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求枪王一睡君莫笑
小周本命,周叶纯食
一个洁癖严重的痴汉
严禁任何形式的无授权转载
一经发现立即拖黑:)

© 川如色
Powered by LOFTER

【周叶】《有种来单挑啊!》- 上篇

大周小叶,相杀相爱

+ 借用《网瘾少年》部分设定


+ 上篇 +

 

【世界】【一叶之秋】:@一枪穿云  抢BOSS算什么本事,有种来单挑啊!

 

世界玩家看到这则消息的时候,都在心里欢呼一声——

来了!

 

围观一枪穿云和一叶之秋单挑,三个月来,已经演变为荣耀网游中的一项日常活动。

若想追溯两人的仇怨是怎么产生的,年深日久,已不可考。

但据资深大佬透露,最初的梁子,其实是兴欣公会和轮回公会里的玩家们,因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结下的。

作为公会会长的两位大神,实乃躺着也中枪。

野外群P打多了,劳民又伤财,还耽误练级时间。

渐渐地,NP就演变为1V1,不论什么事儿,一律竞技场单挑解决。

 

不过一般情况下,大伙都看到了,率先挑衅的都是一叶之秋。

 

轮回公会的长老们曾开会讨论过,一致认为这位高玩的操作水平没得说,确实是职业级别,战术思维也相当成熟。

唯一的毛病:说话太嘲讽,性格太别扭。

仔细一推敲,原因其实也挺明显的:年纪不大,小毛孩子一个。

 

所以百分之八十的时间,年长几岁的一枪穿云都会下意识让着对方一点。

只可惜在网游里,谦让是解决不了任何问题的。

这从连日不断的单挑就能看出一二。

 

 

一叶之秋和一枪穿云的技术,在荣耀中都属顶尖。

前者被广大玩家亲切地封为“斗神”,后者则摘下了“枪王”的殊荣。

双神PK,彼此间各有胜负。

若想知道每场比赛的输赢,都不用特意跟去竞技场围观。

通常三分钟后,世界频道里安静如鸡,就说明小屁孩儿得志,一叶之秋略胜一筹。

倘若是另一种结局,那就会雷打不动地出现以下对话:

 

【世界】【一叶之秋】:@一枪穿云 枪体术好了不起吗?敢不敢来线下PK!

【世界】【一枪穿云】:我在H市,你来

 

竞技场打得不够解恨,口头叫嚣两句“线下PK”,是每一款网游里都会出现的狠话。

荣耀这样家喻户晓的全民游戏,也同样不能免俗。

放眼全服几千万玩家,每天平均要看到八千八百次,早都见怪不怪了,没一个把这句话放心上的。

不过他们不在意,另有人在意。

 

叶修这天刚上游戏,忽然收到一封系统邮件。

原以为又是维护公告,打开一看却发现满不是那么回事儿。

荣耀官方策划于7月末,在二次元产业发达的S市举办开服以来的首次玩家见面会,诚挚邀请包括一叶知秋在内的大神玩家们前往助阵。

 

叶小修摸着尖尖的下巴,将邮件反复看了两三遍,有些拿不定主意。

他的家境好,贵族式教育存在很多弊端,其中之一就是家教严厉,这样不许,那样不行。

沉迷网游已经很过分了,玩家见面会这种东西,在传统的父母眼中,那跟“聚众XX”差不多是一个性质的。

别说爽快放行,压根都不能让他们知道有这回事。

 

叶小修自觉希望渺茫,年纪小小,还老气横秋地长叹了一口气。

愁眉苦脸地回复邮件,敲字问客服:“一枪穿云去吗?”

回复来得挺快,小秘书笑眯眯地告诉他:“枪王大大是S市本地人,正值暑假期间,他说会准时到场的。斗神大大不考虑也一起来吗?官方可以为你们提供电脑现场PK哦。想要线下单挑的话,也是有机会的呢!”

 

线下单挑。

这四个字深深地戳痛了叶修的心窝——他从很早之前就想见一见这位死对头了。

 

一枪穿云的操作者寡言沉默,为人十分低调,从未公开透露过半点个人信息。

无论身高、样貌、学历、家室,围绕他的一切,都是谜。

论坛里的猜测五花八门,好的坏的褒的贬的,说什么的都有,叶修一贯是不予理睬的。

他跟一枪穿云天天打、天天见,就算没打出好感,也磨出一星半点的英雄相惜。

在他看来,这位大神性格虽闷,但本质绝对不坏。

唯一值得诟病的一点:高贵冷艳,十棍子都打不出个句号。实在让人万分不爽,恨不能揪着领子摁在地上揍一顿,方才解恨。

 

于是乎,叶小修顶着被家长断网三年的风险,与双胞胎弟弟合谋,硬是寻了个冠冕堂皇的理由。

在七月末,一个夏日炎炎的周五,背着简单的行李,坐上城际高铁,施施然往S市来了。

一路看着风景,心里还在不住地拍着小算盘:

打人不打脸,打脸遭天谴。具体揍成几级伤残,单看对方表现。

哄得小爷高兴,放人一马。不然揍得你满地找牙,跪着喊爸爸!

 

……

要说什么叫“想得太多”?

喏,这就是了。

 

×××

 

且说叶修一个人跑到S市,住进提前预定好的酒店。

踏踏实实睡了一晚,第二天一大早,换身干净衣服,就摇摇晃晃往场馆来。

 

兴欣公会几千号玩家,在副会长逐烟霞的组织下,零零总总来了不少。

叶修亲自培养的精英团更是一个不落,悉数到场。

不少人都想借着此次机会,见一见自家牛气冲天的老大。在众人的幻想中,一叶之秋的操作者就算不是个五大三粗的纯爷们,也该威武雄壮、霸气侧漏。

……

怪只怪斗神的战斗风格酷炫又残暴,愣是没人高瞻远瞩,往“美少年”的方向想一想。

 

场馆门口设有签到处,摆了一长串儿桌子,依然有些不够用。

叶修跟在队伍最末,排了十来分钟才轮到他。

负责接待的妹子长相甜美,微笑着问:“请问您的账号ID是?”

叶小修眨眨眼睛,特有份儿地说:“一叶之秋。”

 

拿出账号卡确定了身份,叶修被荣耀官方的工作人员热情地请到后台。

手里被塞进一瓶可乐和一块提拉米苏,说是让他边吃边等,正式上台之前,会有人来通知。

旁边坐了一溜陌生面孔,有男有女,环肥燕瘦,看着都像玩家。

叶修粗略扫过一圈,心里有个数,默默低头吃甜点。

天地良心,他在荣耀里可是很拉仇恨的,千万不能提前暴露身份,会有生命危险。

 

全世界的玩家见面会,都是一个套路:致辞、表演、视频展示。

荣耀好歹是大公司、大制作,老套路也能玩出新花样,从现场热烈的气氛来看,效果还不错。

 

终于轮到万众期待的互动环节,身旁的大神选手一一被点名邀请上台。

不知是不是有意为之,名气最大的斗神一叶之秋,被安排在后头压轴。

叶修站在帷幕后面露了个脑门,抓着话筒跟台下的玩家们打商量:“先说好,大家能不拍照,尽量不拍照。实在忍不住拍了,也请不要发到网上去,可以吗?”

 

场馆里一阵石破天惊的尖叫,女性玩家几乎晕倒一半。

以前只晓得一叶之秋的操作技术好,今天一听,才知道声音更加妙,清澈、透亮,不参半点杂质。

听在耳朵里,勾人想起上好的瓷器,晶莹剔透,温润如水。

 

 

广大群众激动兴奋,手舞足蹈。二楼看台上,却有一个人微微蹙起眉。

身旁的小伙伴们纷纷伸头凑过来,你一言我一语,聊起八卦:

“看来传闻无误,那个一叶之秋真的来了。”

“游戏里狡猾又腹黑,没想到真人还挺可爱的。”

“声音这么嫩,年纪应该不大,怕是还在读高中吧?”

“小周怎么想,要不要上去会会他?”

 

被簇拥在中间的青年不作声,神情若有所思,依旧盯着下方的舞台。

 

在粉丝们一致的承诺声中,一叶之秋的操作者百般犹豫,最终还是敌不过如火的热情,走到前台来。

不出意外,刚刚消下去一点的尖叫声又变得更加敞亮了。

 

都说电竞出死宅,死宅无男神。

台上清秀的少年就是最好的驳斥。

 

款式简单却体面的着装,质地精细,色调偏浅,衬得少年青葱又雅致。

随性的碎发,不烫不染,漆黑如墨;唇红齿白,五官标致,白皙的脸颊光滑莹润,清清爽爽,干干净净。

让人一眼看上去就知道,好人家的孩子,睿智有分寸。

生活讲究却不过分张扬,玩得一手好游戏却不挥霍健康。

 

他把自己收拾打理得相当好,让人对着那双带笑的眼睛,一时都忘了小家伙有张不饶人的嘴。

只觉得从上到下,从头到脚,哪哪儿都好,挑不出一点儿毛病。

再听少年对着麦克风,用软绵绵的嗓音说一句:“大家好,我是一叶之秋。”

“哇啊啊……”

场下众人一半捧着脸,一半捂心口,灵魂荡荡漾漾,不知飘往何方。

 

舞台上,主持人拉着叶小修做访谈,问题古怪又刁钻,绞尽脑汁就是不想放美少年下台,愣是将原定的三分钟生生翻了一倍,还没完。

场控不喊停,玩家们乐见其成,只巴望着斗神能多站一会儿,饶他们一次拍个够本,捧着舔一年。

 

台上台下,气氛一片热烈欢腾,喧闹中,却有一个高挑的青年默默起身。

轮回公会的精英团都知道,那是他们会长账号的操作者,看他起身,都不解地跟着望过来。

就见周泽楷穿过人群,走到场边,低头跟工作人员一通耳语。

对方先是一愣,随即面露遗憾,再三确认之后,垂头丧气地推门离开。

大约是觉得人多拥挤,路不好走,周泽楷没有回座位,站在那儿又看了一会儿,也转身先行一步。

发了短信过来告诉队友:买点喝的,楼下大厅等。

 

 

待主持人终于肯放过自己,叶修在松口气的同时,又满心疑惑。

这流程,与事先安排的不同。

按照预定计划,访谈过后,主持人会问他有没有想现场挑战的玩家。届时他可以指名道姓,让老对头一枪穿云下来受死。

对方据说被安排在二楼主看台,接受挑战后,会走过长长的通道,众星捧月一般缓缓迈上台来,两厢对峙,可以营造出一种剑拔弩张的紧张氛围。

可是临到末尾,主持人始终没有跟自己搭那句至关重要的台词。

 

叶小修坐在舒适的电竞椅上,忿忿地捏紧拳头。

事到如今,不用说,对方肯定是临时打起退堂鼓,撂下自己跑了。

可是……为什么呢?

叶修仰头望天,百思不解。

来都来了,只差临门一脚,为何要突然退场。

难道真如传言所说,一枪穿云长相磕碜,曝光即死,见不得人吗?

 

叶小修心有不满,疑窦丛生。

越想越不对劲儿,越想越火大,心里憋着一口气,说什么都要把人揪出来痛扁一顿。

想他辛辛苦苦,冒着天大的风险来一趟S市,姓一的居然还敢避而不见?

扁一顿都轻了。

至少两顿!

 

 

玩家见面会甫一结束,叶修一秒钟都不多待,抛下呼啸而来的一众粉丝,一溜烟儿就往大门飞奔。

兜兜转转,找到几个官方工作人员,抓住袖子着急地问:“轮回公会的人走了吗?”

对方被他的语气唬了一跳,以为有急事,忙一指门外:“刚走,那个方向,现在追还来得……”

话没说完,眼前的清俊少年已经飞快撒手,匆匆忙忙跑出去了。

 

轮回公会精英团里的大部分玩家,都是周泽楷大学里的同班同学。

他们中只有极少一部分是S市本地人,其余大多数都是千里迢迢、不辞辛劳跑来参加见面会的荣耀死忠。

下榻的酒店由会长出面安排,就订在场馆附近的星级酒店,走路过去只需十五分钟。

 

一行数十人,乍眼望去都是身高腿长的帅小伙儿。

勾肩搭背走在路上,说说笑笑,热火朝天,很有青春活力。

拐过弯,眼前是个双向四车道的十字路口,红灯时间较长,大伙便停下来等。

边等,边聊着方才上场PK的几位大神,正到兴头上,忽然听见身后有人边喘边问:

“喂,你们是轮回公会的吗?”

 

众人闻言都默契噤声,心里还在嘀咕:声音真好听,耳熟。

齐刷刷转脸一看,都是一惊:

死对头!

一叶之秋!

 

见他居然锲而不舍地追过来,大伙都愣住了,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虽说在游戏里,两拨人互相不对付,恨不能砍得对方删号。

但现实里相遇,又是另外一种心境。

 

且不说一叶之秋少年模样,身材单薄,整整矮他们一个头。

单看他那张脸,清清秀秀,气质又干净,轮回这一众糙老爷们只能干瞪眼,说什么都下不去手。

 

正僵持着,队伍中有人上前几步,长相十分面善,看起来很好相处。

像是被推举出来的发言人,很和气地问少年:“我们是轮回公会的,斗神有什么事儿吗?”

叶小修喘匀了气,将面前的“敌人”都打量一遍,看谁都不太像,只好疑惑地问:“你们……谁是一枪穿云?”

 

此话一出,轮回众人都表情微妙地对视一眼。

仍是好脾气的江波涛出面回复:“你找我们会长有事?”

“他还欠我一次线下PK,既然来了,干嘛躲着不见人。”星光下,少年漂亮的双眼闪闪发亮,一手叉着腰,一手嚣张地朝对面勾勾指尖,“我又不吃人,让他出来。”

 

战书下到家门口,刀锋都顶着鼻子尖儿了,再不正面应敌,只怕遭人笑话。

到底是一个班的同学,共同生活两年多,这点儿默契还是有的。

都不用再商量,此时不约而同往后退开,让出中间一条一人宽的通道。

 

叶小修眨眨眼睛,好奇地偏过头,朝通道中间望。

就见领头走在队伍最前方的青年转过身,很淡定,也很沉稳地一步一步走过来。

站到明亮的路灯下,眼神温柔沉静,与面前的少年默默对视。

 

叶小修瞪大眼睛看着他,忘了怎么说话,先前的张狂气焰消下去一大半儿。

片刻后,讷讷地偏开视线,在昏暗光线照不清的地方,悄悄飘红了脸。

心跳怦怦直响,蹦蹦跶跶跑过一群小兔子。

边跳还边叫唤:

好帅啊,好帅!

犯规啊,犯规!

跟我回家吧,跟我回家!

 

 

 

+ TBC +

评论 ( 93 )
热度 ( 174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