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求枪王一睡君莫笑
小周本命,周叶纯食
一个洁癖严重的痴汉
严禁任何形式的无授权转载
一经发现立即拖黑:)

© 川如色
Powered by LOFTER

【周叶】《有种来单挑啊!》- 中篇

+ 中篇 +

大周小叶,不甜不要钱

 

总的来说,17岁的叶修,是个聪明、听话、有分寸的好孩子。

在家里会引发战争的事情,为了避免麻烦,他百分之九十五的情况下都不会做。

唯独这一次,甘愿“冒天下之大不韪”也要跑来S市。究其原因,只是为了跟一枪穿云见一面而已。

 

他不相信网恋,但他对账号背后的操作者有好感,也是不争的事实。

回过头去看,就会发现“喜欢”是件很玄妙的事情。

全世界那么多人,同服这么多玩家,不偏不倚,就是看上他。

不知什么从时候开始,因为什么原因触发,就像随风而来的种子落地发芽,悄悄冒头,又悄悄生长。

 

换个角度说,17岁的叶修,也是个直率、勇敢、胆大妄为的傻孩子。

既然心动,就要果断行动,片刻都耽误不得。

不过表面虽执着,实际上他又比任何人都忐忑,生怕不好的传言应验,枪王真是个见光死的“丑八怪”。

 

所幸老天心疼他,这么坑爹的事情终究没有发生。

一枪穿云不止帅,而且帅得上天入地、举世无双。

叶小修敢拍着胸脯打包票,全荣耀几千万玩家,枪王名副其实,是最最英俊的那一个。

面对面这么一看,更是帅气惊人,有颜控倾向的叶家哥哥登时就招架不住,不仅脸颊,耳朵尖儿都慢慢红起来。

 

原本还剑拔弩张的气氛,因为他这突如其来的害羞,登时稀里哗啦,软成了一滩水。

轮回公会的高手们见此情况,都有些哭笑不得。

纷纷看天的看天,玩手机的玩手机,转移注意力,否则就要不厚道地笑场了。

 

周泽楷的神情也是好笑又无奈,低声询问:“真要单挑?”

叶小修脸红红,斜眼匆匆睇他一下,也不说话,就很坚决地点点头。

 

看他这样固执,枪王也不劝了,招呼小伙伴们自行回酒店,转身领着美少年朝另一个方向离开,带他去找合适的场地。

一路走,叶修也不问要去哪里。不知是没想起来问,还是对帅气稳重的枪王有种天然的信任。

他不问,寡言的周泽楷自然也不会主动解释。

两人就这样保持沉默,沿着马路牙子,溜溜达达,慢慢走。

 

半道儿上,路过一家连锁超市。

周泽楷让叶修在外面等,自己进去买了两瓶功能饮料,一副为“干架”做好准备的积极态势。

叶小修眯着眼睛接过来,拧开瓶盖喝一口。

以前不喜欢的味道,因为是枪王给的,莫名又变得可以接受。

 

又走了十来分钟,快到目的地之前,忽然响起一阵“嗡嗡”声。

叶修摸出手机一看,发现是弟弟的短信,微微一笑,打字给家人报平安。

他一边走,一边捧着手机忙活,完全不看路,真是十分危险。

彼此之间还没有熟稔到可以出言阻止,周泽楷既担心,又想不出好的办法,最终犹豫几秒,伸手轻轻抓住叶修的手腕。

 

这一抓,才发现少年是真的瘦,骨架也小,手掌握圈,大拇指甚至能碰到食指指尖。

他心里只是微微一荡,叶小修却是整个人都紧张起来了。

开心又悸动,短信发完都不舍得收起手机,胡乱点开浏览器刷网页。

心不在焉地由着对方牵着自己,穿过马路,走进一座风格现代、金碧辉煌的大楼。

 

乘电梯上楼,六层被整个打通,建成一处颇具规模的健身房。

周泽楷明显是常驻顾客,拿出会员卡为两人办好手续,又跟着教练去器材室领取护具和两个拳套。

然后在叶小修震惊的注视中,领着人弯弯绕绕地拐进一间小号瑜伽室。

 

健身教练帮忙铺好宽大的、几乎占满整间屋子的瑜伽垫,跟周泽楷聊了两句闲篇,就推说有事先走了。

反手体贴地关好门,留下两个颜值同样的出众的年轻人,一人站一个角落,隔着屋子大眼瞪着小眼,相顾无言。

 

一路看着枪王大大这熟门熟路的架势,气定神闲安排好一切,叶小修终于有点心慌慌了。

“呃……”

求饶的话都快溜到嘴边,骨子里的那点倔强和傲气又开始作祟。

他不服输地握紧了拳头:就算真的有差距,也要走两招再说话,不然自己急吼吼地跑来约架,还没打就落荒而逃,传出去还混不混了?

 

气势虽足,然而叶修本质是个沉迷网游的宅男,对健身房这一套不太熟悉,带个护具都笨手笨脚。

早已穿戴完毕的周泽楷实在看不下去,走过来蹲下身,一边帮忙,一边用非常迟疑的语气询问:“确定要打?”

少年用力把手掌塞进拳套,相当认真地点点头:“确定!”语毕还不放心地戳了戳了枪王的肩膀,“你不能再临阵脱逃啊,既然答应我了,就要做到。”

周泽楷蹲在他身前,仰头看着少年投入的表情,忍不住笑了,点头应允:“好。”

 

绑好护膝和护肘,戴上拳套,两人面对面,各自摆好架势,隔着两米对立。

周泽楷跟教练学过小半年拳击,技术称不上专业,但对付一般的小毛贼已经够用了。

此时微微弓背,屈膝,双腿前后微分;双臂自然收缩,护住胸腹,姿势和角度都十分标准。乍眼看上去,还挺像那么回事儿。

 

跟他的科班出身不同,对面的少年那完全就是上不了台面的野路子。

小时候跟爷爷学过一点太极,长大了跟当兵的表亲练过两天散打,再比着电影挥过几下泰拳。

上学的时候为了保护弟弟,还跟隔壁学校的小混混抡过板砖,打过群架。

说好听一点,叫功夫杂,套路多,实用性强。

说实在一点,其实就是高级水货。忽悠人还行,真拿到场上来过招,分分钟现原形,不到三十秒就得趴下。

 

叶小修这么水,他自己知道,他的亲朋好友也知道。

周泽楷却不知道。

一叶之秋整天在世界频道里叫嚣着“有种来线下单挑啊!”,见面会结束,还气势汹汹地追过来约战。

无论怎么想,这都应该是有底气的人才干得出来的事情。

 

所以周泽楷是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投入了全部的注意力来应对这场实力悬殊的PK的。

而最开始的两招,也确实很有质量。

无论走位,出招的角度、力度,还是防守,叶修都做得相当到位,非常有高手风范。

结果就是这很漂亮、很专业的两招,把周泽楷给彻底唬住了。

 

在那一刹那,他真的以为眼前的少年骨骼清奇、天赋异禀,美人不可貌相。

单薄的身体里蕴藏着巨大的能量。

所以第三招,他在找到机会反击出手的时候,真的没有料到如此直白、不花哨不拐弯的一拳,对方居然躲不开。

就傻愣愣地站在那儿,瞪大眼睛,猝不及防地被枪王快很准地一拳正中鼻梁。

 

“嗷”地一声痛呼,叶小修退后两步,双手捂住脸,全身力气都被抽走了似的,瘫软着跪坐在地上。

周泽楷毫无防备,眼见真的击中了,心里也是一慌,赶紧冲过来查看情况。

 

鼻梁是人身上最脆弱的几个部位之一,被打中也会格外疼,而且是钻心的疼。

一个字都说不出来,眼泪已经不受控制地哗哗往外流,止都止不住。

叶小修作为叶家的大少爷,从小到大娇生惯养的,没遭过什么罪,也没受过什么委屈,上一次掉眼泪还是好几年前了。

这回被人痛揍鼻梁——虽然很大程度上来说,是他上赶着自找的——但疼是真的,难过也是真的。

 

他这么喜欢周泽楷,喜欢到恨不得把人揣起来偷走,对方居然一点儿不客气,上来就玩真的。

这一拳虽然隔着拳套,但力度十足,角度也刁钻,一看就是没留力的。

有什么深仇大恨,要这样揍人……

更何况打人不打脸,打脸遭天谴。

叶小修一边掉眼泪一边在心里憋屈地骂:太讨厌了,仗着功夫好就欺负人,不要你跟我回家了。

 

小家伙捂着脸,又疼又生气,哭得昏天黑地、伤心欲绝。

还怕嚎得太大声丢脸,只从嗓子口发出细细的“呜呜”声,跟受伤的小动物似的。

周泽楷既内疚,本性温柔,又容易心软,看他这可怜巴巴的小模样,霎时心疼得一塌糊涂。

转念又觉得,眼前的少年怎么这么可爱,可爱得有些骗人了。

游戏里的斗神嚣张跋扈,天不怕地不怕的,谁能料到现实中,长相居然这么清秀,性格还如此纯然,真是……说不清的讨人喜欢。

 

周泽楷快手快脚地摘了拳套,跪在他身侧搂住少年肩膀,安抚地摸着他后颈。

大概是真疼得狠了,小半天都缓不过来,叶小修蜷成一团,身体随着哭泣还在不断发抖。

周泽楷又心疼又着急,低头轻声问:“很严重?去医院吗?”

少年哭得专心,但还是听到了,艰难地往他身边挪一点,寻求慰藉似的靠近过来,幅度很小地摇了摇头。

“那怎么办?”周泽楷轻轻捏了捏他颈侧的穴位,努力让少年放松,“冰敷会好些吗?”

 

要冰敷,得出去找工作人员拿冰袋,一想到周泽楷要走,叶小修马上就不乐意了。

扭扭腰,用身体把人拦住,又摇了摇头。

周泽楷见状,无奈地叹口气,不知道该拿他怎么办了。

 

鼻梁生疼,每次吸气的时候都会泛起一阵刺痛,疼得叶修都不敢用鼻子呼吸,微微张着嘴,边哭边喘,忙得慌,也累得慌。

心里空落落的,没有安全感,也没着落,就想找个温暖可靠的地方窝一下。

他好歹也是男生,以前从没这么脆弱过,今天也不知是怎么了,眼泪啪啪往下掉,一想到喜欢的人在身边,他就说什么都坚强不起来了。

 

这时候,心里虽然害羞,但还是壮着胆子,厚着脸皮,伸手拍了拍旁边的瑜伽垫。

拍完又飞快地收回手,捂住湿漉漉的眼睛和脸颊。

这个举动的暗示意味很明显,周泽楷不会看不懂。

他确实懂了,眼神慢慢变得幽深。

 

他只惊讶了一瞬,就爽快地伸展四肢,靠着墙壁坐好。

边伸手拍了拍少年紧绷的后腰,用低沉磁性的声音唤他:“过来吧。”

 

叶小修别别扭扭地犹豫了一下。

也不知是不好意思还是难堪,不想让周泽楷看到自己哭鼻子的样子,低着头,手脚并用地爬过来,扶着对方遒劲有力的胳膊,跨坐在结实的大腿上。

又小猫儿似的往前蹭了蹭,钻进周泽楷怀里,小脸埋进颈窝,这才安安分分地继续掉眼泪,不乱动了。

 

少年年轻的身体温热、柔软,透着淡淡的清新香味,就好像一朵泛着香气的花落入怀中。

叶修求抱抱的低姿态,让周泽楷的心里一紧、一空,又一阵悸动。

他知道这种难以言喻的感觉是什么。

 

今天一整天,从见到对方的第一眼起,他就为怀里的少年怦然心动。

 

 

+ TBC +

评论 ( 103 )
热度 ( 158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