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求枪王一睡君莫笑
小周本命,周叶纯食
一个洁癖严重的痴汉
严禁任何形式的无授权转载
一经发现立即拖黑:)

© 川如色
Powered by LOFTER

【周叶】《网瘾少年的正确戒断方式》- 05.掉马

+ 05.掉马 +

+ 请勿站内转载

  

  第一天上游戏,看什么都新鲜,就连枯燥的主线任务也变得有趣起来。

  三人从傍晚开始玩到晚上十点,都有些意犹未尽,但第二天还要正常上课,就算再不舍,也还是很自觉地下线准备睡觉了。

  周泽楷在退出之前,犹豫来犹豫去,还是没忍住,悄悄打开好友面板,搜索“一叶之秋”。这么晚了,对方还依然在线,头像亮着,个性签名一栏写的是:不用再提醒我了,我知道我的ID里有错字。后面跟着两个“困倦”的表情图。

  周泽楷被这种满满的心塞感逗乐了,鼠标在“申请添加好友”的选项上徘徊了好几个圈,最后还是没有按下去。

  小透明和大神之间,隔着千山万水的距离,周泽楷不认为现在的自己有多特别,能让别人另眼相待。

  “小周!”正沮丧着,方明华从浴室里探出头来,边擦头发边喊他,“到你了,快快!”

  周泽楷应了一声,关掉电脑,起身拿上浴巾和换洗衣物匆匆往浴室跑。

  

  接下来的几天,日子过得中规中矩,不过晚上新增了打荣耀这项娱乐活动,还是比以往要激情澎湃很多。

  五天过去,练级狂人杜明的小剑客已经蹦上了二十六级,周泽楷也挺勤奋,他的一枪穿云刚做完转职任务,正式成为了神枪手家族的一员。

  工作日结束,也意味着周末近在眼前,周泽楷一想到他的学生就觉得脑仁儿疼。他在出发之前狠狠地打定主意:

  这次要是还见不到叶修的面,他就辞职!说什么都不干了!

  老天爷大概也双休去了,没有听到他的豪言壮语,于是怕啥来啥,迎接他的,依然是弟弟叶秋那头乱糟糟的自然卷。

  而且这一次居然比前两次更夸张、更过分!

  叶秋都没有乖乖窝在家里等,而是跨坐在一辆与周泽楷同型号、但不同颜色的山地车上,候在小区大门口。正低头玩着手机,见他来了,把家门钥匙往小周老师怀里一丢,就打算骑车跑路。

  “唉……”周泽楷急了,看这架势,别是他老哥又又又不在吧?!赶紧把人拦下来,问,“怎么回事儿?”

  “你总算来了!”叶秋看到他,跟逮着救星似的,忙说,“我今天的钢琴课提前了,得赶紧走,你去我家里坐着等吧。厨房锅里炖的肘子半小时后关火,餐桌上还有新鲜的菠萝,削好的,超级甜,你记得吃啊。那就这样,拜拜!”

  叶秋弟弟明显是觉得跑步不够快,这次特意换了山地车,看损耗程度,好像还是最近新买的。火箭般冲出去,三蹬两蹬的,一眨眼就没影儿了。留周泽楷目瞪口呆地站在原地,手里攥着一串门钥匙,去留都不妥,各种进退两难。

  这叶秋,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是缺心眼抑或盲目信任,还真不拿他当外人,这么重要的家门钥匙,说给就给。小周要是就这么拿着走了,他回来找不见人,都没地儿哭去,更何况——刚才他还说了什么来着?哦!锅里炖的肘子半小时后要关火……这都什么跟什么呀!

  周泽楷站在原地叹气,心说真是孽缘,但也无奈,只得不情不愿地转身,进小区去了。

  来到32栋,开门进屋,别墅里窗明几净,大概是请家政阿姨过来打扫过,连那株被遗忘的散尾葵都浇上了水。

  听到有人进门,那只养在花园里的小白狗伸头伸脑地趴在玻璃门上朝里头看,见是眼熟的,便放下心来,“汪汪”叫了两声,回窝里睡午觉去了。

  确如叶秋所说,电锅里真炖着肘子,而且已经炖了一上午,满屋子都是香味。周泽楷走过来,掀开盖子瞄了一眼,汤是漂亮的乳白色,“咕噜咕噜”冒着小气泡,引人垂涎。

  周泽楷凝视了一会儿,默默把盖子又放回去。对于可怜的住校党来说,这玩意儿的杀伤力太大了,如果站在这里的是杜明,没准早都不管不顾地端起锅跑路了……

  离到点还有一会儿,周泽楷抬腕看看表,到餐桌边坐下等。大理石桌面上放着一盘菠萝,旁边一个小碗,装着半碗盐水。

  按周泽楷的脾性,原本是不会吃的,哪怕菠萝看上去黄澄澄,确实很新鲜。可是转念一想,他被叶家兄弟俩折腾得太惨,不吃简直对不起列祖列宗……于是还是用牙签戳了一块塞嘴里,没嚼两下,整张帅脸都皱起来了——叶秋那小混蛋骗人啊,这居然也敢说甜?酸得都要升天了!

  周泽楷一手支在桌面上扶着额头,半天没缓过劲儿,实在是hold不住,就想抽张纸来吐掉。手伸出去一摸索,抽纸没抓到,先碰到另外一样东西,手感还挺奇怪,拿过来仔细一看,发现是一本制作精美的台历。

  与那些批量印刷、放在商场里卖的不同,这一本显然是独家定制的,插画都是有名的泼墨山水,日期部分的排版也十分松散。周泽楷受母亲的影响,也喜欢古画,但这本台历上有一些其他的东西,吸引了他的注意——

  在五月第二、三个周末对应的小方格里,都写着同样一行字:

  钢琴表演赛,B市文化中心。

  

  周泽楷眯起眼睛,将这十几个字反反复复看了好几遍,确认自己并没有眼花。

  照字面意思理解,他过来做家教的这两个周末里,叶家兄弟中有一个刚好不在家,到B市去参加什么全国性质的钢琴表演赛;而留在家里的这位,不知何故,每次的借口都是“上钢琴课”。

  表面看上去天衣无缝的说辞,如果结合这本台历,就变得漏洞百出了。

  还有另外一点,之前都被他忽略了,那就是:叶家兄弟是同卵双胞胎。据方明华透露,两人长得几乎一模一样,还整天穿相同的衣服,小的时候,连父母都分不清楚。

  那么身为外人的小周老师,更不可能通过外貌来分辨兄弟俩的身份。

  周泽楷忽然想起上星期初见面时,“弟弟叶秋”的种种古怪表现。他被电话铃声打断的那个问句,现在想来,很可能是:

  你是不是我的家教?

  “我的”和“我哥的”,一字之差,意思可是十万八千里。

  

  想到这里,周泽楷不禁懊恼地反思起来,觉得自己实在是太不细致了,这么拙劣的演技,居然一连成功了三次,把自己骗得团团转不说,到头来,甚至还乖乖坐在这里等着帮他炖肘子,想想都丢人……

  这种苦逼的事情不能深想,越想越魔障,周泽楷都已经掏出手机来准备给叶家妈妈打电话了,按下拨号键前的一刹,又突然迟疑了。

  事情已经发生,就算找家长埋怨一通,辞去家教,也改变不了自己被一个高二的小屁孩拴在绳子上满地溜的既成事实。临阵脱逃不是他的风格,知难而退也不是他周泽楷会干的事,无论怎么说,他不能一直被动挨打,想办法把这口气争回来才是正经。

  “叶秋弟弟”越是不耐烦补课,他就越是要把人提溜回来,摁在椅子里,用绳子绑起来,面前放上十七八套试卷,不做完不准吃饭。

  对了嘛,这样的画风才正确、才合理、才美妙。

  小小年纪不学好,只知道冒充弟弟骗人,那怎么行?必须要抓回来好好调教!

  

  俗话说,泥人还有三分土性,周泽楷一开始是真心打算跟学生好好相处、互惠互利的,所以一直以来对“叶秋”也是客客气气、和颜悦色。奈何那小混蛋不给面子,耍人耍得这么明目张胆丧心病狂,他周泽楷本质也是很强势的人,既然好好的迷魂汤不愿意喝,那就只能上烈酒了。

  可说了,学霸周是Z大的高材生,别的不高智商高,情商也高,这时候不动声色,到点儿把电锅的火一关,又装模作样地给叶修打电话。

  不出所料,跟前两回一样,三次无人接听后关机。

  周泽楷收好手机,将门钥匙放在餐桌上显眼处,爽快地离开了别墅。

  一路风驰电掣地回到寝室,赶巧了,又是江波涛和杜明在,前者帮他开的门,顺口关心了一句:“这么早回来啊?”

  周泽楷看他一眼,点头“嗯”一声,回自己的位置去了。

  江波涛超敏锐的,果断意识到有问题,这次他吸取了前回的经验,不跟杜明打哑谜了,直接发微信消息:“小周怎么气势汹汹的?谁招他惹他了?”

  正常人的重点应该都集中在第二个问句,然而杜明一贯是不走寻常路的,所以他的回复是:

  “他气势汹汹了?没有吧,跟往常一样面瘫啊!”

  江波涛望天翻了个大白眼,心说:迟早有一天拉黑你啊!二愣子!

  

  这一晚的气氛十分微妙,周泽楷尽管话不多,但他的气势和眼神总给江波涛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感觉。

  如果换个人,他早就冲上去问了,可对象是惜字如金的周泽楷……只好委屈作罢。然而内心的好奇像有只猫爪子在挠,抓得他一晚上都没睡好。

  第二天,H市迎来久违的艳阳天,碧空如洗,微微吹着一点惬意的小风,带着阵阵荷叶香,实在是外出捉贼的好天气。周泽楷从柜子里翻出他的全副武装,提前半小时就出门蹲点去了。

  等到了别墅区门外,也不着急进去,周泽楷在街对面儿挑了一个隐蔽的树荫,往下头一躲,戴上黑底金字的那顶鸭舌帽,又掏出口罩和墨镜来,一一往脸上招呼。

  路人注意到他那张帅气逼人的脸,都以为是明星,所以没人觉得古怪,反而都特意多看两眼,从旁边绕着走。

  等伪装都捯饬好了,周泽楷摸出手机来给叶修打电话,对面依然是无人接听。再打人家要关机了,周泽楷推推墨镜,点开短信功能,简洁明了地输入了一句话:

  临时有事,家教取消。

  虽然他没有在现场,但以前几次的表现推断,那小家伙应该高兴得要蹦起来了。

  当然,这个办法也不是万无一失的……没准人家傲娇,连短信都不乐意看呢?

  想到这个可能,小周老师的内心还是有一丝忐忑的,不过事情并没有往最糟糕的方向发展——一个熟悉的身影很快骑着那辆酷炫的山地车出现在小区的车道上,没一会儿就到了门口。

  警卫大叔正站在门边儿呢,见他下车麻烦,就伸手来帮忙开大门,还顺口聊了两句。

  “大叶子,出门去啊?”大叔乐呵呵地问。

  那少年微笑着点点头:“嗯嗯,有事儿。”

  看他似乎心情很好,大叔也乐了,又问:“这么早出去,不等你的家教啦?”

  “哦,他呀。”少年伸手搔搔下巴,似乎有点小局促,想了想才说,“他就教这么几回,以后应该都不来了。”

  “哦哦,这么回事儿。”警卫大叔说着,语气听起来还有点遗憾。周泽楷给他的第一印象非常棒,人帅、脾气好,重要的是还很懂礼貌,所以一听他不做家教了,就忍不住替少年觉得可惜,少了个好老师。

  “我走了!”少年归心似箭的,完全没注意到这些细节,摆摆手就骑着车走了。

  等他往前骑行了小半百米,候在对过儿的小周老师也一蹬脚踏板,先找路口过了马路,然后不近不远地跟在后面。

  任何一个人换做他的立场,都会对“弟弟叶秋”的目的地很感兴趣,为了避免以后再被这小屁孩儿逃脱,还没地儿抓他,周泽楷一直认为搞清楚对方的落脚点非常重要,正所谓捉贼要捉赃,还得连老窝一块儿端,以绝后患。

  

  能用脚跑到的地方,必然不会太远,在辅路上七拐八拐一通,没一会儿就到了。“弟弟叶秋”把车停在马路牙子边儿,上好锁,转身熟门熟路地进了一家名叫“兴欣网络会所”的高档网咖。

  周泽楷没有追过来,依然停在街对面儿,左右张望了一番,认出这地方应该距离叶家兄弟俩就读的高中不远。确切地说,正好在家和学校之间,位置十分优越,也十分僻静,对这一片不熟的人,还挺难找。

  找到了“贼窝”,接下来的一步就是抓人现行。小周老师早有准备,他将山地车靠边停好,把墨镜和口罩都摘下来塞回包里,又拿出一个巴掌大的小飞机盒,上面贴着一张快递单。他摸出随身带的笔,在收件人地址一栏飞快地填上兴欣网吧的坐标。

  随后穿过马路,周泽楷神色自若地走进网咖,先煞有介事地往人满为患的大厅里搜寻一番,没有发现目标,便顺理成章地笔直走向前台。

  时值周末,网咖里的生意异常火爆,一个人忙不过来,所以安排了两个妹子顾守。两人化着淡妆,都很漂亮,一个长发一个短发,短发的比长发的年轻一些,看到有人过来,赶紧招呼一声:“您好,需要上机吗?”说完才注意到对方的长相,不禁一愣:哇,大帅哥!

  “你好。”周泽楷冲她示意了一下手中的盒子,“我是来送件的。”

  “哦哦,原来是快递小哥啊。”长发姑娘看上去像是管事的,很热情地问,“谁的快递呀,是客人还是员工?会写我们网吧的地址,应该是个常客吧?”

  周泽楷将盒子递过去,那姑娘一看,立时就乐了:“原来是叶修啊,他在呢,刚到。就在那边儿,”姑娘给他指了指大厅左边靠里的一片区域,“A区49号,机器上都贴着号码牌的,你顺着找过去就行。”

  接回盒子,周泽楷道了声谢,转身往A区走。这一块儿似乎是无烟区,无论地板还是桌面都打扫得很干净,条件也相当不错,机器都是高端配置,每个机位的空间也很大,不像其他低端网吧那么逼仄拥挤。

  周泽楷顺着号码找,还隔着三排就看到了少年乱糟糟的发顶,他似乎从来没有耐心打理一下头发的好习惯,每次都这么乱,还乱得这么有特色,让人离着老远就能认出来。

  少年戴着耳机,专注地盯着电脑屏幕,双手操作不停,噼里啪啦地,像在弹奏一首快节奏的钢琴曲;斑斓的光影打在他还略显稚嫩的脸上,反衬出十二万分的严肃认真,那股心无旁骛的派头,让准备冲上去兴师问罪的小周老师忽然就生出几分不忍来。

  小家伙的演技有多糟糕,自己早有领教,所以他眼中跳跃的快乐肯定不是装出来——装不像,也没有必要装,这里没有观众,也没有他避之惟恐不及的家教老师。

  

  周泽楷站在原地又盯着少年看了小半分钟,在被人怀疑之前,转身悄无声息地离开了网吧。

  前台恰巧有几个高个子的男生在排队退机,围住了柜台,所以俩姑娘并没有留意到那个帅得天地失色的快递小哥已经走了。

  更巧的是,几小时后,少年准备下线前刚好碰上野图BOSS刷新。他犹豫了一秒,还是毅然扛起长矛火急火燎地奔赴战区。等百人大混战结束,时间已经不早,都临近傍晚了。

  他急着赶回家装乖宝宝,退机的事情就拜托给了一起来的小伙伴,因而前台的妹子们都没逮着机会关心一句:“你的快递拿到了吗?”

  少了这句至关重要的提示,早把家教这茬儿抛到脑后的少年对之后要发生的事情毫无心理准备,还当这一回又顺利地瞒天过海,对方一连被放了那么多次鸽子,说什么都不会再继续教下去了吧!

  

  骑着山地车一路飞奔回家,远远看到一楼落地窗的窗帘还关着,屋里也没亮灯,少年不由松口气——要是爸妈提前回来,发现本该老实补课的自己居然不在家,那就东窗事发了,有多少个屁股都不够打的。

  偷偷买的新车不能放进车库,只能停在屋子背后没人注意的角落。少年小心翼翼地将车藏好,小跑着回到正门前,站在古色古香的木质屋檐底下手忙脚乱地满身摸钥匙。

  正着急呢,忽然听到身后响起脚步声,他以为是有人路过,就没在意,依然低头找钥匙。谁料对方似乎是冲他来的,三两步已经跨上台阶,少年闻声抬头,脸颊边突然伸过来一只胳膊,气势汹汹地,正正压在门板上。

  背后贴靠上来的躯体明显比他高,也比他壮,胳膊和身体形成一个夹角,将他牢牢实实地困在当中。

  少年一愣,对方熟悉的身高、味道和陌生的强劲气势让他心里一空,就觉得大事不妙。还来不及转头或者说句什么,耳廓忽然一热,周泽楷故意凑得很近,几乎是咬着他的耳朵,低声似笑非笑地说:

  

  “抓到你了。叶修。”

  

  

  

+ TBC +

评论 ( 85 )
热度 ( 120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