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求枪王一睡君莫笑
小周本命,周叶纯食
一个洁癖严重的痴汉
严禁任何形式的无授权转载
一经发现立即拖黑:)

© 川如色
Powered by LOFTER

【周叶】《网瘾少年的正确戒断方式》- 03.花样

+ 03.花样 +

+ 请勿站内转载

  

  当晚回到学校寝室,万幸方明华回家去了,周泽楷不用费尽心思去想说辞,另外两人则很好打发,一句“还行”搪塞过去,他们也就不再细问了。

  不过江波涛是个人精,他很快发现周泽楷兴致不高,整个人有些颓丧,就给杜明打了个眼色。然而可悲的是,杜明是个二愣子啊,跟他说人话他都不一定能听懂,读眼神,那就更困难了。

  所以他特别天真无邪地飞了一个眼刀回去:啥?

  江波涛憋气,又是挤眉弄眼又是努嘴的,鬼脸做了一大堆,搞得杜爷更莫名了,用嘴型再问了一遍:What?

  =_=|||

  瓦特你妹啊,你个英语渣还敢在本大爷面前卖弄外语!

  江波涛差点儿没被气晕过去,翻了个白眼,摆摆手:你该干嘛还是干嘛去吧。

  周泽楷刚好背对两人的桌位,所以没有看见他们这一出哑剧,于是校草周的任教第一天,就这样风平浪静地度过了。

  

  第二天是周日,同样是约定中做家教的日子。

  一大早起来,天气就不太好,刮着阴惨惨的东北风,下午更是飘起了小雨。周泽楷依然骑车去,他不喜欢穿雨衣,就戴了顶黑底的鸭舌帽,上面用金色的线绣着一串单词:SAMSARA,是梵语中“轮回”的意思。

  天空阴沉,大片乌云压得很低,让人的心情也跟着郁闷起来,小周老师忽然就有种不详的预感:自己今天没准又要白跑一趟。

  俗话说,好的不灵坏的灵,匆匆跑来开门的依然是昨天那个少年,连发型都没有变,还是乱糟糟的鸡窝样,唯一的区别在于他今天戴了一副黑框眼镜,笑眯眯地跟周泽楷打招呼:“哟,老师好!”

  这个笑容很有感染力,周泽楷本性是个非常温柔的人,容易受到触动,所以他摘下帽子,也回了一个微笑:“嗯,你好。”

  叶秋帮忙准备好拖鞋,又注意到他是冒雨来的,便冲上楼拿了一块干毛巾下来。怕周泽楷不放心,还特意解释了一下:“是新的,很干净。”说罢,无意识地推了推鼻梁上的框架眼镜。

  他不推还好,这一推,搞得周泽楷的注意力全跟着跑到他的眼镜上去了。叶秋的脸型很秀气,皮肤也好,眼睛大鼻梁高,双目清透有神,戴上眼镜的感觉不仅不愣,反而有点萌萌的。

  他一看就不知道停,叶秋被盯得后背发毛,就磕磕巴巴地问:“怎……怎么了?”

  周泽楷被他一打岔,也意识到自己太唐突,赶紧低头猛擦雨水,好一会儿才说:“你的眼镜……”

  “哦,这个啊!”叶秋把眼镜摘下来,捏着镜腿儿乱晃,“平光的,防辐射而已。”

  他抢白得太快,硬生生把周泽楷的一句话砍成了两半,尾巴刚好接着他的话音:

  “……很好看。”

  叶修晃镜腿儿的动作霎时间就停住了,眼镜瞪大,脸色千变万化的,特别精彩,看得周泽楷忍不住想笑。他也确实笑了,还特别不厚道地补了一刀:

  “真的。”

  就算是真的,被狠狠调戏了一把的自己也并高兴不起来啊!

  “咳咳。”叶秋动作僵硬地把眼镜戴好,揉揉脸颊,装模作样地咳嗽两声,往旁边一让,“谢谢,请进吧。”

   

  别墅里还是昨天的样子,今天光线不好,看上去愈发冷清,完全没有一个四口之家该有的热闹。

  叶秋将人请到屋里坐下,转身去给他倒水。从进门开始,他始终没有询问昨天的授课情况,同是一家人,他肯定不会不知道叶修压根没出现过,所以这时候闭口不谈,就相当体贴了,免得周老师尴尬。

  观赏过一整个下午,周泽楷对这个客厅已经非常熟悉了,很快就注意到茶几上比起昨天,多了几张报纸,页头页脚上写着“电竞之家”四个字。他虽然不打游戏,但也知道这是电竞圈比较权威的几家媒体之一,发行范围覆盖全国,能与它平分秋色的还有电竞时代和电子竞技周报。

  周泽楷没有买过类似的报纸,一时间还有点新鲜,于是伸手拿过来翻了翻。一眼扫过去,图片比文字多,几个知名游戏和游戏公司被反复提及,也占据了绝大多数的版面。

  叶秋端着杯子一出来,看到周泽楷正在看报纸,吓得差点儿没把水洒了,镇定了两秒钟才找回心跳,没话找话说:“你也打游戏啊?”

  周泽楷看他一眼,想了想,回答:“玩得少。”

  “哦。”叶秋点点头,也跑来旁边坐下,像是不放心似的,又说,“这些是我哥买的,几乎一期不落,你应该也听说了吧,他比较喜欢玩游戏。”

  说喜欢玩都含蓄了,周泽楷听到的说法可是“无药可救的网瘾少年”……足以想见弟弟对自家哥哥还是很宽容很护短的。

  “那你呢?”周泽楷问,见叶秋没理解,又补充说,“你喜欢什么?”

  叶秋听到这个问题明显愣了一下,然后偏开视线,眼神有些飘忽,周泽楷因此判断他其实是有结论的,只是不知道为什么,无法很爽快地说出来。

  “我没什么特别喜欢的。”叶秋耸耸肩,最后回答他,“只要不待在家里就行。”

  这个答案听起来太寂寞也太悲催了,很有故事的样子,只可惜周泽楷不八卦,要换个其他人来,没准已经趁热打铁,把叶秋的祖宗三代都打听清楚了。

  

  周泽楷来得早了一些,叶秋就陪他坐了一会儿,也没聊太多东西,开玩笑,一般人跟周老师那完全就聊不起来好不好,叶秋真的已经尽力了……

  聊一半,两人都听到几声清脆的狗叫,叶秋从沙发上弹起来,趿拉着拖鞋往别墅附带的小花园里跑,边跑边招呼:“你坐着,我家的狗在叫,我去看看。”

  周泽楷这么老实的人,必然不可能跟着去,听话地待在客厅里,伸头往外头张望,就见院子里有只毛茸茸的小白狗,一蹦一蹦地企图抱住叶秋大腿不放。后者一副怕了它的样子,匆匆给它的碗里加满清水,又忙不迭地落跑回来,边跑边看表:“时间差不多,我该走了。”

  所以……狗叫得这么大声,半个小区都听见了,却依然不见有其他人出来照顾,那就只能说明……

  周泽楷不抱希望地问:“你哥哥又不在?”

  “啊……”叶秋特别遗憾地耸耸肩,也很无奈,“估计是知道你要来,所以提前跑了吧。”

  “……”

  这个弟弟真实在,都不会为哥哥开脱一下什么的。

  “他一般会去哪儿?”周泽楷又追问。

  叶秋摸着下巴思考了一会儿——周泽楷是一星期之后才醒悟过来,此时叶秋的心理斗争有多激烈:对于这个问题,他是真的不好回答。

  作为亲弟弟,他对哥哥的行踪肯定是比较清楚的,所以“叶秋”不能大咧咧地回答“不知道”,那也太假了;可是作为他自己本身,又不能透露太多信息,免得周老师过于神通广大,察觉到猫腻。

  于是叶秋心里很是天人交战了一番,才琢磨出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网吧之类的吧,具体我也不是很清楚,他的行踪很飘忽的,连我爸妈都不一定能找到。”

  潜台词是:您就别抱什么希望了。

  而周泽楷听他这么一说,也果然不再追问,又端端正正地坐回沙发上,低头默默翻报纸。

  叶秋则站在他看不到的角落,拍拍胸口,长长地呼了口气——我的妈呀,吓死宝宝了!

  

  叶秋出门之前,趴在沙发背上,伸长胳膊往周泽楷手里塞了一个小玩意儿。后者一头雾水地拿起来仔细看了看,发现是个老式的打地鼠掌机,以前小时候经常玩的那种,已经十分古老了,现在哪儿还有人玩这个,PSP都不知道换了几代了。

  而叶秋塞过来的这个无疑更古老,表面都被磨花了,神奇的是反应还很灵敏,声音也很亮。

  周泽楷一脸疑惑,叶秋则笑眯眯地解释:“怕你无聊,借你打发时间,顺便还可以练练手速。”

  手速是个十分专业的名词,普通人不会这么说得这么顺口,周泽楷隐约觉得有古怪,但还不及细问,叶修已经穿上外套,把帽子往脑袋上一兜,开门就跑了,速度跟昨天一模一样,让人别说尾巴了,连影子都抓不住。

  见他一溜烟儿跑远,周泽楷又低头回来盯着手中的打地鼠。新一局开始,一只灰不溜秋的地鼠冒了个头,周泽楷反应慢了小半拍,没按到,掌机立刻应情应景地尖叫了一声:

  “笨蛋!”

  

  然后小周老师就把这坑爹玩意儿丢到一边儿去了。

  

  ×××

  

  家教第二天,几乎就是前一天的翻版,连叶修在无人接听的第四次选择了关机,都与前日如出一辙。

  不过周泽楷已经熟悉了哥哥的脾性,所以没有再傻乎乎地等完整个下午。他把叶秋倒来的那杯水喝完,就起身离开了别墅。

  外面的雨已经停了,太阳在云层边缘冒出半张脸,空气干净清新,隐约有股雨水和泥土混杂的味道,很是提神。

  周泽楷骑着山地车,慢悠悠地返回Z大,意外地在学校大门外的一个报刊亭处,发现了两个熟悉的身影。

  他没打招呼,推着车偷偷摸摸地站到两人身后,听他们跟老板讨价还价:

  “两张不打折的吗?打个折呗老板,九折不嫌少八折不嫌多啊!”

  老板叉着腰,一脸无奈地指了指身后的海报:“不是我不打啊,是人家官方说的,买三张才行。”

  “谁没事儿买这么多啊,埋地里等升值吗?”

  “唉,话可不是这么说的。”老板不赞同地摆摆手,一副“你们没见识”的表情,“我一个朋友,在隔壁街区也开了一家报刊亭,有个高中生,一次性在他那里买了20张账号卡,一个职业一张!”

  一次买20张,一张50元,算下来也上千了,两个买家明显被这股浓浓的土豪气息给震慑到了,互相对视一眼,正在想办法,却听身后突然有人冷不丁地问:“什么帐号卡?”

  杜明被吓了一大跳,差点儿没原地蹦起来,扭头一看发现是周泽楷,忍不住大叫:“我靠,你怎么神出鬼没的,站在后面都不出声!”

  周泽楷难得干一回坏事儿,闷声笑,完全不觉得羞愧,又问一遍:“在买什么?”

  旁边是提前回校的方明华,冲他挥了挥手中的卡片:“买这个,荣耀网游的账号卡。”

  换个别的游戏,周泽楷没准还不太清楚,但“荣耀”,这个名字实在是太太太如雷贯耳了,想没听过都不行。

  荣耀网游从前年年底就开始大规模宣传造势,视频、动画、录像发了一堆又一堆,漂亮精细的画面效果、生动立体的打击感以及复杂的职业系统吊足了所有玩家的胃口。去年年初开始为期四个月的内侧,而后封测、调试、删档,终于在去年12月的圣诞节前夕公测上线。

  荣耀与其他网游不同,首次采用了全新的账号卡制度,于是公测当天,全国各地的售卖网点前都排起了长龙,声势之浩大,场面之壮观,还上了中央的新闻台。而荣耀游戏也被各大媒体冠上了一大堆莫名其妙的称号,什么新希望啊、救世主啊,反正怎么可怕怎么来。

  在大学校园里,全民荣耀的劲头更加热火朝天,网游老鸟们第一时间都组团扎了进去,以前不怎么打游戏的,也各种被兄弟好友卖安利,直到现在,正式开服已经半年了,这种热情和火爆依然没有半点消减。

  就说周泽楷刚才在叶家翻看的那些报纸,荣耀占据的版面之多,绝对是首屈一指的。官方和民间甚至已经开始有计划地组织职业比赛,各种杯和大奖赛从年头一直排到年尾,如果每一届都参加,那也确实称得上是马不停蹄了。

  去年游戏刚上线时,寝室四人也曾蠢蠢欲动地想去浪一把,可惜荣耀开服的时间太不吉利,正赶上期末,而他们的专业又超难啃,权衡之下只有狠心放弃,这一放,就放了半年多。

  “怎么现在买?”周泽楷难免好奇。

  “因为他。”方明华毫不犹豫地卖队友,“杜明今早刚打听到的消息,可不可靠不知道,反正他的女神貌似在玩荣耀,所以他也要进去抱大腿。”

  “抱什么大腿啊,”杜明不满,“说得我好像很菜一样!”

  “你本来就很菜啊,”方明华超不给面子地说,“人家就算没满级,也肯定是个大号,身后多少人追着都还不知道呢,你一个一级小号进去,分分钟就泯灭于众人了好不好。”

  “操!我特么就不信了,”杜明义愤填膺地撸袖子,“练级练起来!”说着,气势汹汹地转头问周泽楷,“你要不要也来一张啊,团购可以打折哦!”

  所以说……九折这种可有可无的折扣,为什么要如此执着啊……

  周泽楷在深感无力的同时,忽然想起他素未谋面的学生——传说中的网瘾少年叶修。

  虽然没有人给他科普过,但以现目前所知的线索推算:从去年年底开始沉迷游戏,周末不回家,成天泡网吧,一期不落地购买电子竞技报刊……

  能让他如此没日没夜神魂颠倒的,只可能是荣耀。

  一个游戏而已,究竟有什么魅力?

  问别人,答案肯定都是片面而不准确的,说来说去,只有自己亲自去看看了。

  

  最终,在杜明满含期待的注视中,周泽楷笑着点了点头:“好,我要一张。”

  

  

  

+ TBC +

评论 ( 43 )
热度 ( 103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