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求枪王一睡君莫笑
小周本命,周叶纯食
一个洁癖严重的痴汉
严禁任何形式的无授权转载
一经发现立即拖黑:)

© 川如色
Powered by LOFTER

【周叶】《网瘾少年的正确戒断方式》- 02.花招

+ 02.花招+

+ 请勿站内转载

  

  五月第二个周六。

  周泽楷如约来到H市有名的别墅区,只是站在大门外望一望,就深切体会到了方明华口中的“有钱有势”是什么概念——

  地处某旅游胜地湖畔,背山面水,风水极好,视野绝佳。每一户能在里面购置房产的人家都是非富即贵,连带的,安保措施也做得比其他小区严密。

  光是有户主提供的门禁卡还不够,周泽楷在门卫处填写了基本资料,又拿出Z大的学生证,警卫大叔才不再用那种看小毛贼的眼神盯着他。

  “小伙子很不错哈。来这里有什么事儿?”大叔随口问道,顺手把证件也一并递回来。

  这点小问题不算难,也用不着想,周泽楷回得很快:“做家教。”

  “教谁呀?”警卫大叔是老员工,对小区里的住户都很熟悉,这时候忍不住有点好奇,“我看看,门禁卡是32栋的,哦哦,那家我认识,有一对儿双胞胎,你是教哥哥还是弟弟啊?”

  “哥哥。”周泽楷简略回道。

  警卫大叔闻言明显愣了一下,拉长着音调“哦”了一声,脸上的表情特别复杂,特别一言难尽,半晌才接上后半句:

  “是哥哥啊!”

  周泽楷事后想想,大叔虽然什么干货都没讲,但他的眼神其实已经能说明很多问题了,只可惜当时的自己段位太低,没能看出那双老谋深算的眼睛里分明地写着两个字——怜悯。

  不过就算看出来,帮助也有限,因为以学霸周的单调阅历,就算用光他的所有脑洞,也想象不到一个高二的男生,居然会这么、这么、这么难搞……

  

  小区内的建筑布局很有规律,32栋也并不难找。周泽楷将骑来的山地车停在车库外,锁好,回到正门前按下门铃。屋内响起悦耳的轻音乐,然而一曲完毕,依然不见有人来应门。

  叶家妈妈事先有过交代,他们夫妻俩周末都有工作,无暇分身,但兄弟俩如无意外都会在家,届时直接按铃就行。

  周泽楷很有耐心地又试了一次,这回总算没有再被放生。隐约可以听到脚步声越来越近,随后大门被拉开,一个头发凌乱、睡眼惺忪的少年一脸不耐烦地瞪着门外的陌生人,连语气都是十万分的不爽:

  “你找谁啊?”

  周泽楷不语,挑起一边眉默默打量他。

  称之为少年或许有些不合适,应该是介于少年和青年之间,长相还有点稚气未脱的青涩,但身体已经完全成熟了。

  高挑、精瘦、苍白,没有料的身材撑不起衣服的版型,简单的T恤和休闲短裤穿在身上,看起来有些空落落的。

  英俊的长相中夹杂着清秀,典型的南方人面相,线条不粗犷,皮肤也不粗糙,一看就是娇生惯养的少爷,再嚣张不羁的气势也掩盖不了骨子里的风流潇洒。

  他的头发已经偏长了,发尾有点自然卷,不听话地往四面八方翘着,看起来多了几分孩子气;额前蓄着单薄的流海,遮住半边眉毛,却遮不住眼中的锋芒,对突然拜访的客人抱持着十二万分的警惕。

  可惜对于已经成年的周泽楷来说,他这种护食一样的小动作并没有多少威胁,反倒平添几分生动。也正因为这份生动,让周泽楷一时半会儿拿不准,眼前的少年究竟是传说中跋扈的哥哥,还是有起床气的任性弟弟。

  于是他只好诚实回复:“找叶修。”

  少年的表情有一瞬间的停顿,他拧起眉,探究的眼神在来人身上扫来扫去,像是在琢磨什么。

  十几秒钟之后,他终于“哦”了一声,伸手一指周泽楷:“你是不是……”

  话还没说完,楼上手机铃声炸响,少年原地一蹦,后半截也不说了,转身匆匆忙忙就往屋里飞奔。

  “喂……”周泽楷召唤不及,被他干巴巴地撂在门口,要多无奈有多无奈,犹豫了一下,还是先进屋,反手把大门关好。

  鉴于屋主没有帮忙拿拖鞋,他也不好往里走,只能站在玄关处打量屋内的装修和陈设。

  非常典型的中式风格,家具全是价格不菲的老红木,造型别致而独特;满墙错落的水墨画典雅大气,与分散在角落各处的盆栽相映成趣。

  周泽楷最喜欢的是客厅北面角落的一株散尾葵,这种植物喜阴,适合养在家里,大片大片的叶子垂落下来,可以营造出一种异常茂盛的视觉效果。他自己的家里就有一棵,从小养到大,最高的叶片已经能碰到屋顶了。

  盆景鉴赏到此为止,踢踢踏踏的脚步声又从楼上传到楼下,把周泽楷的眼光也吸引过去。

  也就一转眼功夫,方才那个少年已经火速换了一身外出的衣服,一边往厨房冲,一边跟门口的帅哥搭话:“你是我哥的家教吧?”

  他会这样问,自然说明他是弟弟叶秋。

  周泽楷照着字面意思理解,真是一点儿毛病都没有。换做任何一个人,都不可能对这句话产生任何疑问。

  所以他很老实地应了一声:“嗯。”

  叶秋趴在门边,只露出一个脑袋,看上去似乎很满意的样子,甚至一改方才的难看脸色,对周泽楷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辛苦了。你喝点什么,咖啡、茶还是可乐?”

  “白水就好。”

  “OK。”

  话音未落,乱糟糟的头发已经消失在门边,叶秋半分钟后再出来时手里端着一杯清水,趁着交接的机会,把周泽楷从头到脚好好观察了一遍,刚才光顾着耍威风了,真是没注意。

  哪怕是在同性眼中,周老师的外形也是相当出色的,说帅都肤浅了,应该是超级帅才对。所以叶秋有点搞不懂,这位兄台究竟是有多想不通,放着吃软饭的小白脸不做,偏偏选择家教,费时费力还不讨好,这不是闲得蛋疼吗?

  他这么想,也这样问出口了:“你为什么愿意做家教啊,很缺钱吗?”

  想让周泽楷用三言两语把个中缘由解释清楚,太难为人了,所以他采用了一个万金油的答复:“很……复杂。”

  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叶秋瞪着眼睛等下文,周泽楷也用眼神回复:你可以继续下一个话题了。

  叶秋的眼睛瞪得更大了,各种风中凌乱,显然从来没见识过这样的说话方式,于是……这就算回答过了?怎么复杂了,哪里复杂了,都不要详细说明一下的吗?

  答案是:不要。

  周泽楷问:“你哥哥在家吗?”

  “……”叶秋扶额,好的吧,话题果然已经到下一个了。

  他偷偷翻个白眼,明智地放弃了继续纠结答案,低头开始换鞋,顺便把钥匙、手机和钱包往兜里猛塞,一边超自然地回复:“我哥有事出去了,也没说去干嘛,不过一般情况下,一两个小时就回来了。你要是有他的电话,可以打过去催一下。”

  说完见周泽楷不应声,又不放心地再确认了一次:“你有他的号码吧?没有的话我给你。”

  

  实话实说,不吹不黑,周泽楷对面前这个少年的初印象十分一般,或者说超级糟糕也不为过,尽管他长了一张花见花开的漂亮脸蛋,可是说话的态度和语气实在不讨人喜欢。

  周泽楷本已悄悄打起了退堂鼓,哪怕冒着被寝室小伙伴耻笑的风险,也要跟问题少年划清界限。没成想对方画风突变,换一身衣服像换了一个人,再出现之后的表现堪称完美,说的话——尤其是最后这几句——贴心得像小棉袄,让周泽楷想不赞都不行。

  他甚至觉得方明华的评价太不靠谱了,弟弟哪里只是“乖一点”,分明是很乖、非常、特别乖才对。

  不过没有对比就没有伤害,弟弟比想象中温柔,哥哥会不会也比想象中狂傲?周泽楷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对未曾谋面的叶修产生了一丝微妙的担忧和不安。

  趁他愣神,叶秋已经火速收拾妥当准备撤离战区,正打算走,却忽然被周泽楷伸胳膊拦了一下——

  这一拦太突然了,一点预兆都没有,叶秋心里一跳,紧张得头发都要竖起来了,脸色和语调也变得不太自然,声音更是哑的:“干……干嘛?”

  他的这个反应跟受惊的小兔子似的,周泽楷本来想找弟弟打探一下哥哥的情报,看他慌慌张张的,忍不住就乐了,已经滚到嘴边的问话又收了回去,最后说出口的就变成了低沉的叮咛:“路上小心。”

  他其实不是故意凑这么近,也不是故意要压声线,纯粹只是想笑没能笑出来,连嗓音也被带低了。

  叶秋毫无防备地被低音炮攻击了一波,浑身都有些不自在,虽然他对周泽楷的家教身份很排斥,但对这个帅帅的大男孩本身并没有什么恶感。当下就觉得耳朵有点痒,伸手搔一搔,还是有哪里怪怪的……

  “呃,那……那什么,你就在家里等他吧,我还有钢琴课,先走一步。拜拜。”

  语毕还不等对方出言阻拦,少年已经拉开门飞快地跑远了,活像身后有什么妖魔鬼怪在追。周泽楷目送他的背影风一般消失在小路尽头,哭笑不得的同时,只觉得深深的无语——

  哪有把第一次见面的陌生人扔在家里,自己跑了的?这也未免太心大了吧,就不怕全部家当被人搬空吗?

  而叶秋用秒闪的风骚步伐告诉他:不怕不怕,随便搬!

  

  ×××

  

  于是这个性格飘忽不定的叶家弟弟,就变成了周泽楷当天在那栋别墅里见到的唯一一个活人。

  传说中一两个小时内就能折返的哥哥叶修,实际上整个下午都不见踪影。周泽楷听从弟弟的建议,给叶修打过电话,前三次是无人接听,最后一次直接变成了关机。这么明摆着的拒绝,没有人会读不懂。

  如果换成一般人,也许会第一时间跟学生的父母联系,无奈周泽楷不是一个喜欢打小报告的人,而且他也不擅长描述事情的来龙去脉。

  于是第一次家教,就变成了寂寞的客厅半日游和中式装潢欣赏,整栋房子里除了落地钟的“滴答滴答”,再没有别的声响。

  而周泽楷在傍晚离开时,对这个家最深刻的感想是:

  那株散尾葵已经很多、很多天没有浇水了。

  

  

  

+ TBC +

+ 叶秋:混蛋老哥你又冒充我!(火冒三丈.jpg

评论 ( 71 )
热度 ( 115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