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求枪王一睡君莫笑
小周本命,周叶纯食
一个洁癖严重的痴汉
严禁任何形式的无授权转载
一经发现立即拖黑:)

© 川如色
Powered by LOFTER

【周叶】《一枪入画》- 续篇二

+ 续篇二 +

+ 狙击手周X画家叶

 

“都快放假了,怎么又有行动?”

 

轮回特种小队的医务兵兼通讯员方明华,边走边扣着衬衫纽扣,偏头问旁边打着哈欠的江波涛。

打哈欠,这个很寻常的举动,在特种兵群体中,是很不寻常的。

 

为了执行作战任务,他们可以几天几夜不睡觉,长途奔袭数百公里,仍无半点疲态。

这会儿边走,能边打哈欠,足以想见方大哥口中的“放假”有多大威力。

还没等离开基地呢,小队里一大半儿的人,已经提前放松下来了。

 

不能怪轮回的队员懒散。

前半年密集的高强度作战任务。

一个月前,又代表国家远赴美洲大陆,参与由二十国组成的特战演习。

回国不满两天,再次被直升飞机吊直边境丛林。

 

等一周后返回,全员都累得只剩一口气。

眼看终于能得几天休息,回家探探亲,又冷不丁接到传召——

二号作战会议室集合。

 

就连缺乏表情的队长周泽楷,都蹙起眉头,一脸苦相。

其他人就更不用说。

迈向会议室的步伐,沉重得好像都提不起来了。

 

 

全员到齐,关门、落锁。

负责布置作战任务的中队长站在前方,曲起手指,敲了敲桌面。

台下一群年轻优秀的特战队员听到声音,无精打采地仰起脸。

每一双眼睛里,都写满了直白的幽怨。

 

中队长瞧着这群半大的小伙儿,没忍住,“噗”一声笑了:

“怎么着,想造反啊,给我摆脸色。”

 

众人两两对视一眼,赶忙摇摇头,垂着眼皮装乖。

 

中队长又敲敲桌子,语气轻松地道:

“这一次,不是什么复杂的任务,危险系数也不高。”

 

说到正题,队员们尽管心里不情愿,但还是摆正姿态。

正襟危坐,目光集中直会议室前方。

 

“此次行动比较特殊,不需要全队都出动。我跟上头的意思,从你们中间随便挑一个去,就绰绰有余了。”

中队长歪歪斜斜地靠着桌子,懒洋洋地一摆手,

“周期十五天,地点H市,假期和津贴酌情另补。没抽到的其他人可以正常休假。

“那咱们怎么挑呢?是自告奋勇,还是抓阄?”

 

连“抓阄”都出来了,可见不是什么能碰见地雷坦克迫击炮的正经任务。

队员们心里一松,坐姿又跟稀泥似的地瘫了下去。

 

作风一贯严谨的江波涛,在昏暗中举手发问:

“任务类型,以及任务目标,可以稍微透露一点吗?”

 

“具体细节,挑中的人留下,我跟他慢慢说。至于其他人,由于涉及机密,不宜知晓太多……”中队长说到这儿,略一沉吟,还是伸手打开了投影仪。

片刻后,一张彩色照片被投射到雪白的荧幕上。

画面中,一个长相清秀的年轻男子,穿着简单的白衬衫,在回眸时,被久候的镜头捕捉。

 

他的眼中盈满惊讶与笑意,眉目温柔缱绻,如同江南绸缪的烟雨。

他的气质复杂而独特,有着看透一切的睿智,又藏着繁花似锦的浪漫。

令人魂牵梦绕,过目难忘。

 

中队长指着照片,语气平淡:“他是此次的任务目标。”

场下有人倒吸凉气,惊讶地问:“看着像是普通平民,要狙杀他吗?”

 

中队长闻言,像是听到什么夸张的笑话,忽然豪放地笑起来。

与他一同悄悄牵起唇角的,还有一个坐在角落,存在感十足稀薄的青年。

 

他久久凝视着投影上的照片,笑容从清浅,到浓厚,越来越深。

引得没见过世面的队友们,都纷纷扭头朝他瞧过来。

心里不住感叹:原来他们的队长,还能这样笑。

 

正此时,周泽楷迎着众人的目光,站起身。

主动请缨道:“这次任务,我去吧。”

 

身边一群队友,纷纷好奇地探出头,八卦地问:“为什么呀?”

周泽楷朝荧幕帅气地一勾下巴:“我见过他。”

 

这一回,连稳重的中队长都被吊起了胃口,像是十分意外。

表情和语调,很是耐人寻味:“你倒好福气,在哪里见过?”

 

周泽楷默不作声,似是陷入了纠结的思考和选择。

身在军队,条条框框的规则很多,一言一行,都有“保密条例”的底线在制约。

他沉吟良久,仍未琢磨出一个两全其美的答案。

 

踟蹰中,他再次转头看向照片中的青年。

周泽楷从不说谎,他真的见过对方。

而且不止一次。

 

忽然间,灵光一闪。

他想起那个被埋藏在记忆深处,不曾遗忘,却久未回想的答案。

以及那字里行间,充盈着花香与风雨的浪漫。

 

他一字一顿,清晰而诚恳地说:“我在梦里见过他。”

 

×××

 

那是周泽楷通过选拔和特训,正式进入特种部队编制的第二年。

 

特种战队的基地大多坐落于人迹罕至的深山。

每一寸土地都披着严密的伪装网,借以规避侦查卫星的捕捉。

具体坐标只有极少数人知晓,就连生活在其中的普通战士,进出也都被塞进密不透风的“闷罐车”里。

 

碍于出入的极大不便,驻地里流动性很小。

只有碰上非去不可的任务,才会耐着性子来回折腾一趟。

 

周泽楷年纪轻轻,天赋卓绝,前途不可限量。

身为军队中数一数二的神枪手,在这个遍地金黄的初秋,被邀请至军区某部某驻地,参与技术研发部,关于新型武器的实战测试。

 

辗转到达基地的第一天,负责接待的士官带着他到各区域参观学习,顺便熟悉环境。

武器研发也涉及专利和机密,参观仅限于走马观花,在门外“随便看一看”。

没有负责人的批文,周泽楷这样的“外来人员”,是不允许进入车间的。

 

他就是在这样严苛的条件下,隔着宽大的单向玻璃,在一间教室门外,看到了穿着一身军服正装的叶修。

 

微长的细碎发丝微垂,墨黑而柔软,在板寸遍地的军营里,极为罕见。

秀气的眉眼,清俊的长相,唇角勾着一抹自信而漫不经心的微笑。

他穿着一身正气凌然的军装,站姿却是百般随性,举手投足间,充溢着艺术家的放纵慵懒。

 

他不像杀伐决断的军官,倒像恣意潇洒的画者。

 

像是受到了某种不同寻常的吸引,前行的脚步在这一刹,停驻。

 

 

教室里坐着十六七个少男少女,模样都很稚嫩。

最小的顶多七八岁,最大的,也不过十二三。

他们最大的共通点,大约是一眼看上去,就给人一种“很聪明”的印象。

 

孩子们神情专注,凝视讲台上的青年,神情中混合着清晰的崇拜与仰慕。

 

随行的士官凑过来,轻声告诉周泽楷,这位讲师,名叫叶修。

技术兵种,少校军衔,智商绝高,是基地里的特聘讲师。专门负责为“特殊部队”里的少年学员,讲授“拍照记忆法”。

 

还不待周泽楷细问,教室里的青年已经代为解答:

“如果把我们的大脑比作相机,双眼就是镜头,每眨一下眼睛,相当于按一次快门。

“你们视野中看到的一切,都应该像拍照一样,被自动、长效、鲜明又详尽地记录下来。

“一般人出于本能,视野存在分区,由焦点中心向四周,重要程度递减,模糊程度递增。

“拍照记忆法则不然。

“没有详略,没有区别,没有逻辑,只有画面和细节。

“努力记住你看到的一切,哪怕无关紧要的旁枝末节。”

 

 

干净透彻的声线如同清冽的流水,顺着耳朵,缓缓流入心田。

青年的语调平静无波,声音很轻,吐字却清晰,给人一种娓娓道来的舒畅感,闻之心悦诚服。

单单只是听他说话,心已经醉了。

 

周泽楷站在咫尺之遥的窗外,眼里、心里、耳朵里,一时间,只剩叶修一人而已。

 

好似有看不见的漩涡,带着魔力,将思绪与灵魂绑架。

其他人、其他景、其他事,都变得模糊遥远。

唯有青年的一颦一笑,一思一动,从点连成线,从画面连成影像,占满全副身心。

 

 

有好奇的学生举手发问。

叶修用夹烟的手法,松松夹着一根粉笔,遥空一指。

少年站起身,朗声问道:“如果大脑是相机,记忆库是否相当于存储卡?如果看到的每一幅画面都会自动记忆,那容量会不会爆掉?”

 

年轻的讲师一挑眉,面露赞许:

“这个问题问得好。”

他点点头,转身在黑板上用极简单,也极传神的线条勾画。

 

从左至右,三个文件夹图标。

他指着黑板讲解说:

“人类大脑的容量,是有限的。但智慧,没有上限。

“记忆这么多,画面杂乱无章,你们要学会整理和分类。

“有的人按照时间,有的人依照地点,这个没有硬性要求,只看个人喜好。

“我的习惯——按照属性。”

 

“属性是什么意思?”有好奇宝宝抢着提问。

 

“属性最为简单。

“比如工作,一个文件夹;生活,一个文件夹;无关紧要的信息,一个文件夹。

“当然,还有最重要的。”

 

叶修挥动粉笔,在队伍最末,添了一个惟妙惟肖的Q版垃圾桶。

 

“过时的、无用的,以及让你想起来不开心的记忆,丢进去,不要犹豫。

“虽然对于使用拍照记忆法的人来说,我们最多只能做到‘丢掉’,而无法‘彻底删除’。

“这一点,与计算机的原理相同。

“只是表面的目录上找不到了,可这段记忆,依然占用大脑空间,需要的时候,也仍旧可以调取。

“每一种过人的天赋都有代价,背负着‘垃圾’继续前进,是我们的命运。

“命运是逃不开的,只能正面应对。”

 

 

听到这番有理有据的剖析,年幼的学生们表情复杂。

一方面,惊叹于技术的强大,一方面,畏惧于责任的压力。

他们只有十来岁,还没有做好这个心理准备。

 

叶修见此情状,又背过身去,在图标队伍的最前方,添上一个胖乎乎的心形。

这个图案尤其可爱,圆滚滚,胖嘟嘟,像一个白白软软的糯米团子。

单是看着,就忍不住会心一笑。

 

他告诉一众学员:

“在所有类型之前,还有一个文件夹。

“你们可以把人生中最重要、最热爱、最钟情的人、事、物,以及最快乐的记忆,放在里面。

“它代表着你的根基、梦想、准则,以及品格。

“它凌驾于其他一切记忆之上。无论发生任何事,都不要丢掉这一颗本心。”

 

“万一呢?”

班上年纪最小的小不点,站起来只比桌面高一丢丢,伸长了胳膊发问。

“万一什么?”

“不小心弄丢了呢?”

 

关于这个问题,不仅仅是教室里的小萝卜头们好奇,屋外的周泽楷也同样在意。

可就在这时候,身旁的士官拽了一下他的衣袖,对他点了点手腕上的表盘——

集合时间快到了。

 

在军队中,服从命令,高于一切。

尽管内心不舍,但他还是提步准备离开。

 

最后一次回首,看到讲台上的年轻讲师微微一笑,神态慵懒闲适,却满载骄傲。

 

他伸手用粉笔尖,戳了戳黑板上的“心口”,语调是前所未有的笃定与认真:

“身为特殊人才,对于我们这类人来说,忘记,比记得要难。

“放在心里的,都是宝藏,一个都不能丢。

“倘若真的有一天,意外发生,我愿意用生命去换,去争取,去追索,永不言弃。

 “一时是我的,一世都是我的。

“我既然见过你,一辈子,都不会再忘记。”

 

 

话音尚未落地,心中忽然一空。

似是有所感应,叶修转头,向右侧窗外看过来。

彼时,周泽楷已经走开三步,徒留一个挺拔轩昂的背影。

 

然而隔着单向玻璃,他连这一抹背景都无法捕捉。

 

镜面一般的窗户上,只映出教室中的影像。

陈旧的书桌,斑驳的黑板,明媚的阳光,一张张稚嫩的脸庞。

 

以及年轻讲师清俊无双的容颜。

他微微蹙起眉头,久久地凝视着窗外,透过纤薄的阻隔。

望向不可预知的远方。

 

远方有海、有花、有无限风光。

还有他命中注定的际遇,伴随着烽烟万里,枪鸣阵阵。

跨越时空与千山万水。

向他缓缓行来。

 

蹙起的眉峰舒展,叶修低头垂眸,浅浅地,勾起好看的唇角。

 

如果微笑也能翻译为语言。

他的承诺,早已无声许下。

 

It's a promise.

He's my man.

 

 

 

+ TBC +

+ 对楷楷发表强势占有宣言的修修,也是最好的~❤

评论 ( 58 )
热度 ( 127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