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求枪王一睡君莫笑
小周本命,周叶纯食
一个洁癖严重的痴汉
严禁任何形式的无授权转载
一经发现立即拖黑:)

© 川如色
Powered by LOFTER

【周叶】《网瘾少年的正确戒断方式》- 06.坏蛋

+ 06.坏蛋 +

+ 请勿站内转载

  

  很难用什么确切的形容词来描述叶修此时此刻的心情,大概惊涛骇浪、天崩地裂再加个日月无光就差不多了。

  

  明明是很寻常的六个字,生活中随处可见,但叶修忽然就觉得有听没有懂……反倒是对方的语气,明着轻描淡写,实则暗藏杀机,让他瞬间就冒起一层鸡皮疙瘩,整个人懵在那儿了。

  周泽楷凑得很近,睁大眼睛盯着他侧脸,不愿错过任何一点儿细节。

  就见怀里的少年像只受惊的猫咪,全身上下的毛都炸起来了,眼睛瞪得溜圆儿,一副做坏事被抓包的衰样。看得小周老师通体舒畅,多少恶气都出了——一个词,痛快!

  “呵呵。”

  周泽楷实在是心情好,忍不住轻笑了一声。语调其实挺飘,没什么杀伤力,但听在做贼心虚的某个小家伙耳里,那就变味儿了——他这哪里是轻笑啊,分明是干笑、冷笑加嘲笑,凉丝丝冒着冷气,一副要把自己拆了吃掉的样子。

  叶修像是真的被唬住了,微微打了个寒噤,好半天没回过味儿来。

  他这档口突然变得这么呆,反倒让善良的小周老师不落忍了,一挑眉,稍稍退开些许,又半真半假地表扬说:

  “演技不错。”

  

  此时说这个,那就是货真价实的嘲讽,一把刀正正捅在叶修小朋友的心窝里,疼得他立时就醒过神来了。

  叶家哥哥从小就是混世魔王,只有他收拾别人,没有别人欺负他的份儿。会被周泽楷这闷蛋吓到,那完全是因为事出突然没有心理准备,一旦炸起来的毛被捋下去,机智也一并回到了脑子里。

  叶修眯起眼镜,开始寻思对策:世上没有完美的骗局,既然已经被拆穿,再继续装傻充愣也没有意义;而且经此一役,心怀芥蒂的家教老师肯定不会再坐下来跟自己好好谈条件……那就只有正面刚了!

  作风向来硬气的叶修不仅有小聪明,更有大智慧,区区一个空有脸蛋没有手段的小白脸,他还不放在眼里呢!

  也不知该说他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还是心高气傲,总之叶修没有落荒而逃,而是镇定地咳嗽了一声,转过身来,与小周老师面对面——

  结果造化弄人,出师未捷……离得这么近与Z大校草对视,正应了一个成语:英气“逼”人。叶修本能地觉得有点压力山大……虽然他自己长得也十分不赖,但“清秀”和“英俊”还是有距离的。

  “咳咳。”叶修不自然地把视线偏开一些,才能正常说话,开口就是醋溜溜的嘲讽,“居然这么快就发现了,比我想象中要聪明一点啊。怎么样,昨天的菠萝好吃吗?”

  “……”

  他不提菠萝还好,一提菠萝周泽楷就觉得牙酸,新仇旧恨一起上,气得他脑仁儿又开始疼了。

  “有意思吗?”小周老师无奈地问。

  “有意思啊!”叶修大大方方地点头,“至少比你做家教有意思。”

  ……

  说来说去,都是“家教”的锅。

  周泽楷一个冲动,差点儿就要表态“我不干了”,然而万幸的是,他生来就没有“脱口而出”这种设定,所以抢下了关键的思考时间。

  结果越想越不忿,越想越觉得自己不能忍气吞声,否则这小混蛋得了便宜,以后岂不是会更加无法无天?

  小周老师不知道为什么,对着面前这个尾巴翘到天上去的漂亮少年,他所有的风度和宽容都统统不翼而飞。也不算讨厌对方,纯粹就是不服输,势要跟他纠缠到底,分出一个高下。

  

  见他沉着脸半天不说话,叶修先不耐烦了,他还赶着回家呢!于是打商量说:“反正你已经知道了我的立场,具体要不要辞职,你到旁边慢慢考虑成么?我得先进去了。”

  说着就想侧身从旁边让过去,一见他要跑,周泽楷的条件反射比大脑反应快,左边胳膊抬起来,也重重一声压在门上。

  这下好了,前后夹击,四面受敌,叶修是彻底被困住了。虽说他也可以矮身从胳膊下穿出去,但此举无疑就是服了软、低了头、认了怂,鼻孔朝天的叶家哥哥说什么都不会干的。

  “所以,不说话又不让人走,”气呼呼的叶修转过脸来,撩起眼皮看着周泽楷,“你到底几个意思啊?”

  小周老师略一沉默,正打算回话,却忽然被人抢白,声音还是从他侧后方传来的,听着跟叶修的音色一样清澈透亮:“老哥,你们在干嘛呢?”

  

  周泽楷闻言一愣,扭头来看,藏在他怀里的叶家哥哥也歪歪脑袋,跟着瞄过来。

  就见一个跟叶修长得一模一样,但气质截然不同的美少年穿了一身裁剪合身的小西服,拖着一个深色格子的小号行李箱,站在五米开外,正瞧着他们俩露出一脸高深莫测的微笑。

  单看他笔挺的站姿,一丝不苟的发型,以及温文尔雅又风度翩翩的气质,不用说,一定是弹得一手好钢琴、深受古典艺术熏陶的弟弟叶秋。

  B市的表演赛今早刚结束,他坐下午的飞机回H市。父母都忙,无人接机,他自己一个人孤伶伶地去又孤伶伶地回,寂寞得不得了,走在小区宽阔的车道上,脚步都是说不出的沉重。

  谁料结尾有惊喜,他大老远就看见家门口这一幕了,心里不住地“啧啧啧”,心说两个校草级别的帅哥,大庭广众拉拉扯扯、亲亲我我,真是太不像话了!

  见俩当事人只顾发愣不回话,叶秋叹口气,耐着性子又问了一遍:“老哥,这位是你朋友啊?”

  弟弟问得可含蓄了,一点儿歧义都没有,哥哥听了却是变颜变色的,最后大概是恼羞成怒,狠狠推了一把周泽楷的肩膀。小周老师正在晃神,胳膊上没用劲儿,就让他给推开了,向后退半步,将门前的空间让出来。

  叶修不再跟他多废话,转身麻利地掏出钥匙,开门,进屋,而后像是生怕周泽楷追进去似的,“嘭”地一声把门带上。那声音震耳欲聋,吓得花园里的小白狗“汪汪”直叫,好半天才歇下去。

  小周老师被学生甩了一波脸色,也不生气,微妙地勾了勾唇角,转身看向提着箱子走上台阶的叶家弟弟。

  “我也有钥匙的,要进去坐坐吗?”叶秋一看就是个性子软、脾气好、也懂礼貌的孩子。他的讲道理是天生的,眼神平和,没有攻击性,所以叶修怎么装都装不像,他那么好强,永远学不会这种与世无争。

  “不用,谢谢。”

  听他拒绝,叶秋也不意外,点点头,有些好奇地问:“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事儿,方便告诉我吗?”

  周泽楷略显迟疑。倒不是不能讲,只是他的表达能力有限……思考片刻,还是简洁明了地说:“我是他的家教。他冒充你逃课,四次。”

  叶秋多机灵呀,只听关键词就能脑补出全文,心里一惊,暗说:两周时间,满打满算也就四节课,老哥这是一个不落全跷了?简直丧心病狂啊,鄙视!

  然而,鄙视归鄙视,解决不了问题,他一个当弟弟的,作用有限,只能无奈一笑:“您也不要太生气,我老哥其实人很好的,他只是有自己的想法和打算,跟爸妈又说不通,所以才偏激一点儿。”

  亲兄弟嘛,无论哥哥再怎么糟糕,弟弟也肯定是向着他的。正所谓帮亲不帮理,叶秋做起来真是轻车熟路,一点儿压力都没有。

  周泽楷看出他们俩兄弟情深,也不好说什么,点点头表示理解。

  “有机会我劝劝他,辛苦您了。”

  “不会。”

  毕竟是第一次见面,彼此都不熟悉,两人简单寒暄两句,也就分道扬镳了。

  叶秋开门进屋,行李箱的滑轮滚在实木地板上,发出特别聒噪的声响。叶修正在厨房里削菠萝呢,闻声探头出来,见只有弟弟一个人,便了然地问:“他走啦?”

  叶秋装傻,歪头特别天真地问:“谁呀?”说完又拉长了调门“哦”一声,故作恍然大悟,“你说刚才在外头壁咚你的那个大帅哥啊?”

  叶修像只被踩到尾巴的猫咪,登时就蹦起来了:“壁咚你妹啊,那是意外!”

  一想到刚才吃了大亏,叶家哥哥就各种气不打一处来。攥着一块菠萝往客厅冲,径直奔到落地窗边,抬手超霸气地扯开窗帘,只一眼,浑身满满的气势立刻就跟三峡泻洪似的,“哗啦啦”地往外淌——

  小周老师居然还没离开,骑跨着他那辆低调奢华的山地车,停在窗户外朝里看,正巧跟偷偷摸摸的叶修碰了个脸对脸。

  周泽楷像是早猜到他会来这么一招回马枪,被怼了也不惊讶,冲叶修挑衅一笑,帅气十足地戴上帽子,扭头潇洒地走了。那霸气又冷酷的劲儿,气得叶修一个手抖,“唰”地又把帘子拉起来,眼不见为净。

  旁边儿,凑过来看热闹的叶秋撞了撞他的胳膊:“哎,我问你,老妈上哪儿找来的家教啊,这么帅!”

  叶修瞥他一眼,一脸嫌弃地说:“他浑身上下就那一个优点,其他全是心眼儿,可坏了!”

  “是嘛!”叶秋满脸的不相信,“不晓得连跷四次课的人是谁哦!”

  “你个小混蛋,帮外人不帮你老哥。”叶修说着,顺手就把刚抓的那块菠萝塞叶秋嘴里了,边笑眯眯地问,“甜吗?”

  闭嘴一嚼,弟弟白嫩的小脸顿时皱成了包子,咬牙切齿地嚎:“靠,酸死了!”

  叶修乐呵呵地伸手过来揉他脑袋:“酸就对了,让你们没事儿瞎捣乱!”

  

  ×××

  

  姑且不论到底是谁捣乱,但几天过去,父母那头始终风平浪静,叶修就知道周泽楷讲义气,私事私了,并没有向家长告发他的种种所作所为。

  弟弟跟他是一条船上的,平时尽管很多小打小闹,但在这种关键问题上,叶秋不会拆他的台。

  所以叶修提心吊胆地过了大半周,吃不好睡不好,生生瘦了半斤,结果什么意外都没发生……

  “这会不会是小周老师的某种计谋啊,”叶秋坐在床上给他出主意,“按兵不动,让你自乱阵脚。”

  叶修一晚上没睡踏实,顶着两个黑眼圈儿,狠狠地点了点头:“肯定是的!”

  “啧啧,看不出来啊,外表这么纯良,心却那么脏,太可怕了。”叶秋抱着被子“瑟瑟发抖”,边说,“你小心点啊,我感觉他跟你没完。”

  叶修懒洋洋地撩了撩眼皮,一招手:“尽管放马过来,小爷要是输,我喊他爸爸!”

  这在男生中间,算是很凶残的赌咒了,叶秋一听也来劲儿,赶紧蹦起来给他鼓掌。

  然而小周老师是南方人,口味历来清淡,最终也没让叶修这样叫。不过其他的爱称,比如好哥哥、好老公什么的,倒是听得太多太多,后来都玩腻了,又开始寻思其他花样……

  

  且说当下。

  稀里糊涂地混过几天,再到周末。

  话已经摊开讲明,不知小周老师的去留,叶修也就不再特意为他留门。

  中午吃过外卖,叶家兄弟俩收拾妥当,结伴离开了小区:一个去上钢琴课,一个奔赴网吧打游戏,各有各的追求,互相到是不干涉。

  别墅里人去楼空,只留看家的小白狗躲在窝里呼呼大睡,连有人按门铃都没听见。

  周泽楷这天依然是准时到的,等了半天没人应声。他想了想,转悠到屋子后头瞄一眼,发现叶修藏匿的山地车不在,就知道那位小祖宗肯定又金蝉脱壳了。

  不过嘛,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庙。

  小周老师骑车追到兴欣网咖,这回不用藏头露尾了,他就光明正大地把车停在叶修的车旁边。为了以防万一,还特别机智地拿软锁,将两辆车的后轮锁在了一起。

  那小家伙看见这一幕的表情,实在让他万分期待。

  

  提步进网吧,周泽楷拿着证件到前台办理上机手续。这次换了一个陌生的收银妹子,没认出他是上周那个快递小哥,也省去了解释的麻烦。

  “请问您喜欢吸烟区还是无烟区?”小妹年纪不大,对着帅哥说话,语调都比平时轻快不少。

  “我跟叶修一起的,要个他附近的位置。”

  “好的。”小妹笑眯眯地应了一声,低头对着屏幕一通操作,而后殷勤地递上机卡,“您的A区56号,叶修是52号,你们俩在同一排,中间只隔着三个位置。”

  周泽楷微笑,礼貌地道了谢,抬眼时注意到柜台后方的冰柜里有饮料卖,略微一想,挑了两瓶果汁,随后转身熟门熟路地往A区走。

  今天来的早,客人不如上次多,很多机位依然空着。还有的大概是从早上奋战到现在,午饭都顾不上吃,正窝在座位里吃快餐或者泡面,看到有生面孔出现,还特意多瞄了几眼。

  混在茫茫人群中,叶修乱糟糟的鸡窝头非常有辨识度,都不用费心去找,一眼就能瞧见。

  他左手边的机位上坐着一个半大的年轻男孩,看上去跟他差不多年纪,眼睛大而有神,面相十分机灵,顶上一头软绒绒的黄毛,不知是染的还是天生的,也异常扎眼。

  周泽楷上一次来得急躁,走得也匆忙,没有仔细留意,但印象里这个小孩儿似乎一直坐在叶修附近,两人没准是认识的,或者干脆就是同班同学。

  小周老师边琢磨,不忘放轻脚步,不动声色地绕过去,默默站到叶修背后。

  

  少年正专心致志地盯着电脑屏幕,就看到有一大块阴影投落下来,他还在纳闷是什么原因,脸颊边蓦地伸过一只眼熟的胳膊,不轻不重地往他桌面上放下一瓶饮料。

  叶修斜眼一瞄,瓶身上歪歪扭扭地写着几个字:菠萝味鲜榨果汁。

  菠萝味……

  叶修对这三个字严重过敏,眉头一跳,心里还在咆哮着:不会这么倒霉吧……下一秒,那个害得他一星期没睡好觉的声音,又一次轻飘飘地穿过了耳机,钻进耳朵:

  

  “你也玩荣耀?ID是什么?”

  

  

      

+ TBC +

评论 ( 53 )
热度 ( 1137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