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求枪王一睡君莫笑
小周本命,周叶纯食
一个洁癖严重的痴汉
严禁任何形式的无授权转载
一经发现立即拖黑:)

© 川如色
Powered by LOFTER

【周叶ABO】《香说》(短篇完结)

+ 给44 @🍃楚谓之聿🐧 《时之足》的G文,完售解禁,混更~

+ 咖啡味的小周A/绿茶味的叶修O

+ 同为《说》系列短篇的:《叶说》

 

 

01.

 

一日闲,一杯茶,一本书。

半盏浮生。

 

 

02.

 

荣耀书吧兴欣分店,最近新来了一位年轻的男性服务员。

由于他的加入,店铺的生意在短短一周内连翻三番,业绩蒸蒸日上,甚至超过了位于城中繁华地带的轮回、蓝雨、霸图分店,暂居业内第一。

新来的实习生名叫周泽楷,S大高材生,本科刚毕业,校内保送读研。恰逢暑假清闲,机缘巧合之下,跑来荣耀书吧打工,积累社会实践经验的同时,也顺便赚点零花钱。

初衷是正直而单纯的,人也腼腆和善、好相处,怪只怪他……长得太帅。还单身。

因为家就住在附近,他被总店派遣至兴欣分店入职。就是这个穿着讲究、气宇轩昂、身上散发着浅淡咖啡香味的帅气青年,在踏进店门的一刹,收获了所有女性顾客的尖叫和抽气声,以及兴欣分部大部分男性店员的仇恨——

世界上简直没有比高富帅更可恶的存在了!没有!

魏琛很有危机感地眯起眼睛,小声恶狠狠地表示:“找机会开了他!”

同仇敌忾的方锐和不明真相的包子一左一右,同时摸着下巴,高深莫测地点了点头:“嗯,开了他!”

 

 

03.

 

挤兑人是一门技术活。

比如流氓的魏琛和猥琐的方锐天生就懂,又比如老实的周泽楷后天再怎么努力也学不会。

于是情况就呈现出非常明显的一边倒态势。

 

据知情人士透露,周泽楷在校期间,曾蝉联四届S大校草,并在某一年的“网络全国高校校草评选”中以绝对优势拔得头筹。

他的帅气金光闪闪,得到过全国人民的普遍认可。

也正是因为这种英俊潇洒太明显、太招摇、太独特,审美正常的人都无法忽视、无法否认、无法狡辩,所以才会让人格外羡慕嫉妒恨,也格外不爽。

更何况兴欣分店中的男人普遍小肚鸡肠……矛盾和战争愈发在所难免。

有些时候,男人的嫉妒心和求胜欲也是很可怕的。

 

为了达成“开了他”的伟大战略目标,以魏琛为首的几位老将绞尽脑汁,真可谓使出了浑身解数:

颜值高?去仓库点货吧,点货也需要颜值。

身材棒?去帮忙扛书吧,扛书更讲究体力。

五官正?去学做茶点吧,记得戴帽戴口罩。

……

总而言之,各种呼来喝去,各种欺负,各种折腾、嘲讽、使绊子。短短一周,能想到的阴招损招下流招都使了一遍,周泽楷却依然不动如山。

帅气的青年性格十分内向腼腆,平日除非必要问答,一律沉默寡言。前辈们无论交代了什么活计,干起来始终任劳任怨,哪怕心里有不平、不忿、不满意,面上也绝不会显露出分毫。

他的沉稳淡定和好度量让苏沐橙等姑娘刮目相看,后来又听常客八卦说起:周泽楷不仅外表帅气,能力也十分出众,气场更加强势,在大学里曾担任过诸多职务,部长、会长、主席不一而足。妖魔鬼怪遇得多了,自然见怪不怪。

旁边,被妖魔化的方锐大大超级不开心,从鼻子里重重地“哼”了一声,不屑地表示:“莫方,别得意,大魔王就要回来了。”

 

 

04.

 

微苦,微甜,微笑。

咖啡和茶。

 

 

05.

 

旷工半月,店长叶修终于结束休假,在这个飘着小雨的午后推开了书吧的玻璃门。

扑鼻而来的咖啡香气让他精神一振,神思恍惚一秒钟,还以为自己看错招牌,进了一家甜品店。

他站在柜台外,一只胳膊搭在台面上,懒洋洋又止不住好奇地问正在忙活的长发女孩儿:“好香啊好香,什么咖啡豆这么香,你们新淘的牌子?”

苏沐橙偏头朝店内的一排书架望了望,叶修不明所以,也跟着瞧过去,看到书丛深处一抹挺拔轩昂的高挑身影。

心里简约地滑过一句赞叹,他依然转回头来不依不饶地追问:“快说快说,什么品牌,别卖关子。”

苏沐橙意味深长地眨眨眼睛,微笑:“不是买的,纯天然自制,老板姓周。”

叶修本想就此人的具体信息跟苏沐橙详细探听一下,肩头却忽然搭上来一只粗壮的胳膊,突兀地打断了交谈。

抢占了对话控制权的魏琛指着远处的书架角落,咬牙切齿地问:“看到那边那个小子没?”

叶修又瞥一眼青年的侧影,好奇:“他怎么了?”

“你个弱不禁风的Omega有点危机感好不好?”方锐把脸凑过来,眉头皱着,阴森森地说,“看身高、体型、身材、肌肉比例,那小子妥妥是个Alpha,而且还是素质最出众的那一类。没到发情期呢,味道就浓得连我们这些Beta都要闻到了,你没事儿离他远点,别不要命地往上凑。”

叶修偏头看着两人,眼神玩味,唇角含笑:“你们刚才说谁弱不禁风?”

方锐满脸真诚地瞅着他,从牙缝里挤出一个字:“你。”语毕像是为了给自己增加一点底气,还特意补充一句,“你还没被标记呢!”

“……”

叶修摸摸鼻子,又仰头望望天花板。不得不承认:似乎有点道理。

不过转念又马上意识到另外一个问题:

“对了,你刚才说,他身上很浓、很浓的,是什么味道来着?”

 

 

06.

 

周泽楷是一个货真价实的Alpha男性,他的身体素质、潜能与天赋在同类中出类拔萃。

只可惜身处的环境过于水深火热。

店长叶修回归,与周泽楷简单地握手、自我介绍两句,就转身各司其职。

青年的不善言辞让他很难快速与同僚或者上司建立良好的、亲近的关系,而公务繁忙如叶修,也并没有太多时间与这位新人交流——哪怕对方身上弥散着他最钟爱的咖啡味。

于是在店长不知情的默许下,针对周泽楷的“开了他”行动,依然在背地里暗搓搓地继续着。

 

自打周泽楷正式入职上班,书吧里几乎所有的重活、累活都统统被安排到他身上。反正什么活不用露脸,就让他干什么。

直到有一天包子突发奇想,提议可以利用美色来招揽生意。

于是在暑期炎炎夏日的周末,周泽楷被打发穿着充满禁欲味道的制服,站到店门口做活招牌:头发必须一丝不苟,微笑要恰到好处,眼神不能迷茫要专注,有潜在客户——尤其是漂亮妹子——路过时,要主动且热情地招呼。

不得不说,每一项都非常强人所难。

叶修从外头进货回来,老远就能闻到街巷里浓郁的咖啡味。大概是因为出汗,这种味道被无限放大,随风四散,香得人头晕目眩,仿佛随时都能醉过去。

蝉联S大四届校草的周泽楷挺直背脊站在阳光下,哪怕后背已经彻底汗湿,在回答客人的问题时,也丝毫没有显露半分疲态和不耐烦。

他没有注意到出现在不远处的店长,却依然像有某种感应一样,微微一愣,而后转头望过来。

像是偷窥被抓包,叶修不自然地搔了搔头发,慢慢悠悠地走过来,与周泽楷擦肩而过时伸手拍了拍他的胳膊,偏头轻声说:“不用站岗了,进来休息吧,小心中暑。”

似乎有汗珠从额头滑下来挂在眉峰和睫毛上,周泽楷眨眨眼睛,只觉得有一阵清新透彻的茶香从自己面前悠悠飘过。

他忍不住深深呼吸。

那是他最喜欢的味道。

微苦里带着微甜。

 

 

07.

 

对于书吧这样充满小资情调的商铺,朝九晚五的白领和浪漫主义的文艺青年,是主要受众。

因而在顾客稀少的工作日,依然是学生的周泽楷会悄悄捧着书躲到角落阅读。研究生院的老板丧心病狂,还未正式入学就布置了一大堆任务和文献,周泽楷生无可恋,但看书时的状态依然认真。

身边的小圆桌上端端正正地摆着一杯清茶,青瓷,配绿茶,还有有白色的烟气袅袅,为这一方宁静的角落增添几分出尘脱俗的安逸。

一般人看到此情此景,都会很有眼色地闭嘴噤声,以免打扰。也就只有兴欣里那几个小肚鸡肠的男人,才会扯着嗓门高喊:“小周,时间差不多了,快去买午饭!”

单就这一声吼,文艺小清新的画风立刻被破坏得一干二净。

周泽楷从书中抬脸,望过来的时候刚好看见玻璃门外的叶修低着头,左手虚拢着火柴点烟。

斑驳的院墙,古旧的石板路,耳边依稀的老腔调。

日光与屋檐在他墨黑的发色上投落下明暗的光影。

如同一张穿越了时光的老照片,带着淡淡的,清茶与阳光的味道。

 

 

今天的午餐,众人纷纷点选寿司,最好吃的那家店铺距离书吧有些距离,一来一回得四十分钟。叶修倚靠在门边抽烟,漫不经心地,似乎是随口一问:“咱们这么多人,干嘛不叫外卖?”

包子一脸懵逼,叼着棒棒糖,转脸问方锐:“对啊,为嘛不直接叫外卖?”

苏沐橙也敲桌子:“是呀是呀!”

方锐大大愣住,望天思考半分钟,特别虚假地“啊”了一声:“对哦,可以叫外卖!”

结果收获来自全体同僚的深情鄙视:你的演技还能更浮夸一点吗!

 

周泽楷拎着五六个塑料袋回来,时值正午,室外温度太高,他的脑门上已经见汗。高挺的鼻尖上还冒着细密的汗珠,神奇地不显得邋遢狼狈,反而有几分俏皮可爱。

陈果和唐柔殷勤地迎上来接下包装袋,将餐盒一一拿出来分给众人。叶修则跟在周泽楷后面进店,不动声色地拍了拍对方的肩。

俊朗帅气的青年正准备抬起胳膊来草草蹭一蹭额角的汗,慢半拍地转过头来,还不及看清叶修的表情,掌心就被塞进一包纸巾。

“擦擦汗。”叶修拍拍他的后背,目不斜视地提步往店里走,“辛苦了。”

纸巾上飘散着浅淡的茶香,让人感觉到一阵莫名的清凉。周泽楷抽出一张擦了擦额头和鼻尖,剩下的揣进兜里私藏,妥帖地保管好,谁借也不给。

 

 

08.

 

周泽楷恍惚有种错觉,似乎书吧里总有干不完的活。

每一次、每一次,他坐下来还没翻两页书,舒舒坦坦地喝两口茶,势必会出现新的工作等待他去完成。

而他的反应也一如既往地诚恳、认真、毫无怨言。

长此以往,站在柜台内侧清点款项的店长叶修终于看不下去,屈指用关节敲敲台面,听似漫不经心,其实很严肃地警告:“适可而止啊。”

魏琛等人汗颜。

其实相处下来,谨慎、努力又勤恳的周泽楷实在完美,挑不出任何毛病,虽然长了一张帅破天际的脸,但个性之木讷也是举世无双的。在舌灿莲花如老魏等人看来,此等敌军的战斗力只有0.005,实在没有必要一直心心念念地针对。

不过,事无绝对。

“习惯了。”魏琛吊儿郎当地望天说,“不整他我浑身都不舒服。”

“总觉得有哪里怪怪的。”方锐大大搔搔脸颊,也附和。

叶修摇头叹气,脸上分明地写着:你们就作死吧。

 

正站在不远处书架前整理书目的周泽楷听到动静,还以为又有新的吩咐,疑惑地扭头望过来。不偏不倚,正好与端着杯子喝咖啡的叶修四目相对。

彼此正在进行的动作都有一瞬间的停顿,表情却默契地没有太多变化。

对视两秒,各自偏开视线各干各的。只有鼻端恍惚闻见了属于对方的味道。

咖啡,和茶。

 

俗话说,好的不灵坏的灵,叶修也在一夜之间升级成为了预言帝。

没过两天,百忙之中,他意外接到周泽楷的电话:请假一周,在家静养。

周泽楷拨打的是书吧里的公用座机。

电话接通后,他的第一句话是:“你好,我找店长叶修。”

话筒里的声音由于压抑而显得喑哑,尾音绵长,听上去格外性感。叶修几乎是在一瞬间就红了脸,一颗心怦怦狂跳,完全不由自主。

这是周泽楷第一次直呼他的名字,那种温柔又缠绵的语调,比想象中还要震撼。

 

得知小周同志光荣病倒的魏琛等人,顷刻间就被罪恶感攻陷了,面上一阵红一阵白,抓头搔耳各种不自在,最后掩饰性地咳嗽两声,故作镇静地说:“不然……下班后去探个病吧?“

结果被叶修斜睇一眼,不阴不阳地呛了一句:“你们就别去了,万一害他病情加重怎么办?”

老魏被噎,愁眉苦脸地从钱包里掏出几张大票子,买了慰问品由叶修和几个妹子带走。

“哎哎,我们不能去,你怎么就能去了?”被嫌弃的方锐大大浑身上下都充斥着强烈的不满和质疑。

叶修“呵呵”两声,冷艳地表示:“因为我是‘弱不禁风’的Omega啊!”

 

然而实际上,全店的人都能去看望请病假的周泽楷,唯独叶修不行。

因为这个病假有些特殊,不是感冒发烧也不是伤筋动骨。

而是周泽楷的发情期因故提前了。

叶修事后对自己的此次行动有一个万分精辟而贴切的总结:自投罗网。

 

 

09.

 

作为全民情人,周泽楷的日子显然并不如大多数人猜想的那样简单幸福。

他总能获得更多的机遇和姻缘,同样,也总是会遇到更多的危险与挑战。

那天晚上下班离开书吧之后,几个处于发情期的女性Omega奔放地释放着信息素,明显是有预谋地蜂拥而至,虽然很遗憾地,未能成功拦截下匆忙奔逃的周泽楷,却依然引动了他的发情期。

纵然那些女孩儿身上弥散的信息素味道都很香,有花,有酒,醇得醉人,但终究不是周泽楷喜好的那一口。

而他最爱的那一盏茶,此时正在楼下。

 

世界上有一种房子,存在于童话中,是用糖果和巧克力做成的。

世界上还有一种房子,比如叶修面前的这一栋,明显是用咖啡豆做的。哪怕还在百米之外,他依稀已能闻到那股熟悉的、让人迷醉的香味。

按响门铃,等了好一会儿,单身公寓的门扉才被缓缓打开。穿着棉质居家服、头发乱糟糟、神情疲惫的Alpha青年立在门内,茫然的目光滑过几个青春靓丽的女同事,最后落在躲躲藏藏的叶修身上。

无神的双眼慢慢清透起来。

他的胳膊还撑着门框,什么客套的话都没说,只是轻轻勾起唇角露出一个满足而和煦的微笑。

门外的所有人在一瞬间心跳加速,如同满室生辉,都认为自己得到了最诚挚而热烈的迎接。

 

将客人引进门在沙发上落座,屋主发了一会儿呆,才想起来要斟茶倒水。

周泽楷在校时人气极旺,追求者无数,却从未传出任何绯闻。他始终洁身自好,哪怕迎来尴尬的发情期,也都依靠抑制剂艰难地熬过去。

可惜再高端精密的药物,也总会伴随着一定程度的副作用。抑制剂完美地压抑了欲望,却带来了身体的疲乏与敏感、精神的松懈与恍惚,以及火苗般跳跃的躁动。

“病中”的青年看上去远没有平日那样沉稳,走路晃晃悠悠,说话慢慢吞吞,反而多了几分不易察觉的脆弱柔软,让人很难放心地让他独自去完成一件事。

沙发上的叶修坐立不安,满屋香浓的咖啡味冲击着嗅觉和本能,他几次想夺门而逃,最后都被理性钳制。这时看到周泽楷摇摇晃晃的背影,还是耐不住担心,磨磨蹭蹭地起身跟着对方的脚步进了厨房。

 

吊顶的橱柜里摆放着琳琅满目的茶叶,各种品牌,各种包装,各种不同的产地,证实这间厨房的主人绝对是个忠诚的茶粉。

在书吧里工作时,周泽楷从始至终就没有喝过第二种饮品,叶修对此已经有所预料,所以并未表现得太过惊讶。

年轻的后辈从柜子里拿出招待贵客时才会用的全套紫砂茶具,站在流理台边等水烧开。叶修无所事事,在征得屋主的同意后打开抽油烟机,靠在旁边,点了一支烟慢慢抽。

彼此都没有说话,空间狭窄的厨房里只剩下油烟机运作的“嗡嗡”声,以及烧水壶发出的“咕噜咕噜”声。

还有越来越浓郁的,咖啡里混杂着清茶的香味。

脸颊不由自主地泛上晕红,体温逐步攀升,心跳渐渐加快,呼吸愈发粗重急促……叶修忽然意识到,哪怕已经服用了足够剂量的抑制剂,周泽楷也依然处于发情期。

更糟糕的是,他身上的味道依旧足以让自己在本能面前一败涂地。

 

香烟还剩下小半截,叶修几乎没有犹豫,找到垃圾桶将其摁灭,又抬手关掉抽油烟机,提步就准备逃回客厅冷静冷静。

他走过周泽楷身边,光裸的手臂若即若离地擦过,彼此都不约而同地感觉到香味扑鼻,大脑一阵晕眩,欲念蠢蠢欲动——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周泽楷已经伸胳膊揽住了叶修的腰,微微用力,对方就顺从地被他拥进怀里。

Alpha的精干健壮,Omega的匀称柔软,炙热与温凉碰撞,点燃几乎肉眼可见的火星。

周泽楷从喉间发出压抑的、带着兴奋的闷哼,仓皇而迷恋地低头在叶修的发间闻嗅,像是觉得味道还不够浓,便沿着发丝的弧度往下,啃咬耳廓的软骨,最后把脸深深埋在对方颈窝。

发情中的Alpha肆无忌惮地释放着自己的信息素,如同性感的妖物,在空气中群魔乱舞。叶修被对方身上浓郁的味道狠狠冲击,神思逐渐迷离恍惚。圈在腰上的胳膊越收越紧,全身敏感的叶修在坚实的拥抱中瘫软战栗。

能感觉到周泽楷湿热的唇舌在侧颈落下亲吻,对方甚至蛮不讲理地轻轻咬了一口,放肆地向叶修体内倾泻欲望。

再这样下去,本来就已经冒头的发情期,只怕要彻底提前了。

仅剩的理智提醒着危机,叶修决定回拥青年,因情热而火烫绵软的手在对方后背拍了拍,语调也是前所未有的温柔软糯:“小周……听话,放轻松。”

 

放轻松?这个要求未免太难。

从紧紧相贴的身体,彼此都能清晰地知道对方的状况。

周泽楷早在抱住叶修的一刹就已经完全硬了,而后者柔韧的腰身也一直不由自主地贴着后辈挨挨蹭蹭。在帅气的青年不知道的地方,情水早已泛滥成灾。

叶修眯着眼睛叹气。

他偏过头,努力用嘴唇去寻找周泽楷的耳垂,短短一句话,几乎是用灼热的气息吹出来:

“小周……给我一个临时标记。”

回应他的是周泽楷骤然粗重的呼吸和僵硬的身体。

他耐心地等待着,最终如愿被强势的帅气青年重重吻住嘴唇。

 

 

10.

 

叶修作为荣耀书吧的十佳店长,特级甜点师,以及心思细密的Omega,自觉担负着为全店员工制作每日饮品的重要任务。

与其余几个家伙总是心血来潮、口味一天一换不同,有两个人经年不变,始终如一。

周泽楷与茶。

叶修与咖啡。

 

之前某一天的休息时间,返回吧台添水的周泽楷又一次闻到了叶修杯子里的咖啡香气,终于耐不住好奇,轻声问道:“好喝吗?”

对方从书页中抬起头,瞄了一眼周泽楷的茶杯,也笑着问:“那你的呢,好喝吗?”

周泽楷的回答简洁明了:

他倒掉剩下的茶叶,洗干净杯子,重新泡上一杯,待温度凉下来之后递给叶修,狡黠地眨眨眼睛:“试试。”在店长依言接过茶杯后,又主动要求,“我想尝尝你的。”

“这样啊,”叶修微愣,“那我也给你重新泡一杯吧。”

“不用。”周泽楷仗着身高臂长的优势,直接伸手过来抢走了剩下的半杯冷咖啡,特意翻转着找了一圈,对准叶修落嘴的位置,浅浅抿了一口。

深邃的大眼睛还一错不错地牢牢盯住叶修,如愿以偿地看到对方微微一怔之后,窘迫地摸摸鼻子,红着脸转开视线。

“很好喝。”周泽楷品尝完毕,意味深长地给出中肯评价,“不过味道没有我香。”

 

叶修贵为一店之长,虽然身为Omega,但他的气场从来不输给任何人。

面对周泽楷带着挑衅意味的调情,他也迅速回过味儿来,不紧不慢地喝一口茶,而后挑剔地眯起眼睛,特别不诚实地表示:“马马虎虎吧,比我的味道差远了。”

周泽楷微笑,胳膊撑在吧台上,上身刻意前倾,凑近过来贴着他耳畔闻了闻,低声说:“我知道。”

叶修没有躲开,侧脸看着他,半晌,也勾起一个暧昧非常的微笑:“我也知道。”

 

 

11.

 

这大约可以算是最心照不宣的心意相通。

只因为彼此都是最专一的人。

一如周泽楷迷恋那一抹茶香二十载,经年不衰;一如叶修总是能闻到别人难以察觉的咖啡味,从始至终。

Coffee and Tee。

他们从来天生一对。

 

 

12.

 

周泽楷为期七天的病假被延长至十天,代班店长魏琛抓着话筒粗声粗气地咆哮:“你小子是不是故意偷懒啊,有什么事儿非要请十天假才能搞定,生孩子吗?!”

电话对面的周泽楷沉默了好一会儿,才波澜不惊地说:“叶修,发情期。”

魏琛在这头懒洋洋地挖着耳朵:“他发情期跟你有什么关系?”

面对这个问题,一向有语言障碍的周泽楷意外福至心灵,第一时间回答道:“我是Alpha,他的。”

通话突然断开。魏琛从高脚椅上摔了下去,兴欣分店人仰马翻。

 

一向以“欺负周泽楷”为己任的老魏等人感受到莫大的压力,新晋小透明一跃成为店长大大的男朋友,剧情转折不要太快。更何况叶修又是个睚眦必报的阴险小人……他们的前途简直不能更灰暗。

方锐在得知此事后哭丧着脸说:“我现在辞职还来得及吗?”

从来处于状况外的包子依旧一脸懵逼:“啊?老大这么威武雄壮,居然是个Omega?!”

 

然而还没等他们主动提交辞呈,周泽楷与叶修已经双双结束休假回归,并且带来了更加可怕的消息。

荣耀书吧的总经理众所周知,姓冯,名宪君。

但几乎所有人都不知道,书吧仅仅只是荣耀品牌旗下的一款产品而已,除此之外,荣耀联盟在文化传播、影视、娱乐、游戏等领域均有涉猎。

而总公司的董事长,姓周。

特别、特别巧合的是,蝉联S大四届校草,并将继续蝉联下去的某个年轻人,也姓周。

兴欣书吧里的一众男人恨不能上网发帖求助:

公司里一直被我欺负的小透明摇身一变为董事长继承人,我还有活路吗?在线等!急!

 

浑身上下飘散着咖啡与茶香混合味道的叶修靠墙站在门外抽烟,特别随意地指了指店里那几个战战兢兢、腿肚子都在发抖、脸上笑得跟菊花一样的店员,懒洋洋地问身边的Alpha:“打算怎么处置他们?”

周泽楷的手还不老实地搭在他的腰上帮忙按摩,闻言沉默半分钟,悠悠勾起唇角露出一个特别爽朗的微笑:“全开了吧?”

在鬼哭狼嚎的求饶声中,叶修咬着烟,也坏坏一笑,特别认真地点点头:

“嗯嗯,敢欺负我男人,都开了吧!”

 

 

 

+ 全文完  +

+ 亲戚来了,更新憋不粗来,先用各种G文混更~

评论 ( 51 )
热度 ( 1509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