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求枪王一睡君莫笑
小周本命,周叶纯食
一个洁癖严重的痴汉
严禁任何形式的无授权转载
一经发现立即拖黑:)

© 川如色
Powered by LOFTER

【周叶】《一枪入画》(短篇完结)

+ 狙击手周X画家叶 

+ 请勿站内转载:)

“又在画那个人吗?”

属于姑娘的轻柔声线从身后传来,如同歌谣一般美妙动听。

青年握笔的手微微停顿了一下。还是画完最后两根线条,才转过头来。

微笑着,看向缓缓走近的、窈窕的身影。

 

“最近这半年,就没见你画过其他人。”苏沐橙笑着调侃,“还对他念念不忘吗?”

叶修搁下铅笔,耸耸肩:“也不算吧,只是画得始终不够满意而已。”

 

苏沐橙不太相信,取下放在旁边的画夹,一页一页翻看。

几十张,有线稿,有彩图,有寥寥几笔,也有浓墨重彩。

画的都是同一个人,同一个帅气而独特的年轻人,有着属于东方的黑发和俊逸潇洒。

 

叶修的笔法,精妙、细致,纤毫毕现。

甚至能看清发丝飞扬的弧度、手腕上的表盘,以及没有完全扣好的,衬衫从下而上数的第二颗纽扣。

 

“姿态这样率性,还不够满意?”苏沐橙幽幽地问道。

“你不懂,你没有见过他。”叶修笑着摇头,“这些画不如他真人的万分之一。”

 

职业画家的作品,无论如何也不会不足万一。

不过苏沐橙深表理解,叶修这半年来入魔一般的表现她看在眼里。

于是也不再多说。

“他们派人来接你了,”苏沐橙忽然想起来意,一指窗户,提醒道,“车就在楼下呢。”

“哦哦,还挺准时的。”叶修拍拍裤子站起来,“我现在就去。”

 

大画家匆匆离开。

苏沐橙帮忙将工具都归位,收拾好画室,也跟着下楼去了。

关门时带起的风,轻轻撩起画布一角,隐隐约约,露出一个轩昂的侧影。

 

画中的青年身材精瘦,手臂肌肉紧实。

抬胳膊的动作,拉起衬衣下摆,露出腰侧漂亮的人鱼线。

 

他以异常标准的射击姿势,端着一把有些年头的老式步枪,对准不远外的高处。

 

画家叶修用了几十张纸,数十种艺术手法,依然无法表现出这个动作万分之一的美。

那种充满力量与肃杀的。

像沉默的刀锋一样的美。

 

×××

 

半年前,北欧某座小镇。

 

城郊的广场人头攒动,一年一度的庆典热闹非凡。

对于一个地广人稀、风景优美又生活富足的小镇来说,“太清闲”永远是最大的困扰。

难得有个噱头聚一聚,所有人都乐颠颠地跑来了。

 

美食、乐队、啤酒;

香肠、土豆、洋葱;

以及美味鲜香的蘑菇浓汤。

街头艺人唱着古老的歌谣,孩子们停留在花样繁多的店铺前,老人则拿着鲜艳的花束,走路一摇一摆、一摇一摆,踩着轻快的节奏。

 

还有一张来自东方的面孔。

端着一杯加糖加奶的卡布奇诺,站在柜台外看土耳其小哥做复杂的欧式肉夹馍。

他紧张兮兮地用蹩脚的英文说:

“More tomato ketchup,thank you!”

 

这是千里迢迢,跑到北欧来采风的叶修。

孤身一人,大摇大摆,悠闲自在。

在高高兴兴地、伸手去接午饭的时候,却忽然听到不远外传来人群兴奋的欢呼声。

 

夹杂着短促的“砰——”“砰——”枪响。

 

他退出店铺,伸头好奇地张望。

就见广场中央里三层外三层,围满了人。

原本在周边走动的小镇居民,也纷纷聚拢过去,显然是有什么激动人心的节目。

 

叶修不爱凑热闹。人越多,躲得越远。

真正吸引他的,是那几发响亮的枪声。

他对枪有特殊的执着,从小到大,从懵懂到熟悉,从转轮到狙击步枪。

苏沐橙曾多次调侃说:“你注定要爱上一个玩枪的人。”

 

叶修耸耸肩,不置可否。

天知道要找这样一个人,有多么难。

至少比打中飘在天上的那个圆点要难。

 

叶修溜溜达达,找到一处视野绝佳的平台,准备边吃饭,边围观。

 

他用蹩脚的英语询问站在旁边的,一个英语同样蹩脚的孩子。

看上去顶多四五岁,说话语速超级慢,但长相异常可爱。

小不点满脸认真,一个词一个词地告诉他:

这是我们小镇的传统,击中目标的人,会获得神的祝福,在一年内找到真爱。

 

叶修仰头望向直入云霄的线绳。

顶端拴着一个天蓝色的氢气球,气球下方挂着一个红色的圆柱体。

小不点说:那是一个烟花,代表着承诺。

 

什么承诺呢?

叶修来不及细问,人群又是一阵骚动。

 

气球飞得那样高、那样远,还不断在空中改变着轨迹。

就像童话里的小精灵一样调皮、机灵,又难以捉摸。

哪怕是在普遍允许拥有私人枪支用于狩猎的欧洲小镇,那些公认的神枪手们,也一一败下阵来。

 

叶修隐约听到他们说:

今天的风太大。

阳光刺目,视野不佳。

大约没有人能够击中目标了。

而小镇的规矩中有一条——一个人,只有一次机会。

 

主持人用麦克风大声问:还有没有人愿意上来试一试?试一试吧,就算枪法不好,还可以靠运气!

小镇居民你看我,我看你,互相推搡着肩膀,调笑着打趣对方。

可是好半天,没有人再上台。

 

反倒是身旁还没有商店柜台高的小不点,挥舞着小胳膊,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

身为外来人士的叶修也琢磨着,要不要上去露一手?

正此时,人群中忽然传来热烈的掌声。

只见一个戴着帽子的高挑青年走上台,从主持人手中接过话筒和准备好的步枪。

 

他很年轻,性格十分腼腆,回答问题时,身体略微有些紧绷。

英语发音带着美妙的英式口音,词句却很简略,好似并不擅长说话。

叶修看着他局促地多次伸手压低帽檐,忽然无声地笑起来:

多少年不曾遇到过,这样可爱的人。

 

简单的采访完毕,主持人默默退到一边。

青年总算松口气,低头捧着步枪研究一番,而后挂膛,上肩。

动作干脆、迅速、熟练,毫不拖泥带水。

 

叶修在心里赞叹一声:漂亮!

 

青年举起枪,气势为之猛然一变。腼腆不翼而飞,只剩孤立于世的独,纵横沙场的傲。

他举枪的姿态,专注的神情,凌厉的气质,给人一种异常冷冽的感觉。

充满了肃杀的冰冷,以及对生命的敬畏。

 

肤浅的人会想:姿势这样帅,应是专业人士。

聪明人才懂得:他的枪下,一定有灵魂。

 

 

叶修站在三十米外的屋檐下,看着高台上的青年。

背景是小镇连绵的山丘,近处是屋龄过百的古建筑;清澈的河流穿过街巷,传来潺潺的流水声。

蓝天白云之下,青年沉默地举枪。

 

搜寻,锁定,瞄准,调整呼吸。

他在最恰当的时机,用最修长有力的手指,扣下粗糙的扳机。

 

随着一声“砰——”

清风吹过,顽皮地带走青年的帽子。

人群雀跃的欢呼声中——

灿烂的烟花在空中炸开。

 

叶修没有抬头。

他依然牢牢盯住举枪的青年,看到对方散乱的黑发,帅气惊人的眉眼。

以及温柔的,足以融化冰雪的,温暖微笑。

 

刹那间,他又想起小不点那蹩脚的英语。

稚嫩的童音响在耳边。

他说:

 

It's a promise.

I'll find you.

 

×××

 

“又麻烦你亲自跑一趟。”

 

车门从外面被拉开,特意到停车场来接他的喻文州队长笑着说。

叶修跳下车,豪迈地一摆手:“小意思,不差这一次。”

 

警车专车接送,一路如同开挂,畅通无阻。

出入随时有便衣随行保护,前后左右围了一圈儿,任何不明人士企图靠近,都会被礼貌地请离。

这小半个月下来,“普通民众”叶修算是体验了一把国家领导人才有的特殊待遇。

 

刚开始确实新鲜,时间久了,也慢慢觉察出一些不方便。

叶修在上一次通话中,跟喻队打商量,能不能减少一些保镖的数量,他一届平民,着实适应不来。

已经混熟的喻文州在电话里嘲笑他:不会享福。

但还是爽快答应:我向上面打申请,给你换个以一敌百的来。

 

叶修兴致勃勃问他:枪法怎样?

喻文州大言不惭地一哼:全国第一。

 

 

职业画家叶修,作为一起跨国大案的唯一目击证人,接受来自警方的周密保护。

不仅仅是因为他可以提供第一手的口供资料,更重要的一点是:

他拥有过目不忘的可怕记忆力。

以及能将现场一丝不苟还原的超神画技。

 

用警方发言人的官话来说:

叶神的大脑与双手,是我们破案绝佳的仰仗。

不惜一切代价,必须确保证人的人身安全。

 

今天到警局来,有两件任务:一是补足一些之前忽略的细节问题。

这个环节实在简单,警方的工作人员曾痛哭流涕地说,办案多年,从未遇到过这样轻松的问询现场。

叶修的回答,从来都是肯定句,永远不会出现他们最惧怕的“大约、好像、貌似”等等形容词。

无论反复询问多少遍,怎样打乱顺序,叶修的回答,第1遍与第100遍,绝对是一模一样的措辞和语序。如果听录音还会发现,连语调都没有任何变化。

更省心的是,他可以用画笔还原现场。

效果甚至比国内的天网摄像还要好。

 

短短半个月,叶修已在全市的警方系统中威名远播。

他从警局停车场走到问询室的一路上,都有眼熟的面孔笑着跟他打招呼:

“叶神好!”

以至于走在旁边的,赫赫有名的刑警队长,都被当作了毫无存在感的透明人。

 

 

由于效率过高,取证只耗去短短十五分钟的时间。

叶修捧着茶杯,坐在会议室里百无聊赖地发呆。

喻队将他一个人丢在这里,出门去请那位传说中的“全国第一”。

 

据说对方的背景十分复杂,也万分牛逼。

做狙击手的时候,曾经在1069米的极限距离,将目标一枪爆头,并全身而退。

参与过数次危险系数极高的秘密行动,荣立一等功一次,二等功三次。

在部队中,凭借百发百中的出色枪法,赢得过“枪王”的称号,是所有爱枪队员的偶像和楷模。

 

这次能请动上级,千辛万苦将人调来做保镖,根本就是屈才。

完全是因为此次跨国案件情势严重,影响太大,各国媒体紧盯不放。

而作为证人的叶修,又比国宝还珍贵。

所以上头百般纠结,还是破天荒地,给破了一次例。

 

 

传言如此精彩,还没见到面,叶修已经兴趣满满。

若能看到对方为自己举一次狙击枪,他大概就此生无憾。

 

正胡思乱想间,门外传来沉稳的脚步声。

嗒嗒,嗒嗒,嗒嗒……

最后在会议室门前停下。

 

叶修侧过身,转头看向门扉。

三声礼貌的敲门声后。

门把被旋转开,来人推门入内。

 

瘦削精干的身材,墨黑色的短发,无与伦比的帅气五官。

 

好像从几十张画里走出来。

周泽楷跨越了时空与千山万水。

走到叶修面前。

 

 

这定格的一瞬间,一幅长卷在眼前徐徐展开。

他仿佛又回到那个如童话般干净纯粹的小镇。

望着连绵的远山与错落的屋顶,听见缓缓淌过的流水声。

 

看到他钟情的枪手。

利落地上膛、举枪。

“砰——”

绚烂的烟花在晴空下恣意绽放。

 

 

It's a promise.

We'll find each other.

 

 

 

+ END +

☞ 续篇一

评论 ( 57 )
热度 ( 164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