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求枪王一睡君莫笑
小周本命,周叶纯食
一个洁癖严重的痴汉
严禁任何形式的无授权转载
一经发现立即拖黑:)

© 川如色
Powered by LOFTER

【周叶】《轻狂不老》- 09.不真实

+ 09.不真实 +

  面对地地道道的川辣,叶修不是第一个被辣哭的倒霉蛋,也不会是最后一个,当大半桌的人都开始撕心裂肺、鬼哭狼嚎的时候,恶势力的威胁就相对微小了很多。
  王杰希看准时机突破包围圈冲出去点了几份炒菜和炒面上来,众人看到那几盘绿油油的鲜炒时蔬,顿时感动得泪流满面,纷纷抄筷子开干,生怕晚了只剩汤水,也就还惦念着周泽楷要带他去吃的烤鸭的叶修一脸纠结,最后抵不住饿,还是多多少少抢了一点。
  一顿兵荒马乱的火锅吃完,比打两场总决赛还累,叶修像被抽走了骨头一样瘫在椅子上,张佳乐喊他去逛景点,摆摆手表示没兴趣,黄少天约他去欢乐谷,又摇摇头表示老胳膊老腿折腾不动。
  他打定主意要趁机开溜,回酒店继续醉生梦死,最后却被苏沐橙软磨硬泡拖着去逛商场,叶修一想起前两年的春节就觉得腿肚子在发抖,但是发抖归发抖,去还是要去的。
  见他答应,苏妹子秀发一甩就扭头望向联盟第一的大帅哥:“一起来吗?”
  周泽楷看了眼正定定瞧着他的叶修,而后从随身的包里拿出两副同款墨镜和一黑一灰两顶棒球帽,那熟练的架势,一看就知道早有准备。
  他把其中一份递给叶修,边说:“好。”
  于是四位俊男靓女就这样踢踢踏踏地去逛商场了,苏沐橙和楚云秀勾着胳膊走在前头,一路上有说有笑,引得路人纷纷回头。跟在后面的两个男生武装到牙齿,一副鬼鬼祟祟见不得人的样子,要不是高个的那个身材太好,气质太出众,稍微矮一点的那个又一股子漫不经心,走着走着都要顺势睡到地上去,难保不会有英雄误以为他们是变态跟踪狂。
  两位姑娘到试衣间里换衣服,叶修和周泽楷就坐在外面的长沙发上发愣,偶尔就训练问题聊两句,这是他们目前最不容易冷场的话题,哪怕寡言如枪王也是可以侃侃而谈的。
  叶修不敢主动提复合,并不是他不想,说实话他想得都快炸了,但是他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又怎么说服周泽楷再次跟自己回家,一切的花言巧语早在当年玩暧昧的时候就说完道尽,现在只能披荆斩棘,从头开始。
  而且对方淡然沉峻的态度也总是让他摸不着底。
  周泽楷一直表现得很淡定,既有成竹在胸的从容,又有满不在乎的漠然,叶修发现分开两年,他忽然读不懂这个人了,他像一棵竹子在背阴处默默成长,等别人反应过来的时候,出现在眼前的已经是莫大一片竹海,包容,博大,漫山遍野又无边无际。
  闲聊间苏沐橙已经换好衣服出来,探头招呼他们过去帮忙品评,叶修一脸为难,果断拍拍周泽楷的肩让他去,后者也很上道,明白叶修是流行圈的白痴审美界的老古董,于是当仁不让地起身赶赴阵地。
  穿着蓝色连衣裙的苏沐橙正在挑外套,察觉到有人走近,手上动作没停,头也不回地说:“你们别老是干坐着呀,楼下有男装,让周泽楷陪你去挑两套衣服嘛,他很有品味的!”
  说完眼角一瞥,正好瞧见被夸品味好的枪王站在旁边局促地摸摸鼻子,一脸不好意思,苏沐橙一看就乐了,爽朗一笑:“哈哈哈,你害羞啦,这么不经夸!抱歉啊我以为是叶修那家伙,你懂的,他的衣服都长得差不多,连我都要怀疑他是不是一直没洗了。”
  周泽楷忍俊不禁地点点头,作为前男友的他确实有理由“很懂”。
  “待会儿我跟云秀要去看电影,你们就不用陪着啦,文艺小清新的爱情片你们不会感兴趣的。那咱们分头行动,叶修就拜托你了,记得拖他去买衣服哦!”苏沐橙朝他调皮地眨眨眼睛,刚准备回头继续挑选,又猛地想起什么,凑近了悄声续道,“对了,刚才之所以会认错,是因为你身上有他的味道。你们总待在一起多少会沾染上,很淡很淡的烟味,哈哈,都快被火锅味盖掉了,但是我一闻就知道。”
  想当初她千方百计地要把叶修旁边的位置换给周泽楷,似乎就是为了这一刻,可以用轻描淡写的语调说一句意味深长的话:
  你身上有他的味道。
  看着苏沐橙狡黠的微笑,周泽楷也陪着勾了勾唇角,心里却无声地叹了口气。
  
  两个妹子挽着胳膊迈向电影院,周泽楷奉命带叶修去买衣服,后者站在琳琅满目的专柜面前膝盖都软了,心里不住哀叹:要命啊……
  幸好周泽楷是真的很懂他,挑准了牌子直奔专卖店,从头到脚搭配好三套塞给叶修去换。他自己则抱着胳膊站在试衣间门口,一副“乖乖听话,不换就扒光你”的架势,唬得叶修汗毛倒竖,很想咆哮一句“想造反吗?”又碍于情势不得不作罢。
  他突然发现男人在谈恋爱的时候是犯不得原则性错误的,当初是他主动拉开距离,是他枉顾周泽楷的感受,是他先放手,所以哪怕后半辈子都翻不了身,他也得受着,从各种意义上地,受着。
  作为联盟宣传部的宠儿,枪王大大的眼光那真是没得挑,一套正正板板的衣服上身,连气场都格外不一样。叶修虽然宅,浑身上下都是软肉,但好歹身高标准,比例匀称,好好收拾一番还是很有男神范儿的,连周泽楷的眼神都带上了几分赞叹和温柔。
  看到喜欢的人越来越好,很少有人能不开心。
  从商场出来正值下午最炎热的时段,随便在太阳底下站个十几分钟就能晒跪,两人略一商议,果断决定抛弃团队,打道回府。
  夏天万物生长,路边的行道树郁郁葱葱,微风一吹,能从街道的这头“哗啦啦”地一路响过去,在钢筋水泥笼罩的B市,这一点点绿色总是显得特别珍贵。
  他们并排走在树荫下,步伐不紧不慢,没有人说话,也没有外物打扰,时间仿佛又回到了那些明朗的夏日,连空气中都弥散着水汽,带着山川河流咸涩的味道。
  
  去往地铁站的途中路过一家药店,叶修踌躇片刻自己跑了进去,留周泽楷在外面等待。
  店铺外有几排塑料长椅,他走过去坐下,看着前方熙熙攘攘的人海,不知为什么,突然感到一丝疲惫迷漫开来,像潮水般慢慢上涌,从脚踝到大腿,再到胸腹,直到最后没顶。
  恍惚间又想起刚才苏沐橙说的,你身上有他的味道。
  相同的话他曾听叶修说过,那也是在一个这样的夏日,天空晴朗得仿佛看不到边际,只有飞鸟轻灵地滑过,一切都是这样晴朗,晴朗而悠长,悠长又缱绻,像一朵盛开的花。
  比起疲惫,这才应该是属于他的夏天。属于周泽楷和叶修共同的夏天。
  
  
  叶秋还是在QQ上用签名问他为什么又不回家。
  这次他一连串写了六个“又”字,每一个都像绣花针,没什么了不起的威胁,却戳得叶修眼睛疼。
  于是他捂住眼睛,假装什么都没有看见。
  这是他与周泽楷确定关系后的第一个夏休期,叶修谁也不想理,谁也不想见,只想跟他年轻帅气的男朋友腻在一起,哪怕是排排坐,打游戏,也觉得有滋有味。
  如果被联盟里的那些损友知道,绝对会用初号加粗血红色字体来吐槽他没出息,但是叶修甘之如饴,在蜜月期面前,一切出息都是浮云。
  他们在S市周泽楷租的套房里住了一个多月,每天胡天黑地地厮混在一起,饭不好好吃,游戏不好好打,闲着没事就是要互相折腾,互相调戏,各种行为举止幼稚得让人汗颜,却又乐此不疲。
  叶修的衣服带得少,没换洗的就拿周泽楷的穿,周泽楷没穿的了,又随手拿件他的T恤往身上套,结果套完了才发现那件没有洗……
  那时候的枪王大大已经比叶修高,不过两人身材差不多,换穿衣服也就变得越来越自然,而一向烟酒不沾的周泽楷身上,也慢慢熏染出一股淡淡的烟味,混杂着沐浴露的薄荷清香,以及彼此的男性体味。
  这股味道特别淡,淡得让人难以察觉,周泽楷之所以会知道,还是叶修告诉他的,是他趴在他身上,边扭动着柔韧的腰身,边告诉他的。
  
  夏日的午后总是会让人觉得熏然,他们倒在大床上睡得不知今夕是何夕。
  周泽楷在迷糊间恍惚听到剧烈而压抑的喘息,还有粘稠的水渍咕叽作响,夹杂着低哑的抽气声,在逼仄而灼热的空间里显得性感而淫靡。
  任何一个正常的男人都能轻松猜到叶修在做什么,这并不稀奇,稀奇的是他现在正在周泽楷怀里,动作稍微过火一点就能惊醒对方,他却混不在意,甚至百忙之中还抽空轻轻地伸出一根手指勾住周泽楷的内裤边,拉下去,放出里面已经抬头挺胸的性-器。
  周泽楷被他这大胆而放肆的举动惊得倒吸了一口气,胸膛剧烈起伏,心脏激动得快从嗓子里跳出来。他猛地睁开眼睛瞪着叶修的发顶,后者却连仰头看他一眼都懒得,仍低着头一手抚弄着自己的,一手勾着他的内裤边防止它弹回去。
  轻薄的毯子盖住彼此的下身,将叶修小臂以下的动作都遮挡在阴影里,周泽楷垂下眼光只能看到前辈因为舒爽而微微眯起来的双眼,他抿紧的嘴唇,以及光洁额头上密密的汗珠。
  有一股燥热猛地从小腹窜上来,烧得周泽楷心跳失速,大脑发胀,下面也发胀,后背出了一层汗,随便摸一摸都是一手的滑腻。
  叶修却没这个功夫去摸,他往前蹭了蹭,整个人越发往对方的怀里缩,下半身也就势靠了过来,他一边撸动,一边抓着自己的火热去触碰周泽楷的,吐着粘液的伞状头部只是轻轻相抵,叶修就猛地打了个激灵,绵长而压抑地哼哼了一声。
  忍到现在已经是极限,再放纵他这么不紧不慢地胡闹下去,枪王大大估计要当场爆炸,周泽楷眼神一暗,伸长胳膊揽住叶修的腰把他压向自己。
  两人下腹相抵,柱身互相挤压,摩擦间产生一种难以言喻的舒爽与悸动,叶修“啊……”地长叹一声,浑身簌簌发抖,整个人柔韧地贴过来,直勾得周泽楷眼睛瞬间通红,一副要把人拆吃入腹的模样。
  感觉到年轻恋人在自己肩上急切的啃咬,叶修也终于喘息着抬起头来,他揽住周泽楷的肩,凑过去舔吻他的耳廓:“小周,来做吧……我想要。”
  周泽楷箍住他腰身的手臂骤然收紧,他没有再浪费时间去说话,而是一个翻身,将叶修完完整整地压在身下。
  
  在感情跑过了长长的柏拉图后,这是他们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互相占有。
  在此之前,叶修做过很多次春梦,周泽楷也有过很多很多的幻想,但是在货真价实的肌肤相贴面前,一切的想象都显得那么苍白,脆弱,又微不足道。
  无论多绮丽的梦境,都远远比不上把人拥在怀里,用彼此的嘴唇和肌肤,去感受那一份因爱而沸腾的温度。
  
  如果要用一个词来形容周泽楷对于那一次激情的感受,那就是——不真实。
  美好得不真实,热切得不真实,幸福得不真实。
  叶修通红的眼眶,汗湿的发尾,急促的喘息和畅快的吟哦,当时明明都一帧一帧地仔细记在心里,回想的时候却只能忆起他紧致而火热的内里,他被情潮染红的胸膛,以及被自己啃得印记斑斑的臀瓣和大腿。
  彼此的汗水浸透了全身的肌肤和身下的床单,连接处更是被体液涂抹得粘稠不堪,叶修也因为“啪啪”作响的水渍声而倍感难耐。他被羞耻感折磨得浑身颤栗不止,最后实在是坚持不住,就伸手把那一片黏液抹开,细致地涂在周泽楷的胸腹上,锁骨上,还剩一点点挂在指尖,被年轻的枪王抓过去,伸出舌头舔舐干净。
  “啊……”电流从指尖开始飞窜全身,叶修被吮得后腰一阵酸麻,往前一扑抱住周泽楷的肩膀。
  理智被欲念焚烧殆尽,他呢喃的话语随着下//身吞吐的节奏,一个字一个字地撞进周泽楷的心里:
  “小周,小周……你身上有我的味道。”

  
  当时的他是怎么回答的?一时间竟然无从追溯。
  最清晰的还是那天明媚的阳光和带着咸涩腥味的海风,以及那个会被一辈子铭记的日期。
  周泽楷低头把玩着自己的手机,在听到叶修叫自己的时候抬头看向他,良久,才像做好了充分的心理准备一样说:“我们谈谈吧。”
  
  连苏沐橙都知道他身上的味道属于叶修。
  但她一定猜不准这味道会存在多少年,从最初,到最后,永不消散。
    
  
  
+ TBC +

评论 ( 62 )
热度 ( 114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