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求枪王一睡君莫笑
小周本命,周叶纯食
一个洁癖严重的痴汉
严禁任何形式的无授权转载
一经发现立即拖黑:)

© 川如色
Powered by LOFTER

【周叶】《轻狂不老》- 08.不回首

+ 08.不回首 +

  时间在忙碌的训练中飞逝,半个月过去,无论个人还是团队的战力都有了长足的进步,而所有人孜孜追求的默契,也在一次次磨合中不断积累。
  有人闲暇之余在网游里约战原战队的队友,结束后光荣收获“叛徒”奖章若干枚。
  蓝雨战队的孩子们号称在喻文州身上看到了方锐大大的影子,黄少天的机会主义也越来越有变魔术的味道;苏沐橙的打法时而像楚云秀的元素法师一般大开大合,时而又跟肖时钦的翻版一样丝丝入扣,斤斤计较;而轮回的江副队则语重心长地感慨说孙翔小朋友像变了一个人,用网络上时兴的说法概括,以前是狂躁炸毛攻,现在是傲娇别扭……嗯,攻。
  总之与一群至高神加前辈朝夕相处两周,哪怕是鼻孔朝天的孙翔和唐昊也多多少少成长了一些,牛X是一种气质,不一定要张扬在外。比如叶修和周泽楷,一个是国家队里最没下限的老烟枪,一个是最沉默寡言的吉祥物,乍眼看上去单纯无害,但荣耀圈里又有谁不知道这两位是前后第一人,捧走的冠军奖杯加起来甚至超过了总数的一半。
  大约是两位年轻王牌的改变喜闻乐见,连一向挑剔又记仇的苏沐橙都说:“我居然才发现孙翔长得也挺帅哎!”
  姑且不论孙翔大大听到这句评价是否会吐血三升,不过作为曾经的队友,能将这一显而易见的事实忽略到如此地步也是相当不容易的事情了。
  苏沐橙不愧是苏沐橙,更不愧是叶修的妹子,连赞美都能说得那么像垃圾话。
  ……
  来自9支不同的战队,平日里天南海北,网络总是不能完全替代相见,对于这次世界邀请赛,每个人都把它当做一次千载难逢的机会,了解对手,了解自己,了解朋友。
  黄少天就曾抓着喻文州的衣领抱怨过:“队长!万一我下次在常规赛上碰见张新杰的石不转结果脑子一抽没舍得砍怎么办!”
  “……”微妙的静默。
  旁边的张副队镇定自若地推了推眼镜。
  随后有人“噗”了一声开始拍桌狂笑,他一破功,其他人自然也没能忍住,训练室里很快爆发出疯狂的笑声。
  只有喻文州啼笑皆非地把自己的领子从剑圣的魔爪下解救出来,耐心而温柔地摸着他的手背安抚:“没事的,我觉得看到你朝他跑过去,张新杰下意识的操作是给你加血,所以哪怕你没砍他,我们也没损失。”说完怕黄少天不相信,还万分诚恳地加了一句,“真的。”
  张新杰依旧面无表情。
  可剩下的其他人,包括黄少天自己,早就笑得滚到桌子底下去了。
  或许他们早已习惯了对手的身份,所以直到此时此刻才恍然发觉,亦敌亦友的伙伴,同样值得最好的尊重与珍惜。
  
  关于下赛季的猜想还很遥远,此时仍在集训期。
  这天是个周日,紧锣密鼓的训练已经初见成效,叶修与喻文州商量了一下,决定给大家放一天假。
  天气难得晴好,两位姑娘打算到城中心的商业区购物,其他有好几个人也准备去那附近的景点逛逛,于是大家一合计,决定找一家老字号的饭店吃火锅。
  夏天,高温,火锅。这三个词里的随便一个就足以让叶修挺尸装死了,奈何被打发来邀请他的人是周泽楷。分手前或许还能任性地爱理不理,现在却不行了,他依然对这位前男友有非分之想,又岂会错过任何一次相处的机会。
  联盟的专车将一行人送到预定地点,14个年轻人其乐融融地围在大圆桌旁,鸳鸯锅的美好愿景被以唐昊为首的一堆南方人恶意否决,于是当一大锅飘着红油和辣椒的中辣汤底被端上来的时候,映得一半人脸白如纸,一半人满面红光。
  还有一个叶修不动声色。
  他不是不怕,而是怕傻了,所以更不能表现出来,不然以张佳乐跟他之间深仇大恨的不共戴天程度,非把他辣到跪地求饶不可。
  正所谓色字头上一把刀,自己今天恐怕就要交代在这里了,叶修泪流满面地想着,边在菜单上勾选了一份牛奶,而后想了想,又帮周泽楷也点了一瓶。
  配菜一盘一盘下锅,叶修尽挑着不容易入味的吃,可百年老店标榜的就是正宗、地道,又麻又辣真是让人防不胜防,看着明明半点辣椒末都没有,吃进嘴里却完全不是那么回事,哪怕一口菜混一口牛奶,也完全不能消除那种灵魂出窍的辛辣感。
  半碗菜吃完,叶修的嘴唇已经红得肿了起来,用舌头舔一舔都觉得疼,他眉头紧皱,一双眼睛眯成缝,眼睫毛湿漉漉地黏在一块,瞧着格外无辜。
  其他人要么被辣得哭爹喊娘,要么一口酒一口肉吃得正爽,根本顾不上默不作声窝在角落里吐舌头的叶修,除了他旁边的周泽楷。
  一直都只有周泽楷。
  叶修的牛奶在他不要命地猛灌下已经见底,周泽楷将瓶子拿开,把自己的那份递过去,趁他喝牛奶的功夫,又用茶水将牛肉片涮到没味儿,才一片片往叶修的碗里夹。
  身边的人半天没动静,周泽楷疑惑地转头瞧过来,正好看到叶修伸出通红的舌头舔干净嘴角的奶渍,“嘶嘶”地吸了两口凉气,又“哈”地吐出来。
  心里突然一动,周泽楷哑着声音问他:“还辣吗?”
  叶修抬头回望,莫名有种恍如隔世的错觉,相似的场景,相同的对话,相反的角色,他应该怎么回答?
  如果说辣的话,还能换来一个浅尝辄止的吻吗?就像很多年前的那个冬夜一样。
  
  两军对战,全明星周末,春节,夏休期,在一起之后才发现相见的机会如此寥寥无几。
  第六赛季全明星,是属于全荣耀的盛典,也是属于他们两个人的狂欢。
  那天晚上的活动结束后,周泽楷悄悄从队里落跑,牵着同样玩失踪的叶修去大排档吃烧烤。地处西南的城市民风彪悍而豪迈,对“辣”之一字见解独到,不求一魂出窍二佛升天,但求——爽!
  于是沿海出身,吃惯了清香甜淡的枪王大大果断被爽哭了。
  虽说叶修也是半斤八两,但他好歹吃得少,半碗酸梅汤灌下去就缓过劲儿来了,看着周泽楷被虐得泪眼朦胧,一张帅脸难得有些狼狈,只觉得又心疼,又新奇,还有点不厚道的幸灾乐祸。
  “喝点这个,”叶修忍着笑,把剩下半碗酸梅汤推过去,“还好吗?”
  周泽楷依言喝了几口却不见缓解,还是一副满头大汗的模样,他摇摇头,孩子气地把舌头伸出来给叶修看,后者凑过来仔细一瞧,又红又肿,确实辣得不轻。
  “那怎么办?”叶修盯着他的嘴唇道:“我给你舔舔?”
  说完还不等对方回应,他已经倾身靠了过来,伸出舌头在周泽楷通红的舌尖上很轻、很快地舔了一下。规规矩矩,轻轻浅浅,没有丝毫过分的举动,似乎就只是想给予一点慰藉,却突然得让人心动。
  如果这个浅尝辄止的触碰也算作亲吻,那么这是叶修的第一次,也是周泽楷的。
  在清新的文学作品里,初吻总是极尽浪漫,最好像一场风花雪月的梦境,能用一生去慢慢凭吊。
  可他们的初吻却结束得太过仓促。
  周泽楷的唇舌被辣得失去知觉,叶修的舔舐轻得像一缕风,明明不该有任何触感,他却觉得被烫到了,从舌尖,到大脑,到心脏,都仿佛被这一次触碰烙上了刻骨的印记。
  
  剩下的食物是如何吃完的,周泽楷一点印象都没有,回忆中只有大排档里昏黄的灯光,嘈杂的人声,以及那一瞬酥麻的触感,若有若无,不堪琢磨。
  回去的路上叶修把双手插在大衣口袋里,步履散漫,看上去还是跟平时一样无精打采,好像完全没把刚才的事情放在心上,周泽楷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突然有点空落落的。
  他在路过一个小公园的时候蓦地伸手抓住叶修的胳膊,把人拉到一旁的树荫底下,定定地看着他,半天没说话。叶修明明知道他在着急什么,这档口却故意装傻,不解地问:“怎么了,还辣吗?”
  年轻的后辈挑起眉,危险地舔舔唇角:“辣。”
  叶修笑问:“那再给你舔舔?”
  周泽楷的回答是低头狠狠地吻住了他的嘴唇。
  
  寒冷静谧的冬夜,陌生城市的街角,头顶光秃秃的树枝被风吹出单调的摩擦声。
  哪怕在很久以后,叶修依旧能清晰地回忆起那一刻的所有细节:周泽楷身上清爽的味道,他颤抖而坚实地拥住自己的双臂,他火热的唇舌和生涩的技巧,他凌乱的喘息和紧闭的双眼,共同凝成了关于“初吻”最美好的剪影。
  可是此时此刻再回想起来,却像一根根锋利的冰针扎在心上,疼得他无法呼吸。

  恋爱就像糖果,一直吃一直吃,总会有腻味的一天,酸甜会变成苦涩,激情会慢慢消磨,最后只剩习惯和淡漠。
  第八赛季叶修退役后,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有与周泽楷联系。
  他很忙,忙着在网游里打拼,从最初的起点再来一遍,或许是体谅他的忙碌,或许是成全他的骄傲,周泽楷一次次克制住交流的冲动,一次次在最后关头打退堂鼓,一次次在君莫笑身边出现,又一次次就这样默默走开。
  叶修有数不清的小号,周泽楷也有,所以他大概一辈子都不会知道曾经在那些或壮观或艳丽的场景里擦肩而过的角色,有多少个的背后坐着一个欲言又止的青年。
  他不会知道这些角色陪自己刷过副本,不会知道他们都顶着兴欣公会的标识,不会知道队伍里那个麦克风总是有问题的神枪手,声音与周泽楷一模一样。
  他只知道暌违数月后又在电视里看到轮回的采访,青年局促却充满信心的谈吐让他感觉到的不是思念,而是陌生。
  令人心惊的陌生。
  叶修在那一刹突然遍体生寒。
  如果梦想不是那么重要,如果荣耀不是那么不可替代,他们有一万种方式可以弥补这段错失。可惜没有,唯一的改善是叶修的头像终于重新亮起来,但是这种聊胜于无的交流并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他们依旧背道而驰,在各自的坦途越走越远。
  又见夏休期。
  作为新科冠军队的王牌队长,周泽楷拎着黑色的行李箱到访H市,只在酒店里陪叶修住了一个星期,这大大短于他们往年见面相处的时间,当时却没有人感到不满。
  叶修白天依旧去兴欣网吧带着新战队的队员搞训练,晚上回到酒店时已经累得睁不开眼,往往一沾枕头就能睡着,偶尔与周泽楷亲昵一次也是匆匆结束,对方没有多要求,他也乐得轻松。
  一周时间飞快滑过,叶修抽不出功夫陪他,俱乐部和家里又频繁来电催促,周泽楷终于提前订下返程的机票。
  那天晚上洗完澡,叶修半睡半醒地窝在床上养神,周泽楷看到他无精打采的样子,疲惫地叹了口气,从浴室拿了一条干毛巾,坐在床边帮他擦头发。
  温柔的力道,清新的男性体味,叶修很快在舒适而安逸的气氛中昏昏欲睡,恍惚间察觉有人低头向自己贴近,他烦躁地皱起眉,下意识地偏开了脸。
  他躲开了周泽楷的吻。
  而后者在当晚离开了H市。
  这是他们在分手前的最后一次见面。

    
  当初弃之不顾的,如今却求而不得,现在的叶修愿意用很多东西去换那个吻。

  “还辣吗?”见他一直没回应,周泽楷又问了一遍,“要不要换酸梅汤?”
  原来他还记得。叶修微微一愣,先点点头说:“辣。”又摇摇头表示不用换。
  周泽楷本性内敛而含蓄,“我帮你舔舔”这种话在大庭广众之下是绝对说不出口的,但枪王一直有自己的方式,他抬手像安抚小孩子一样摸了摸叶修柔软的头发,又捏捏他圆润的耳垂,小声说:“那就少吃点,一会儿带你去吃烤鸭。”
  叶修突然就笑了。他觉得自己像个傻瓜。

  沉淀在骨子里的陌生和疏离最终酿成苦果,让双方都尝到了悔不当初的滋味。
  他用两年的时间学会成长,再驻足时却发现幸福不堪回首,分离亦不堪回首。
  那时候的叶修年少轻狂,远远不懂一个成熟的男人不止要有理想,更要有担当。
  既然有信心将周泽楷拖入自己的世界,就应该有勇气陪他走完一生,无论前方是崎岖坎坷,还是万水千山,只要不放开彼此的手,总有一天能跨过沧海桑田,见到梦中的桃源乡。
  
  
  
  
+ TBC +
ps:叶修是前辈,所以让他对一段感情的失败多负点责任,这仅是此文的设定,感情中有很多东西是说不清的,意会就好=v=

评论 ( 77 )
热度 ( 116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