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求枪王一睡君莫笑
小周本命,周叶纯食
一个洁癖严重的痴汉
严禁任何形式的无授权转载
一经发现立即拖黑:)

© 川如色
Powered by LOFTER

【周叶】《轻狂不老》- 10.不流浪

+ 10.不流浪 +

  其实刚刚来到国家队的初期,叶修在面对周泽楷的时候,心情是十分平静的。
  那时距离他们开始疏远已经两年有余,正式分手也有一年多的时间,所有的波澜都被沉淀下来,变成一碗平淡的白水,食之无味,弃之可惜。  
  更何况在分开的这段时间里,他有兴欣,打了挑战赛,争得了联盟总冠军,生活忙碌而充实,虽然辛苦,却沉甸甸的都是收获的满足感,哪怕是悄然退役也不能磨灭他心中那一簇明烈的火焰。
  职业选手,只是生命中的一个节段,继续往前,还有很长很长的路要走,而这一簇火焰将永不熄灭,带着荣誉和辉煌,护送他扬帆远航。
  之前的一切,包括荣耀,包括那一段无疾而终的爱情,都可以被放下,他已经准备好开始一段崭新的人生,一步跨出去,结果落地时才发现兜兜转转,自己竟然又回来了,回到联盟,回到周泽楷面前。
  如果没有这场世界邀请赛,没有这半个多月的朝夕相处,叶修不会发现他以为早已逝去的,其实依旧存在,只是被埋藏得太深,遗忘得太久,以至于重新拾回时才发觉它仍然五彩斑斓,却也脆弱得像水晶,再经不起一星半点的伤害和破坏。
  叶修忽然很害怕听到周泽楷的谈谈。
  未知总是让人害怕的。
  但是他没有逃避。
  叶修这辈子只逃避过两次,一次是年少时的离家出走,一次是躲开周泽楷的吻,所以无论如何他都要把这段话听完,因为寡言的枪王或许早已为这一次的谈话准备了很久,很久。
  
  B市夏天的炎热是全方位的,哪怕在屋檐下也觉得燥热不堪,这样的时段很少有人愿意在外逗留,药店门前的长椅上也只有周泽楷坐在最尽头,叶修走过去在隔了一个的位置上坐下,装着药品的塑料袋被随手放在中间。
  周泽楷没有开门见山,他只是瞄了眼袋子,挑了个其他的话题:“买了点什么?”
  “清凉去火的药,你吃不惯辣的吧,下午说话的时候声音有点哑。”叶修说着,边从袋子里拿出两瓶金银花露,一瓶递过去,一瓶自己拧开喝了几口,“虽然大部分是糖水,但是清凉解暑,味道也不错。”
  周泽楷伸手接过,却没有马上打开,而是把瓶子拿在手里看了一会儿,才突然笑着道:“你会帮我买药,那就应该懂的。”
  “懂什么?”叶修不明所以地问。
  周泽楷定定地望着前方的花坛,沉默片刻,确定好措辞才说:“懂我会担心你。”
  心脏猛地往下一沉,这次换叶修无言以对。这一刻总要来的,前账总要清算,这是他下得最错的一步棋,对此没有任何可以辩解的余地。
  所以他沉默着,沉默着听周泽楷开始他平静的讲述。
  “两年前,你离开嘉世的那天,我也在H市。我接到苏沐橙的电话之后就坐最近的一班飞机赶过去,但是还是晚了。因为不确定你要去哪里,会怎样离开,搭车还是走路,所以我沿着那条街来来回回找了好几遍,四次路过那家兴欣网吧,我也进去找了,但是越急越看不清楚,最后还是把你错过了。”
  H市的冬天异常阴冷,他虽然半个字都没有提,但叶修还是能想象到其中的辛苦和失落,不过最让周泽楷心寒的或许并不是寻找的过程,而是努力到最后,却没有结果。
  “你有自己的规划,所以没有来找我也是合情合理的,我能够接受,但是你不该悄悄走了,对谁都不说,对我也不说。”周泽楷顿了顿,道,“这是第一件事。”
  “你退役之后,我们单方面失去联系,这没什么,我喜欢的叶秋大神本来就是骄傲的,所以这都没什么,我可以等。但是当你回来之后,我仍旧被排除在外。
  你可以找黄少帮忙打副本,可以和微草打练习赛,可以找喻文州分析战术,你可以找很多人,却独独不愿意来找我。”
  周泽楷的语调非常平淡,不带一丝一毫的责怪和抱怨,就只是将过去种种娓娓道来,可就是这种平静,让叶修越发心疼。
  他可以找很多借口,比如你很忙,轮回要争冠,我不需要神枪手……但是这一刻他突然什么都不想说,只是安安静静地看着远方,放任思绪随着周泽楷低沉的声线一起回到那些没有彼此的岁月。
  “你不该把我排除在你的生活以外,如果开心的时候我不在身边,难过的时候我也不在身边,那么我对你来说,又有什么意义呢?
  你很强,或者说,你本来就是最强的,或许我一辈子都不可能成为你的依靠,但是……”尾音渐渐低哑,周泽楷的声线带上了不自觉的颤抖,他苦涩地笑了笑,等了好一会儿才缓过情绪,把剩下的半句说完:
  “但是最起码,请让我陪在你身边。”
  
  叶修感觉到揪心的疼。
  源于对一段深情的辜负和懊悔。
  周泽楷苦涩的微笑像一根针扎在心窝里,让他疼得整个人都要蜷缩起来。
  闭着眼睛深呼吸几口气,叶修最终直起身,把塑料袋放到一边,自己挪过去挨着周泽楷坐下,后者感觉到他的靠近,回头看了一眼,才悠悠续道:
  “你做了很多不成熟的选择,同样的,我也有错。你需要空间去飞翔,我理解,需要时间从头开始,我给你,所以那天晚上看到分手的留言,我同意了。”说到这儿,像是回忆起当初那个任性而天真的自己,周泽楷笑着摇了摇头,“你要飞,我就真的让你去飞了。这是我做过最傻的决定。”
  “你知道吗,对于男人来说,真正有效的恋爱策略不是欲擒故纵,而是死皮赖脸永不放手。”
  周泽楷说着,第一次主动回头看向叶修,而后者这次在他眼中找到的,是货真价实的温暖和豁达。
  “你放手了,我也放手了,所以叶修,我们都是失败者,没有谁比谁更好一点。但是现在不一样,我成熟了,我想要回本该属于我的。”周泽楷说,“两年,我等了两年,现在你退役了,我来问一个答案,未来的路要怎么走,由你来选。”
  “不用急着给我回复,你可以慢慢想,邀请赛还有一个月,夏休期也还很长,两年都等了,不在乎再多几天。”
  周泽楷说完,如释负重地长叹了一口气,而后用手里的金银花露碰了碰叶修的,玻璃瓶相撞发出清脆的声响,听在耳朵里像晚钟一般沉重又悠长。
  
  似乎也明白这个选择的意义很不一样,叶修难得沉默了。
  他没有急切地说“好”,尽管这样看上去可能更有感染力,但这么随便又轻易的决定总是显得缺乏说服力,而且他相信周泽楷并不需要什么好听的答案,他需要的是一个明确的态度和决心,事关彼此的未来,没有人希望再含糊以对。
  静默中有铃声突兀地响起,打破了几乎快要凝固的气氛,周泽楷掏出手机接电话,挂断之后告诉叶修他可能要去找王杰希带的观光队会合。他们在附近找到了一家卖工艺品的百年老店,里面有周母喜欢的摆件,刚来B市时周泽楷曾向他询问过,没想到王队也很体贴,竟然一直记在心里。
  知道叶修或许想要独处,周泽楷便也不强拉他同去,两人一起走到不远处的十字路口。
  分手前周泽楷几番欲言又止,神情间似乎少了几分之前的从容,多了一点忐忑和期待,看上去更像那个叶修所熟悉的腼腆后辈。
  但他最后还是没有再多说什么,只是从钱包里拿出两张一模一样的照片,把其中一张递给叶修,而后就小跑着朝约定地点走了。
  叶修站在原地目送他的背影消失在转弯处,才有空仔细看看手里的照片。
  这是当年一起在G市旅游时黄少天偷拍的,镜头正中的两个年轻人还有着蓬勃的朝气,欢笑间是掩藏不住的快乐和无忧无虑。周泽楷一手拿着烤串一手端着杯饮料,走在他旁边的叶修则捧着小半碗凉面,辣得眼眶通红,正低头就着他的手猛吸那杯所剩无几的柳橙汁。
  这称得上是叶修一生中最狼狈的几个时刻之一,还偏偏被黄少天用相机记录下来,当年他曾把剑圣大人虐得满地打滚逼他把记录删掉,结果半路却被周泽楷救走,救走也就算了,没想到他还冲印出来,好好地收在钱包里。
  看着画面里孩子气的自己和周泽楷温柔的眼神,叶修笑着摇了摇头,随手把照片翻过来,接着惊讶地发现背面并非空白,而是用马克笔写了一行字。
  标准的楷体规规整整,笔法并不是太成熟,但一笔一划间看得出书写人的认真和用心,最后的一笔被拉得很长,大约是心情不平静,所以平滑间有细小的波动。
  这看上去像一首诗,又像一句歌词,语句非常简单,却让叶修愣在原地,久久无法回神:

  你不该给我一个家,又放我去流浪。
  
  
  
+ TBC +

评论 ( 124 )
热度 ( 129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