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求枪王一睡君莫笑
小周本命,周叶纯食
一个洁癖严重的痴汉
严禁任何形式的无授权转载
一经发现立即拖黑:)

© 川如色
Powered by LOFTER

【周叶】《网瘾少年的正确戒断方式》- 09.庆生

+ 09.庆生 +

  周泽楷只是不善言辞,察言观色这么简单的事情,还是懂的。

  提到生日,大多数人都不会是叶修这个反应,再结合他之前的种种言论和表现,基本可以得出“叶小修爹不疼娘不爱”这个结论。

  这样一想,还是有些心疼的,也冲淡了先前对他的种种意见和不满。

  周泽楷将身份证放回矮几,说话的语气比想象中温和不少:“你按时、按量完成功课,我答疑,多余的时间,自由支配。”

  叶修听明白了,这是几分钟前说的谈判,条件其实很公道,只要他不荒废学业,小周老师不会过多干涉他的私人生活。

  单从这句话,就能看出周泽楷是个实在人,不搞弯弯绕绕。

  但有一点叶修想不通,他也直白地问了:“你为什么这么执着于做我的家教?”

  碰上如此难缠的学生,一般人早就撂挑子不干了。

  对于这个问题,周泽楷自己也不知道答案,硬要说的话,大概可以归结为合眼缘。不过这么肉麻的词,他是肯定不会说出口的,最终只是耸耸肩,表示讲不清楚。

  “那好吧,”见事情已经没有回旋余地,叶修也挺从善如流,跟着妥协了,“从下周起,我会在家等你。”

  小周老师心满意足,点点头应允。

  

  所以逃来逃去,终究还是没有逃出家教老师的手掌心,叶修也不免有些泄气,感觉之前大半个月的努力完全就是白费功夫。

  孽缘啊,他在心里哀叹一声,人生真是太灰暗了。

  谈判完成,叶修坐回电脑前继续打荣耀,零食放手边,没有再理会周泽楷。

  他以为对方没什么事儿就会先行离开,可两小时后,等他退游戏准备下机,一转头才发现人家根本没走,正捧着一本大部头在沙发上阅读。

  “你怎么还在这儿?”叶修惊讶。

  周泽楷把书一合,理所当然地说:“等你。”

  叶小修转了转眼睛,恍然大悟——对哦,咱俩的车还捆一块儿呢。

  天地良心,他真的没往深处想,一时间还觉得挺不好意思的,让对方等这么久,看塑料袋里还剩下一包牛肉干没开封,就塞给周泽楷了。两人收拾好东西,一起往外走。

  

  两辆山地车还好端端地停在门外,只是因为挡道,被人挪了个位置。

  一先一后开了锁,周泽楷扶着车把,招呼他:“走吧。”

  叶修还觉着挺多此一举的,忙说:“我自己回去就行,不用你送了。”

  小周老师这才反应过来,小家伙压根没明白自己的意图,忍不住就有些好笑:“请你吃饭。”

  叶修一愣:“为什么?”

  周校草勾勾下巴,语气平平淡淡:“庆生。”

  就算给叶修十万个脑洞,他也想象不到陪自己过生日的那个人,居然会是周泽楷。在他的印象里,对方就算没有存着把自己千刀万剐的心思,应该也差不多了,怎么想都不会那么好心,还主动要请自己吃饭?

  鸿门宴吗?

  叶小修呆愣愣地盯着面前的帅哥看,差点儿就要脱口而出地问他:兄台,你是抖M吗?

  可惜周泽楷没有给他这个机会,率先问道:“想吃什么?”

  叶修还是有些不信邪,狐疑地瞧着他:“你来真的?”

  对方非常诚恳地点点头。

  叶小修登时危险地眯起眼睛,周泽楷熟悉这个表情——小家伙要使坏了。果然就听他字正腔圆地说:“那我要吃三星米其林。”

  

  姑且不论大三在读的小周老师有没有这个经济实力,能hold住人均三千的一顿饭,不过全天朝唯一一家米其林三星在S市,H市很苦逼,是没有的。所以叶小修狠宰家教老师的邪恶计划是不可能实现的。

  最后讨价还价了一圈,在周泽楷暴走,决定不要理会这只磨人的小妖精之前,叶修终于敲定了地点——一家口碑不错、价格也公道的川菜馆。

  距离不远,两人一起骑车过去,中途路过一家甜品店时,小周老师还特意停车,进去买了一个六寸的水果慕斯蛋糕。因为匆忙,来不及提前定做,就随便挑了个现成的。

  叶修昂着下巴,本想很骄傲地吐槽一句:哥不喜欢吃甜的。但最后张了张嘴,还是没有说出口,闷头别别扭扭地跟在周泽楷后面,吃饭去了。

  

  这一顿生日宴吃得可谓风平浪静,半点喜庆热闹的氛围都没有。

  两个人,一个闷葫芦一个鬼机灵,还有几岁的年龄差,认识大半个月尽顾着斗智斗勇你死我活了,从来没想着要交交心,互相了解一下。这时候坐一桌吃饭,还真是有点说不出的生疏尴尬。

  叶小修在周泽楷看不见的角落里偷偷翻白眼:要死了,早知如此还不如回家吃泡面呢。

  边想着,边夹了一筷子夫妻肺片塞进嘴里,辣得直吸气。

  饭后休息一阵,准备切蛋糕,周泽楷问服务员借来打火机,帮他把蜡烛点上。

  生日歌什么的,必然是没人唱的。叶修也不挑剔,瞄一眼蛋糕上的1和9两根数字蜡烛,咳嗽了一声,双手规规矩矩合十,闭上眼睛,用很微弱、但旁边的周泽楷绝对能听清的声音说:“我不想要家教老师。”

  然后在对方反应过来之前,深吸一口气,火速吹灭了蜡烛。

  “……”

  小周老师非常惊讶。

  当然了,他惊讶的不是小家伙居然有这么大逆不道的生日愿望,而是……他居然当着自己的面说出来了。

  这是有多多多缺心眼,或者说胆大妄为,才会这样堂而皇之地说出声音来啊。

  此时此刻最正确、最应该的对策,是按着小寿星的后脑,把他无辜的小脸整个儿摁进奶油里去,就像很多搞笑视频里那样。可惜这么缺德的事情,小周老师是做不出来的,所以他只能在接过蛋糕盘子的时候低声回一句:

  “说出来就不灵了。”

  叶小修切蛋糕的动作停在了半空中,微微张嘴:“哎呀……”光顾着气人,把这茬儿忘记了。

  旁边的小周老师非常镇定地叉起一块自己坚决不想再吃的菠萝,趁叶修走神,准准地塞进他嘴里。

  甜吗?

  叶家哥哥眯起眼睛——五月的菠萝真是太酸太酸了!

  

  好好一顿饭,因为某个小混蛋的恶意挑衅,差点儿不欢而散。所幸彼此都已经很习惯这种互相找茬的相处模式,过眼就忘,并没有放在心上。

  分别之前,小周老师收获了一句“谢谢”。

  声音很小,听上去也不算太有诚意,可说话之人那种“宝宝吃了大亏”的神情,又让他莫名觉得不坦率,却很可爱。

  于是这一次,小周老师的答复,是将一团偷藏的奶油抹在对方白嫩嫩的脸颊上,顺手一捏,回一句:“生日快乐。”

  至于小寿星究竟快乐与否,他不能确定,但从对方蹦跶着要把剩下的半个蛋糕都拍自己脸上的举动来看,估计是很开心的,吧?

  

  ×××

  

  时间飞逝,小半周过去,导师临时布置下来的小论文终于完稿。

  打包用邮件发送过去,周泽楷盯着电脑屏幕看了一会儿,最终点开了属于荣耀的翅膀图标。认真算下来,他已经很多天没有上游戏了。

  寝室里,杜明的剑客角色一骑绝尘,早已甩开其他人一大截;方明华的小牧师虽然单刷不给力,但他操作好,已经混出了固定队,在稳定游戏时间的基础上,等级也是蹭蹭蹭地往上涨。

  就连一开始并没有跟着一起入坑的江波涛,也很合群地买了账号卡,如今他的魔剑士无浪也屁颠屁颠地做完了转职任务,正在冰霜森林一带游荡。

  反倒是止步不前的一枪穿云,还停留在25级的练级区:埋骨之地。

  忙碌十来天,周泽楷也想放松一下,打打荣耀无疑是很好的选择。正好有空也有心情,可以把先前耽误的各种任务都清一清,尤其是对角色而言相当重要的技能点任务。

  他是新手,自己摸索比较浪费时间,官方论坛里有大把攻略可以参考,周泽楷也乐得取巧。

  切开两个界面,一边游戏一边逛论坛,管理员也很通情理,早早就将做得精细的攻略挑出来,统统加了一遍精,粗略扫过去,其中很多文章的作者一栏都写着同一个ID:

  一叶之秋。

  看到这个名字,周泽楷才慢半拍地想起来,自己还是这位大神的粉丝来着。

  不过中间隔了小半月,当初那种狂热已经冷却下来,点开对方整理的攻略,也能心平气和,不会再鸡血上涌。

  寝室四人的角色,等级落差太大,玩不到一起去。周泽楷也不爱瞎凑热闹,所以操作着自己的脆皮小枪手,默默跑地图,一个一个过任务。

  偶尔遇上有人组队一起刷怪,他大多是同意的,但从来不在队伍频道说话,连个标点符号都欠奉,互相帮助着做完任务,也就退队各奔东西了。

  网游玩到他这地步,也算是寂寞沙洲冷了,如果不是中途突然冒出来的一段小插曲,他的网游生涯估计会从开头寂寞到尾巴。

  

  埋骨之地副本区域内,有一个隐藏BOSS:血枪手亚葛。

  他掉落的血色步枪算是神枪手职业在满25级后比较趁手的武器,不过隐藏BOSS的战斗力不是一般副本BOSS可比,一枪穿云孤家寡人一枚,等级不高装备又一般,实在没什么资格肖想。

  所以在世界频道里看见亚葛在附近刷新的消息,周泽楷的内心是毫无波澜的,大有“神仙打架,凡人退避”的思想觉悟。

  本来么,围杀野图BOSS这种至高神战跟他一小透明的关系也不大,奈何帅哥不想凑热闹,热闹却想来凑他。

  彼时一枪穿云正在一处小山包后面的草丛里打野怪,这一块地处山阴,阳光不好植被也稀疏,只有几颗歪歪扭扭的歪脖子树,视野相对开阔。

  周泽楷瞥一眼任务栏,算一算,再打八只怪,掉落的物品就足够完成任务了,之后他就可以去组队混副本,不用再在野外cos孤魂野鬼。

  说巧不巧,不早不晚,就在这万籁俱寂的档口,小山包阳面忽然传来打打杀杀的技能音效,混杂着两方人马的叫骂声,听上去十足热闹。

  打网游,野外群殴什么的再正常不过了,周泽楷也是见过世面的,不慌不忙,临危不乱,非常镇定地停下手中的动作,转过视角朝小山包瞧过去。

  声效越来越近,那堆人果然慌不择路,朝他所在的方向打过来了。待他们转过山脚,周泽楷远远一望,辨认出几个荣耀里响当当的名号:

  其中打头阵的两个人,百花缭乱和落花狼藉,一个弹药专家一个狂剑士,用技能组成了密不透风的攻击网,紧紧追着前面一个蹦蹦跳跳的战斗法师不放。

  边追,还有一个清透的声音气急败坏地喊着:“你有胆站住别跑!”

  随着他的声音,一道狂猛的剑气“哗”地穿过绚烂的光影,直扫战斗法师的屁股尖儿。后者压根没有回头,长矛往后一横,来了个极漂亮的背身格挡,血条没掉多少,身体却借着那股作用力往前狂飞了十几个身位,一眨眼已经快奔到树下的小枪手面前了。

  目击到这番职业级别的操作,周泽楷心里一咯噔,一个熟悉的名字骤然窜上心头。但对方来得太快,他的猜测还没成形,下一秒已经看清了战斗法师头顶上的ID:

  伤心一枪。

  

  就他愣神的片刻功夫,各职业的瞬间移动技能一通闪,群殴的中心战场已经火速转移到他附近,大伙碰了个脸对脸,一枪穿云再想找个大树丫子蹲着装透明人,也来不及了。

  他来不及闪,一大活人戳在平地上,反倒变成了树桩。那个伤心一枪的操作者肯定是个心机boy,看这人居然不挪窝,三蹦两跳地就凑了过来,躲到一枪穿云后头去了,其意识动作之猥琐,可见一斑。

  “……”

  可惜神枪手不是近身职业,没有抓取技能,不然周泽楷在一瞬间其实很想把这家伙提溜出来,扔到一边儿去。

  “躲什么啊,就这么屁大点地方,谁还看不见你似的。”

  话音没落地,说话的人已经凑了过来,周泽楷略一辨认,判断是那个弹药专家。声音听起来很年轻,最多十八九岁,心思应该也很活络,这从他边走、手上还不停玩着枪的小动作可以看出来。

  走在他身边的狂剑士,一身满级套装,外观破破烂烂,十分有丐帮风范。扛着一把巨剑朝这边靠近,尽管人物设定都是一样的,可这个人走起路来,就是会给人一种气壮山河、豪气干云的感觉——简而言之,狂中有傲,不拘小节,猛男无疑。

  

  眼见伤心一枪不跑了,找地儿躲着装韭菜,他们也不急吼吼地追,溜达着过来,那步态那排场,很有地主恶霸的风采。

  “那谁,你别猫着,出来让我们杀一回就放你走。”百花缭乱仗着他们人多,趾高气扬地招呼着。

  看这架势,还有商有量的,周泽楷就判断他们应该没什么深仇大恨,纯粹就是竞技场PK不过瘾,来野外生砍了。毕竟在外头打,死了是会掉经验掉装备的,心理上会更舒爽一点。  

  伤心一枪闻言,趴在一枪穿云后面露了个头,“呵呵”一声,说:“我不信。”

  百花缭乱的操作者大概在屏幕后头翻了个大白眼,正准备吐槽,定睛一看,却忽然发现一件了不得的事情——

  那战斗法师不站起来还好,一站起来,跟前边儿的屏障一般高,他还歪着头,两个角色的ID就挨挨蹭蹭地靠在了一起。

  左边的叫伤心一枪,右边的叫一枪穿云。

  哎哟呵,要不要这么巧啊,都有个“一枪”哦!

  

  百花缭乱当下就觉着不对劲儿了,眯着眼睛问:“一枪穿云?这谁啊,你小号还是你姘头?”

  伤心一枪一愣,这时候才想起来扭脸看。

  被无视了大半天的一枪穿云也侧过头来,两人离得近,视野全被对方的系统默认脸型给占得满满当当。

  说不得,彼此心里都默默地飘过一串省略号。

  周泽楷是闲散人士,土生土长的观光党,非常不想参与大神仇杀,这时候就准备打字为自己开脱一下。

  之所以选择打字,众所周知,是因为他老人家不喜欢说话。

  碍着这个小缺陷,小周老师从小到大没少吃亏,没成想到头来在网游里,也依然不占便宜,手速再快有什么用,快不过某小混蛋的嘴。

  他的辩解还没打完,背后的伤心一枪已经率先抢白:“我徒弟,怎么样,怕了吧?”

  

  区区一个满级战斗法师,带着一个不满25级的小不点神枪手,有何可惧之处?

  对面,百花缭乱和落花狼藉对视一眼,十分有默契地一个掏枪、一个挥剑,气势汹汹就杀过来了:

  “怕怕怕,怕你妹啊,翻来覆去就这一句,你敢换点新鲜的说吗!”

  

  

  

+ TBC +

评论 ( 27 )
热度 ( 85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