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求枪王一睡君莫笑
小周本命,周叶纯食
一个洁癖严重的痴汉
严禁任何形式的无授权转载
一经发现立即拖黑:)

© 川如色
Powered by LOFTER

【周叶】《网瘾少年的正确戒断方式》- 10.师徒

+ 10.师徒 +

  敌人的重剑都戳到鼻子尖儿了,焉有不跑之理?

  伤心一枪轻呼了一声:“快跑!”一眨眼功夫,人已经闪到好几个身位格之后去了。

  不等他提醒,莫名被圈了仇恨的一枪穿云也不耽误,横向往旁边一滚避开锋芒,将将站稳,也麻利地转身就跑。

  从这等迅雷不及掩耳的反应和操作来看,方才还持怀疑态度的百花缭乱顿时就信了:

  这俩货绝逼是师徒啊!

  

  周泽楷虽是荣耀新手,但他以前是有网游底子的,绝对不是个半吊子。玩到现在,游戏中的基础操作手法都已经滚瓜烂熟,只是掣肘于等级、装备和技能熟练度,无法跻身名人之列,不过懂行的一看就知道:是个高手。

  这片区域一马平川,没什么岔路,一条道笔直走到头,所以周泽楷避无可避,只能跟着伤心一枪往西边狂奔。换个其他人,没准还会停下来解释一下“我跟他不是一伙儿的”,临到小周老师这里——有那说话的功夫还不如跑路呢。

  伤心一枪偶尔偏过视角瞄一眼,发现他始终没有掉队,还觉得挺讶异,心说这个小号很专业啊,还知道把疾跑、快跑和移动技能交替着用,是个好苗子哦!

  实话实说,方才那句“我徒弟”纯粹就是逗个闷子,谁都没往心里去。可现在不同了,一瞧这小神枪手是个可造之材,伤心一枪就动了歪心思,琢磨着把人拐回去好好调教。

  正想着呢,组队申请就发过去了。

  周泽楷平白遭受无妄之灾,打心底是不想理会他的。那家伙怎么形容呢,说话如此嘲讽,一看就是个灾祸体质,跟他攀上关系肯定没好事儿,当下就想义正言辞地拒绝!可转念一想,两人现在是一条绳上的蚂蚱,生死与共,自己一个25级的光屁股小号,逃命还得靠大神救济……

  所以尽管内心十分拒绝,但他还是以大局为重,点了“同意”。

  

  队伍中的对话消息几乎是立刻就弹了出来。

  【队伍】【伤心一枪】:操作不错啊,有大号吗?

  这句话发出去好半天都没有回声,伤心一枪纳闷了,以为对方没看见,又手速极快地刷了一波存在感。

  【队伍】【伤心一枪】:喂?

  【队伍】【伤心一枪】:看到了回个话

  【队伍】【伤心一枪】:该不是没看到?

  【队伍】【伤心一枪】:不是吧操作这么好不会用聊天频道?

  他一口气连刷了四五句,话痨程度快赶上班里的损友了,对方居然还是不搭理他……伤心一枪郁闷了,同时又有点不甘心,边跑,边操作着他的战斗法师朝神枪手靠近过来。

  周泽楷就见那个伤心一枪跑着斜线,一个瞬间移动,出现在自己右手边。还在疑惑这是什么奇葩策略,就听他凑过来压低声音说:

  “傻徒弟,快看队伍频道!”

  说完,又迈着风骚的步子往旁边跑开几步,拉开距离。

  而周泽楷则是被那句“傻徒弟”雷得不轻……他一个在Z大念大三的超级大学霸,被称呼为“徒弟”也就罢了,自己从头到脚哪个细胞跟“傻”搭得上边?

  不过无语归无语,小周老师不是斤斤计较的人,尽管无奈,但还是依言点开了队伍频道,慢半拍地回了一句:

  【队伍】【一枪穿云】:没有

  【队伍】【伤心一枪】:啊?没有什么?

  剧情进展太快,伤心一枪有点搞不懂他的意思了。

  又是小半分钟过去。

  【队伍】【一枪穿云】:大号

  【队伍】【伤心一枪】:……

  某小家伙在电脑屏幕后头捶胸顿足:这人到底是谁啊是谁!技术倒是很给力了,可是说话怎么那么那么那么费劲儿啊!气人!

  

  伤心一枪泪流满面,心情灰暗得一塌糊涂,可后面的追兵才不会体谅他的痛心疾首,转眼已经排成了横对阵,想对前面的两条小鱼形成合围之势。

  叶修精神一震,赶紧给他的“小徒弟”发信息。

  【队伍】【伤心一枪】:你跟着我跑,咱们找机会进副本

  野外地形开阔,四通八达,人少对人多根本不占优势。但是进副本就不同了,都是独立空间独立次元,不在同一个队伍里,根本碰不到一起。

  就算百花缭乱等人卯足了劲儿在副本门口守着,伤心一枪也不怕,他可是有二十几张账号的男人,只要能抢到时间下线,三分钟后又是一条满血满法力的好汉。而他一走,本就不是击杀对象的一枪穿云也可以大摇大摆地退出副本,该干嘛干嘛去。

  考虑全面,此计可谓万全。周泽楷明白他的意思,也没什么异议,依言跟着他往副本区域狂奔。

  不过叶修是网游老手,落花狼藉众人也不是新晋菜鸟,种种套路同样玩得相当麻溜。

  伤心一枪只是稍稍转了个方向,他们就知道这家伙打的什么小算盘。

  俗话说得好,荣耀不是一个人的游戏,永远不要忽略广大吃瓜群众的力量。

  

  【世界】【落花狼藉】:坐标(XXX,XXX)围杀一叶之秋,来的组队,要快!

  

  身为全荣耀公认的斗神,又是站在技术巅峰的男人,“一叶之秋”四个字瞬间戳爆了无数人敏感的神经,世界频道立刻就沸腾了。

  不少好事者立刻呼朋引伴地往坐标地点赶过来,更多有组织有纪律的,则是纷纷戳落花狼藉申请入队,并在后者有条不紊的指挥下,从四面八方对目标人物进行围追堵截。  

  说起来也无奈,周泽楷寡言少语,也很少关注聊天频道,因而错过了这一句信息量超大的提示。

  不过他没留意,不代表叶修也没看见——他必须看见了,并且第一时间做出了反馈。

  【世界】【伤心一枪】:大家不要听他妖言惑众,免得白跑一趟,有好友的都看看,一叶之秋根本就不在线!

  此话一出,世界频道又是一阵沸腾。

  看他说得这么肯定,有理有据的,加过一叶之秋好友的都回头去查列表了,仔细一瞧,居然真的不在线。

  难道我们都被落花狼藉忽悠了?

  不能吧,怎么说他也是个顶级大神啊!总不会做出这么败人品的事情来吧?

  世界上一片喧哗,说什么的都有,可惜发言有两分钟冷却,落花狼藉就算有证据,一时半会儿也没法说话。

  不过别忘了,他不是一个人在战斗。

  【世界】【百花缭乱】:一叶之秋你就不要试图狡辩了,这么多双眼睛看着呢,伤心一枪就是你的小号,刚才一起杀野图BOSS亚葛的大家可以帮忙作证!

  不知道是不是约好的,还真有不少人义愤填膺地跳出来附议,证明伤心一枪和一叶之秋的操作者绝逼是同一个人,技术还可以模仿,没节操没下限却不是随便一个谁都可以copy得那么像的!

  有了群众基础,舆论风向霎时就一边倒了,在附近闲逛的玩家都紧赶慢赶地奔过来灭大神,如此喜闻乐见的娱乐活动,有机会是一定要参一脚的。

  看着从前方围堵过来的乌泱泱的一大群人影,叶修在心里长叹了一口气,知道大势已去,也不再负隅顽抗了。意思意思地绕着草地跑了几圈,遛了一波小风筝过过瘾,也就放任百花缭乱等人上来丢技能了。

  一枪穿云一直是跟他跑的,见没路了,也很识时务地放弃抵抗。看着自己的小神枪手倒在乱七八糟的光效之下,周泽楷的心情倒是相当平静,打网游么,谁还没死过千八百回的,只是这一次格外无辜、也格外莫名其妙罢了。

  哎……说起来都是泪。

  以后再碰到这个伤心一枪,一定要绕着走。

  小周老师在心里默默地嘀咕着。

  

  百花缭乱和落花狼藉都是有名有号的大神,为人处世光明磊落,说了杀一次算完,就绝对不会干出杀人守尸这么没品的事情来。

  他们的队伍里也是有奶爸奶妈的,见仇人倒地,也没说上来复活了又鞭尸一次,有路人想这么干,也被他们很人道地统统赶跑了。

  唯一一个调皮的,还数百花缭乱。

  他走上来在伤心一枪的“尸体”上蹦蹦跳跳,又摆了几个poss拍照留念,随后在附近频道里狠狠嘲笑了手下败将一通,就拉着无奈的落花狼藉和一众小伙伴走了,一路说着话,看上去似乎很开心。

  绿茵茵的山野间,茂盛的歪脖子树下,只剩两具头朝下俯趴在地上的人体,乍眼一看十分狼狈,仔细一看——那就是超级超级狼狈了。

  战斗、死亡是会掉武器和装备耐久的,外观也会有所变化,伤势越重、挂得越惨,外观也会越破旧。像伤心一枪这样被人百般蹂躏的,那身衣服简直都不能看了,跟一堆破布条似的。

  好半晌,只能听见山间呼呼的风声从耳旁刮过,两人都默契地装死,没动静。

  最后,还是叶修醒悟得快一点。

  他算是想明白了,敢情这个神枪手的操作者就是个闷葫芦,根本不要指望他能主动开口说话。

  于是乎——

  【队伍】【伤心一枪】:我说傻徒弟,你有神圣的祝福药水吗?

  

  其实,周泽楷不是有意要陪他一起躺尸的,这完全就是个美丽的巧合。他只不过是趁着没事儿干,起身去倒了一杯水,顺便围观了一下其他三位室友的战况。

  等他再回来,就发现短短几分钟的功夫,队伍频道里又被“傻徒弟”三个字刷了满满一屏,他赶紧放下水杯,打字回复。

  【队伍】【一枪穿云】:有的

  此时距离伤心一枪的第一个问题,已经刷过去了十几句话,所以,理所当然的,叶修又跟不上节奏了。

  【队伍】【伤心一枪】:什么有的?

  周泽楷扶额。

  这孩子太难搞了,他好想下线遁啊有木有。  

  【队伍】【一枪穿云】:神圣的祝福药水

  【队伍】【伤心一枪】:哦哦哦,那太好了,有多的吗?分我一瓶呗,这个号上没库存了

  

  所谓“神圣的祝福药水”,也称“复活药水”,相当于其他中式网游里的“大还丹”,作用是立刻复活一名死亡角色,并恢复其30%的生命值。

  这种复活道具是居家旅行的必需品,几乎每个人都会在背包里屯两瓶以备不时之需。一枪穿云随身带着四瓶,都是系统通过各种活动赠送的。此时拿出两瓶来,一瓶自己灌了,一瓶交易给可怜兮兮趴在草地上的伤心一枪。

  右键使用,读条,三十秒之后,两具破破烂烂的“尸体”变成了两个破破烂烂的大活人,面对面打坐回血,彼此相顾无言。

  这时候要是再来一曲悲悲切切的二胡,就再应景不过了。

  依着周泽楷的想法,等一枪穿云的血条回到70%,他就起身走人,从此各奔前程,江湖不见。

  比起他的冷血无情,伤心一枪就显得要英雄气概一些,当下就豪气干云地表示:

  【队伍】【伤心一枪】:傻徒弟,难得你那么有情有义,关键时刻还愿意跟为师生死与共

  【队伍】【一枪穿云】:……

  【队伍】【伤心一枪】:为师特别感动,所以决定把仓库里那些用不着的低级装备和武器都打包送给你

  说起来,小周老师的手速也是一流的,所以抢在他的独白中,推辞了一句:

  【队伍】【一枪穿云】:……不用

  【队伍】【伤心一枪】:用的用的,也不是什么好东西,你不要客气

  【队伍】【一枪穿云】:……

  我没有客气,单纯只是不想要而已啊。

  【队伍】【伤心一枪】:东西都在仓库里,你在这里等我啊,我去收拾整理一下,等会儿开大号过来给你

  噼里啪啦地发完这句话,还不等对方认真拒绝,伤心一枪已经火速退了队伍,十秒钟之后,周泽楷眼前一空——对方居然下线了。

  

  面对着空无一人的草坪,屏幕里的神枪手百无聊赖地看着风景,屏幕外的周泽楷则陷入了纠结的沉思。

  等,还是不等?

  这是一个问题。

  打心底是不想等的,可是如果不等,又未免太不地道。

  悠扬的场景音乐响在耳边,此时的小周老师还不知道,那个正朝他狂奔而来的所谓大号,顶着的,究竟是怎样一个了不得的ID。

  

  

  

+ TBC +

评论 ( 53 )
热度 ( 83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