却等来缱绻缠绵的亲吻,落在额头,点在眼睑。

 

叶小修心里一疼,浑身紧绷,不由自主地发着抖。

他睁开眼睛,双臂伸展,勾住周泽楷的脖颈。

整个人软绵绵地贴过来,钻进他眷念的怀抱,沉默了很久、很久,才嗫嚅着,用柔软得不成调的声音说:

 

“周泽楷……”

“嗯?”

“你不知道……”

“嗯。”

“我有多想你。”

 

 

 

+ TBC +

评论 ( 82 )
热度 ( 1420 )
  1. 叶修大大是我男神川如色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