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求枪王一睡君莫笑
小周本命,周叶纯食
一个洁癖严重的痴汉
严禁任何形式的无授权转载
一经发现立即拖黑:)

© 川如色
Powered by LOFTER

【周叶】《叶说》(短篇完结)

+ 解禁啦,给《THUS》的G文,混更~

+ 同为《说》系列的短篇:《香说》
+ 请勿站内转载

 

+ 01. +
  
  麦当劳的甜品窗口前,苏沐橙微笑着排队跟在一队小孩子后面,一点没有不耐烦的神色。他们大约是被老师带着出来玩的,所以兴致很高,一直在叽叽喳喳地讨论着哪种套餐更好吃。
  叶修始终站在旁边不远处出神,完全没有被这边嘈杂的讨论声打扰。
  终于轮到苏沐橙的时候,她扭头问叶修想要什么口味。
  “巧克力吧。”后者脱口而出,可是一说完,神色却越发忧郁了。
  又来了。
  叶修忧伤明媚地四十五度望天,感觉自己哪怕在打总决赛前都没有这么无措过,实在是因为这个领域太过陌生,那种隐晦的惆怅与踟蹰,他无从排解。
  “喏,巧克力的给你,我的是草莓。”
  苏沐橙买完折返,把新地的杯子递过来,又塞给他一把塑料小勺,欢快地说:“我还以为你不喜欢吃甜食呢,之前去轮回那边的时候不也没吃吗?可惜了,那家店的巧克力奶昔是S市一绝哦!”
  叶修也不知道听没听进去,只顾“嗯嗯”着点点头,挖了一大块儿冰激凌塞进嘴里,马上被冻得一个激灵,人也清醒不少。苏沐橙见他最近总是失魂落魄的,这才把人约出来逛街,但看他这始终心不在焉的样子……貌似完全没有效果啊?
  “你怎么啦,是有什么心事吗?”她随口问道。
  结果叶修居然叹了口气,用特别沉痛的语气说:“是呀。”
  苏沐橙吃惊地张大嘴,瞪眼瞧着他,却见叶修又摆出一副特别小清新的姿势望着天边那一抹云,顺手挖了块冰激凌,结果糊了一嘴的巧克力酱,天真又狼狈。
  
  
+ 02. +
  
  最后苏沐橙还是没有追根究底。这妹子有一个最大的优点就是善解人意,她总是认为叶修如果想说,总会有办法告诉自己的。
  这份善良一直让叶修觉得难能可贵,现下也不由得松了口气,因为这个心事吧,实在有些难以启齿。
  
  他好像喜欢上了一个“陌生”的女孩子。
  公正客观地说,对方还不一定是女孩子。
  他们通过聊天软件偷偷摸摸地勾搭了小半年,一份不假思索的巧克力新地让叶修最终确认了自己喜欢上对方的事实。
  那是“她”最喜欢的口味,在一次不经意的聊天中偶然提过,自己却特别用心地记了下来。
  叶修网恋了。
  这就是传说中的真相。
  
  记得那是叶修刚买手机时候的事儿。
  陈果是数码用品的狂热粉丝,自然当仁不让地承担起了解说的重任,她拿过叶修的手机,自顾自地导入了一堆联系人信息,还帮忙下载了几十个APP,分成若干大类,有基础工具,有社交软件,还有整整四页的游戏。
  叶修曾一脸黑线地表示:并不是每个打荣耀的男人都有一颗玩手游的心。但陈果不以为然:“你不喜欢的话,删掉就好啦。”
  可叶修是什么人?他才懒得逐个去删呢,那多蛋疼,于是就这么一直放着,只是把几个真正常用的软件放到了第一页,其中就有一个是微信。
  那个叫“一叶之舟”的用户是叶修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使用“摇一摇”功能时摇到的人。
  那天他奉命去给兴欣的几位女神打工,坐在商场试衣间门口的长沙发上,百无聊赖之际,顺手把手机里的APP们逐一点开查看。
  然后他打开了微信。
  之后摇到这个账号。
  最后鬼使神差地,通过了对方的好友请求。
  
  很多年过去,各路亲友在听说了这段情史的起源后,统一的评价都是:有!缘!分!
  表面上周泽楷和叶修都对此一笑而过,似乎也十分认同,并没有发表太多的意见和看法,但在私心里,他们都很清楚地知道,很多事情纵然冥冥中自有注定,但真正的成败,还是取决于微小的细节。
  那些像树叶的脉络一样纤巧而美好的细节。
  
  
+ 03. +
  
  “你好。”
  “你好。”叶修想了想,又习惯性地补了一个叼烟笑的表情过去。
  对方发来一张羞涩的笑脸,还有一个握手的表情图。
  这就是他们的第一次对话,简单,规范,毫无新意。这在之后的很长一段时间里,也是唯一的一次。
  
  转折发生在互加好友后的第三个星期,叶修收到一叶之舟发来的几张图片和一句话:
  “小叶子开花了。”
  照片里的植物有着嫩绿色的椭圆形叶片,花朵娇小玲珑,粉嫩的浅黄色在阳光下晶莹剔透,可爱得让人想扑上去亲一口,也成功打消了叶修询问对方为何想要与自己分享的念头。
  而且这名字实在是萌得太犯规了。
  大叶子和小叶子,是叶修兄弟俩年幼时小伙伴们给起的外号。只要成绩过得去,叶家爸爸倒是对玩耍这方面管得很宽,所以几乎每天放学后的下午,都能听到有人在院子里扯着嗓子喊:
  “大小叶子快出来玩!三缺一!!!”
  然后叶修就会推开窗户,把脑袋探出去喊话:“等会儿啊,我要守着弟弟做作业!”
  “你你你你别胡说!”这时候的叶秋一定会炸毛般地跳起来,揪着叶修的衣领死命摇晃,“我的早就做完了,是我,要守着你,做作业!!”
  “我”和“你”这两个字被咬得特别重,叶秋对于叶修什么倒霉事儿都要自己背黑锅这一点超级不忿,所以也特别没大没小,哥哥只是口头上占点便宜,弟弟却总是喜欢“拳脚相加”。
  打是亲,骂是爱,俩兄弟就这么相爱相杀着一起长大,直到日后离家出走,分开快十年,叶修再回想起来,却也觉得这份兄弟情其实始终不曾淡薄。
  就好比叶秋一直叫他混蛋哥哥,从3岁叫到30岁,这是多么深沉的爱啊……
  
  “花和名字都很可爱。”叶修很认真地回复了一句。
  一叶之舟说:“谢谢。”
  
  在之后的闲聊中,叶修零零碎碎地谈起了很多小时候的细节,对方很有耐心,似乎也很感兴趣,虽然回复的语句总是寥寥数语,但能从字里行间看出深思熟虑的痕迹。
  他并不是在简单地敷衍自己,这个认知让叶修对一叶之舟的好感度攀升了很多个档次。在速食时代,人与人之间的交往都透着股急功近利的味道,能安安静静地养一株植物,等待它开花,说明对方是一个认真对待生活的人。
  也是一个温柔而细腻的人。
  把小叶子的图片保存到相册,又设置成为手机桌面,叶修决定要与这个人成为朋友。
  
  
  
  
+ 04. +
  
  一叶之舟似乎对“叶”这个字有着特殊的偏好。
  他的ID里有“叶”,养的植物叫小“叶”子,之后的某一天,叶修又收到一张照片,备注说明是这样的:
  “大叶子回家了。”
  叶修事后回想,觉得自己真正动心就是在这一刻。
  画面中央是一只幼猫,只有巴掌大,之所以能肯定这一点,是因为这小东西就站在一个人的手掌上,低垂着小脑袋,用两只白白软软的小爪子抱着一块巧克力在玩儿。
  叶修也是根据这张照片,基本确定一叶之舟是个男生,而并非是资料卡上勾选的女。
  或许是疏忽,或许是朋友间的玩笑,不过无关性别,叶修依旧觉得这个人非常可爱,或者说,性格里有非常可爱的因素。
  他养了一盆花叫小叶子,后来又养了一只猫咪,取名叫大叶子,似乎完全没有顾及到这完全是两个不同的物种,只是因为喜欢“叶”这个字。
  “大叶子回家了。”
  叶修看着这句话,恍惚像回到了小时候,有人站在窗口喊他:“大叶子回家吃饭啦,小叶子看好你哥哥!”
  那时候的他们满身尘土,玩得一脸泥巴,活像个悲催的流浪汉,但是一仰头,就能看到黄昏里明亮的灯火。
  那种温暖的色彩,大概就是家吧。
  
  一叶之舟给他一种渴望安定的感觉。
  这是漂泊了十年的叶修,一直藏在心底不敢面对的情愫。
  
  “大叶子为什么在玩巧克力?”叶修问。
  “因为家里有很多。很喜欢。”对方回答说。
  至于为什么会喜欢,似乎是一个很长的故事,依一叶之舟寡言的性格,大概没办法用三言两语解释清楚,叶修也没有细问,这个问题就这样被一笔带过了。
  但事实上,他很在意这个问题,在意到连买冰激凌也下意识地选择了对方喜欢的口味。
  苏沐橙说轮回俱乐部附近的那家甜品店里有很好吃的巧克力奶昔,叶修决定下一次去S市时就把一叶之舟约出来见面,当然在那之前,还有一件更重要的事情要做。
  他决定表白。
  曾为荣耀至高神的叶修,做事从来都是雷厉风行的,不会犹豫,更不会退缩。
  
  “谢谢。”
  “对不起,但我有一个喜欢了很久的人。”
  “非常抱歉。”
  
  叶修最终还是把“没关系,加油”成功发送出去,之后他就关闭了软件,转身把自己摔进冰冷的床铺。
  恋爱当天就失恋,还有比这更悲催的事情吗?
  从糖果罐中摸出一颗巧克力塞进嘴里,叶修抿着嘴唇皱了皱眉。
  有的,那就是他再也不想吃巧克力了,加奶的也不行。
  真苦,真的。
  
  
+ 05. +
  
  之后的一个多月里,两人彼此都没有再联系,好像一时间都不知道该怎样去说那一句破釜沉舟的开场白。
  情感本就脆弱,经不起太多琢磨,时间越久,叶修越觉得当时的作为只是一时冲动,他几次想要给一叶之舟发消息,期望缓和日趋尴尬的关系,却始终无法成说。
  最后还是对方先发来了久违的问候:
  “新头像是荣耀游戏里的君莫笑吗?”
  
  头像是前一天换的,图片来自联盟官方,是为新一期周边设计的Q版图案。
  对于这种表面功夫叶修一贯是不在意的,但苏沐橙表示默认头像什么的实在是太土鳖了,于是自作主张地帮忙换成了君莫笑。
  扛着千机伞的小人威武霸气又不失呆萌,连叶修自己也很满意,所以看到一叶之舟的问候,他很臭屁地回复道:
  “是的,我是叶修的粉丝。”
  “我也是。”一叶之舟说,还附加了一个微笑的表情。
  
  叶修慢慢总结出一个规律,但凡谈到跟“叶神”有关的话题,一叶之舟使用表情图的频率会变得很高,这与他往日简单得近乎朴素的发言风格形成了强烈反差,所以很容易被注意到。
  没用几天功夫,叶修就欢欣鼓舞地确认了对方“叶神脑残真爱粉”的本质属性。
  如果告诉他自己就是叶修,他会爱屋及乌地喜欢上我吗?
  这个策略确实非常诱人,但叶修仅仅只是想一想,就轻描淡写地一笑而过了,他们谈话的重点依旧停留在荣耀游戏上。
  从职业圈到操作技术,从战术设计到队伍风格,一向寡言少语的一叶之舟难得表现出侃侃而谈的从容与渊博的知识储量,叶修渐渐发现这才是真正的他,在温柔体贴的表面下深深掩藏的大气又睿智的他。
  这样一个优秀的人才摆在面前,不拐回家都对不起叶氏的族谱。
  叶修抱着手机飞快地打字:“你快去给心上人表白吧。”
  否则我就要忍不住自爆身份然后用偶像的名义把你扑倒了。
  “啊?”一叶之舟不明就里地发来一个瞪眼的表情。
  “去吧,”叶修信誓旦旦地说,“失败了说一声,哥来追你。”
  
  
  周泽楷看着屏幕上那个熟悉的叼烟笑的表情图,有一瞬间的愣怔。
  大叶子很乖很乖地靠着他的小腿坐在旁边,指甲已经被剪掉的小爪子有一下没一下地扒拉着他的裤管,努力昭示着自己的存在感。
  装着小叶子的天蓝色花盆被放在阳光最好的窗台上,嫩黄色的小花在几个月前就慢慢凋谢了,只留下绿色的椭圆形叶子,看上去肉肉的,朝气又健康。
  他喜欢叶修的历史可以追溯到很久以前,模模糊糊地开始,模模糊糊地发展,最后清晰地变成了一种习惯和执念。
  唯一不变的是沉默和把这个秘密珍藏一生的决定。
  但是这个偶然认识的朋友却让他看到了另外一种可能,名为勇气。
  
  
+ 06. +
  
  叶修退役后留在联盟,成为世界邀请赛分部的最高总指挥与负责人,平时基本都留在H市网络办公,赛季末期才会飞往B市组织工作。
  周泽楷挑了一个周末坐高铁前往H市,叶修独自过去接站。他以为这个帅气的后辈是过来旅游的,因此在看到对方轻装简行地向自己走来时,不免狠狠地吃惊了一把:
  “你的行李呢?”
  “……没带。”周泽楷略带尴尬地说。
  “……好吧,没事,可以现买。”叶修囧囧地问,“你怎么这时候过来了,不用训练?”
  不知道脑子里在想什么,周泽楷的脸突然可疑地红了,他抬手掩饰性地推了推用来变装的大墨镜,才窘迫地道:“来找你。”
  “嗯?有事吗?”见对方点头,叶修也不继续追问,勾勾手让他跟上,转头就兴致勃勃地领着周泽楷H市一日游去了,“今天天气好,带你四处走走,有什么事儿,边玩边说吧。”
  
  两市距离很近,从小到大周泽楷来H市的次数已经数不清,但叶修邀他去走一走,他没有任何理由拒绝。
  春日茶熟,夏来荷香,人间天堂总是有着格外浪漫的味道。周泽楷走在叶修左侧,因为距离太近,彼此的手背偶尔能挨挨蹭蹭地碰到一起,那一瞬间的触感,温凉又柔软,让他突然很感谢那位朋友的建议,仅仅只为这次同行,此番风景,也值得放下往日汲汲营营的喧嚣。
  他们沿着湖畔走了很大一个圈,最后在一家麦当劳甜品店前停下。仍旧有很多半大不小的孩子挤在窗口买冰激凌,叶修很有耐心地跟在他们后面,在快要轮到自己的时候扭头问等在旁边的周泽楷:“要什么口味?”
  “巧克力。”对方毫不犹豫地回答。
  叶修“哦”了一声,对服务员说:“两份巧克力新地。”无论语气和神态都没有一丝一毫的动摇或异色。
  本来就该是这样的。
  总共就只有那么两种选择,不是巧克力,就是草莓,如果这也能算一种巧合或者特色,那么世界上有一半的人就是有缘分的。
  从来都不是特殊的,周泽楷觉得,自己早应该想到这一点。
  
  “谢谢。”
  “对不起,我有一个喜欢的人。”

  “没关系,一起加油。”

  
  周泽楷坐在高铁靠窗的位置,看着外面的风景飞一般滑过,留下一道道斑驳的剪影。
  乘务员过来检票,周泽楷在从兜里寻找车票的时候带出一块巧克力,“啪”地一声掉在座位上,被邻座的小男孩闻声捡起,递过来放在他手心。
  他冲他微笑了一下表示感谢,小男孩长得很好,大大的眼睛里有神采飞扬的灵气。
  他也对他笑了一下,还调皮地吐了吐舌头。
  周泽楷觉得这一幕似曾相识。
  那时他正躲在后台为即将开始的全明星出场式做准备,紧张得连牙齿都打架,免于曝光的叶秋大神气定神闲地杵在旁边,见状悄悄塞过来一块可可。周泽楷诧异地扭头去看,对方也是这样朝他微笑,吐出来的舌头上还有小半块没化完的牛奶巧克力。
  他不会知道那段时间的叶修在试图戒烟,所以买了一大包混合糖果,里面有水果糖,奶糖,棒棒糖以及各式各样的巧克力。
  他也不会知道塞过来的可可只是一种选择,它的背后还隐藏着无数种不同的可能。
  周泽楷不知道的事还有很多,比如叶修过了很久才离开火车站,他一直在回想对方匆匆离开时寻找的借口:
  我要回去喂猫。还要给花浇水。
  这让他联想到那个他喜欢的,沉默寡言的青年,也种着盆栽,也养着一只需要人耐心照料的猫咪。
  它们有着可爱的名字。
  那些名字里都有着叶修的姓氏。
  
  
+ 07. +
  
  一叶之舟失恋了。
  他没有亲自告诉叶修,但从字里行间的用词和语态,还是能看出他并不开心。
  以往的交流中透露出种种信息,他喜欢那个人已经有很多年了,悄无声息的暗恋,委屈又坚强。
  原本可以这样寂静又安稳地持续下去,却因为自己的一句鼓励而半路夭折。
  叶修发现自己并没有想象中那么欢欣。
  喜欢一个人,就会希望他幸福,无论这份幸福是不是自己给予的。
  感情可以很功利,也可以很无私。
  他功利地希望自己和一叶之舟能有共同的未来,又无私地甘愿放弃来之不易的机会。
  叶修觉得自己就像西方的哲人一样伟大。
  “加油,不要放弃。”
  迟早有一天,他会像我一样看到你的好。
  直到次日傍晚,一叶之舟才姗姗来迟地回复了一个微笑的表情。
  不是系统自带的图片,而是用字符组合起来的,非常简单的颜表情,有着属于青年的独特风格,质朴而寂寞。

  ^^
  
  叶修没有再回复。一叶之舟似乎也越来越忙碌。
  他们没有再交流。这一双弯弯的眼睛一直占据着聊天记录最末一行的位置,直到叶修清理系统时,被一起带走。
  
  这差一点就成为了他们的结局。
  
  八卦之王李迅大大在微信上建立了一个职业选手群,非常积极地给各路大神发来邀请。他的好友不多,但好友的好友又可以不断累积,最后俨然就变成了一个超级群,新进来的人逐个冒泡,都是一脸灰常惊讶的表情。
  最先反应过来的人在群里大吼:“别邀请黄少啊啊啊!”
  可惜迟了,卢瀚文小朋友紧跟着发来一个可怜兮兮的表情图,双眼水雾朦胧地说:“纳尼?这群不能拉黄少吗?可是我已经邀请他了……”
  于是叶修刚一打开软件,就被剑圣大人的疯狂刷屏闪瞎了眼,他马上转头对苏沐橙交代:“下次有黄少天的地方,就不要拉我。”
  苏妹子皱着包子脸,十分沉痛而郑重地表示:“好的!”
  群成员的数量还在蹭蹭蹭地往上蹦,黄少刷屏的字里行间不停地夹杂着“XXX加入/退出本群”的字样,叶修完全是无意识地一瞟,却惊讶地发现了一个无比熟悉的名字:
  一叶之舟加入本群。
  
  他甚至来不及去群成员的列表里确认一下是否重名,手速已经飞快地飚了起来:“一叶之舟是谁?”
  没过多久,一个ID叫做“海洋生物”的人艰难地挤在黄少天的嘴炮中给出了一句回复:
  “回叶神:是小周。”
  
  
+ 08. +
  
  周泽楷匆匆忙忙地从俱乐部里跑出来,衣服忘了换,墨镜和帽子也忘了戴,刚出门没走两步就被游荡在周边的粉丝发现,他窘迫地愣了半秒钟,转头就跑。又过了小半个小时才敢从后门偷偷摸摸地溜出来,全身上下裹得严严实实,只露出一双明亮的大眼睛。
  他这副装扮,别说自己了,就连叶修看着都替他热。
  卖甜品的小店在巷子里,每次来轮回打比赛,苏沐橙都喜欢跑到这里买冰激凌吃,叶修虽然不喜欢甜食,但陪同是肯定的,久而久之也混出了经验,比如巧克力奶昔是招牌,芋圆是季节限量的。
  叶修坐在最角落的圆伞下等他,见周泽楷跑过来,递给他一份冷饮,后者感激地接过,还没来得及问前辈为什么突然来S市,就听叶修抢白道:“最近很忙?季后赛准备得怎么样了?”
  年轻帅气的枪王喝了一口饮料,谦逊又不乏自信地点了点头:“在努力。”
  “嗯嗯,继续加油。”叶修戳了戳杯子里的冰激凌,状似漫不经心地续道,“大叶子还好吗,长大了没有?”
  周泽楷闻言猛地瞪大眼睛,茫然又不可置信地看着他。
  “还有小叶子呢,它什么时候会再开花?”叶修没有理会他的惊异,还在自顾自地继续说着:
  “我好像拒绝过你?对不起,现在我想反悔了。”
  “哦,对了,还没有自我介绍。”
  “我就是那个说过要追你的落叶知秋,怎么样,考虑一下呗?”
  
  
  那天叶修吃的是店家的招牌巧克力奶昔,依旧被冰得直打激灵,嘴角也糊了一层厚厚的巧克力酱,看上去天真而狼狈。
  以前都是他自己费力地把酱舔干净,这一天有周泽楷凑过舌头来帮忙,原本麻烦而丢脸的事情也变得甜蜜又舒心。
  巧克力香浓的滋味在彼此的味蕾中化开,周泽楷牵起他的手,带他走进S市灿烂而明媚的阳光里,像归家时的漫天灯火,温暖又恬静。
  

  周泽楷一直在收集各种各样的叶片,有会开黄色小花的小叶子,有喜欢玩巧克力不喜欢玩毛线球的大叶子,还有各式各样的树叶形书签,树叶形图案,树叶形装饰。
  但他一直觉得不完整。
  就像繁茂的森林缺少太阳,连四季都不再轮替。
  然后叶修来了。
  阳光普照,春暖花开。
  
  

—— 完 ——

评论 ( 148 )
热度 ( 267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