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求枪王一睡君莫笑
小周本命,周叶纯食
一个洁癖严重的痴汉
严禁任何形式的无授权转载
一经发现立即拖黑:)

© 川如色
Powered by LOFTER

【周叶】《轻狂不老》- 01.不可追

世邀赛背景,周叶only
+ 有鲜肉,有纯情,有狗血,HE
+ 文风细腻,请慢慢品味

往期归档

———————

+ 01.不可追 +

苏沐橙最后一个过来拷贝资料,完成之后又陪叶修坐了一会儿,见没她什么事儿,就抓着U盘找楚云秀一起研究去了。
只剩叶修一人的会议室里冷冷清清的,他对着白花花的投影又看了半晌,终于有种实实在在的感觉。
又回来了。
从总决赛到退役,从回家到再度折返B市,大半个中国跑遍,叶修的心始终是飘着的,直到此时此刻坐在这里,又看到熟悉的画面,听到熟悉的音效,那种飘忽感才真正安稳下来。
归属感这种东西,说到底还是只有在打荣耀的时候才能切切实实地感受到。

走廊里传来匆忙的脚步声,联盟的工作人员拿着一大叠资料敲门进来,叶修一看见那些密密麻麻的文字就觉得后脑勺疼。
领队不比队长,只需要关心比赛,从外事到内勤他都得一一过问,“全权负责”四个字听着霸气,但落到实际上,却是份当爹又当妈的苦差事。
条条款款的文件翻一翻,随手放到一边,对手简报事后要细看,放到另一边,最后是一张个人信息表,登记有13位选手的姓名、年龄、身份证号、房间号等等资料。叶修粗略扫过一遍,看到苏沐橙时略有停顿,瞄了一眼她的房号,而后继续往下,又看到一个人的名字时,神色明显有一些不同寻常的变化。
荣耀职业联盟成立十年,坊间八卦只多不少,一句“贵圈真乱”都不足以说明其中的水深火热,而叶修与苏沐橙的关系探秘,绝对是荣耀十大谜团之首,谁都知道这两位大神郎才女貌关系亲密,但具体亲密到个什么程度,却是众口不一,什么说法都有。
各种流言讲得热闹,传得潇洒,慢慢地就变成一种共识:谁是跟叶修大神最亲的人?苏沐橙无疑。
这种说法倒也不算错,亲如一家,也是“最亲”的一种合理解释。但是很多人都不知道……应该是所有人都不知道,与叶修关系最亲密的人,其实并不是这个大大方方的漂亮妹子,而是联盟的另一位第一人。
至少曾经是这样的。
周泽楷。叶修的目光在这三个字上兜兜转转地停留了很久,最后也是瞟了一眼房间号,又继续往下看去。
在分手之前,叶修从未怀疑过这份亲密会一直持续下去,伴随一生,直到时间慢慢把不曾设想过的未来,变成了真真切切的现实。

联盟安排的酒店设施齐备,环境也十分安静清雅,与联盟总部隔街相望,为来回奔波的工作人员提供了不小的便利,也给他们创造了一个可以近距离接触大神的机会。
会在联盟工作的人,除个别领域外,基本都是十年如一日的荣耀忠粉,晚饭时间一到,这群人便拉帮结伙地往酒店附设的餐厅跑,满满当当地占据了剩下的圆桌。
13位职业选手,坐一桌嫌挤,坐两桌嫌宽,最后还是零零落落地分成了两拨人,被一堆虎视眈眈的粉丝团团围在中间,啼笑皆非之余,还颇有点吃年夜饭的感觉。
领队叶修被联盟方面的负责人缠得头晕脑胀,匆匆忙忙赶过来的时候已经开席了,他一进门,所有人都停止了窃窃私语,整齐地扭头望过来,离得远的怕看不清,还大咧咧地站了起来。
“叶神好!”
“叶神,欢迎回来!”
“叶神,我是你的脑残粉!”
山呼海啸般的膜拜像海浪一样一层一层地涌过来,作为联盟当之无愧的至高神,以叶修的影响力,造成什么样的轰动都不为过,而他本人似乎早就习惯了,随意而大气地朝大家招招手,从容一笑,就算回应了。
欢迎仪式简单,却也热烈,叶修心情很好地朝饭桌走,两拨职业选手都看着他,表情精彩纷呈,各不相同:有羡慕的,有敬佩的,有不屑的,当然还有嫌弃的,种种喜怒哀乐中,只有周泽楷的眼神很平和。
他只是淡淡地看了叶修一眼,就已经把头转了回去。
其实这个反应放在任何人身上都是很寻常的,周泽楷的性格本就如此,在人际交往方面严重缺乏天赋的他,对待普通人一直是这种礼貌周到却又轻描淡写的态度,不会太疏远,也无法更亲近。
可叶修并不只是随便一个谁。
他在这一刻忽然鲜明地意识到,在匆忙滑过的岁月中,有很多东西都不一样了。

只是一个平凡的眼神,让叶修感受到了久违的陌生,他短短地怔仲了几秒,没怎么犹豫就走向了苏沐橙所在的那一桌,然后拉开椅子坐在她旁边。
有黄少天在,不存在冷场的可能,这家伙似乎还没从叶修又复出的噩梦中清醒过来,席间一直在唧唧咕咕地大发牢骚,叶修一开始还嘲讽两句,后面简直心力交瘁,也就懒得再搭理他。
低头本想专心吃饭,吃着吃着思绪就跑远了,苏沐橙见他心不在焉,一直在忙不迭地帮忙夹菜,神情兴奋又新奇,像饲养什么小动物,各种乐此不疲。
一顿饭吃下来,叶修没有朝对面那桌瞧一眼,周泽楷也没有再看过来,至于他是否也跟自己一样食不知味,叶修不知道,分手一年有余,忙碌时只觉得白驹过隙,再回首却发现早已沧海桑田。
他还是那个独一无二的枪王。却不再是叶修的小周了。

饭后大家没有急着离开,又在餐厅里逗留了一会儿。
虽然席间围观群众都很老实安分,但饥渴的眼神还是让诸位大神如坐针毡,盛情难却,他们也不好太拿腔拿调,叶修拍拍手,招呼了一声:“都别装了,想要签名的就过来吧!”话音没落,顿时如狼似虎地扑过来一堆人,瞬间就把职业选手给淹没了。
小型的签名会持续了约莫半个小时,最后在各方负责人的劝导下难舍难分地结束,他们挥挥手,排着队从正门离开,身后是澎湃热烈的支持与鼓励:
“加油!”
“冠军!”
“荣耀属于我们!”
在这一刻,每一个人的脸上都洋溢着灿烂的笑容。

正式训练从第二天开始,当晚放假,让大家休息调整。一群人勾肩搭背地往房间走,三三两两地聊着琐事,有的跟荣耀有关,有的没有,年轻就是资本,世界在他们眼中,有无限大。
14个单间与会议室和训练室在同一层,一溜走过去不断有人在自己的房门前停下,长长的队伍越来越短,送苏沐橙回房后,叶修还在继续朝前走。
他是领队,房间被排在最末,远在走廊的另一头,身后跟着的几个人仍在有一句没一句地聊着天,孙翔和周泽楷在谈论轮回的未来,肖时钦在询问王杰希B市的特色菜,没什么想插话的欲望,叶修就这么低头走在最前面,等肖时钦道晚安的时候才终于意识到,他已经走到了自己的房门前,而身后也早就空无一人。
周泽楷没有打招呼就悄悄地回去了,本不是什么大事,叶修却隐约觉得失落,哪怕是对方刚刚出道的第五赛季时,两人间的相处也不曾如此冷淡又漠然。
似乎是因为曾经相爱过,所以分手后的再相见就变得更加手无足措,叶修不知道该怎么跟他说话,周泽楷也忘记了如何用微笑代替语言,一日匆忙,零星的几次交流中也总透着股别扭的尴尬和疏离。
他们是如何一步步走到今天的?叶修有心想要探询原委,却发现往事已不可追。

第八赛季叶修退役,对于他的职业生涯和两人的感情都是一个重要的转折。
在无数个夜不能寐的深夜中,有那么一瞬间,他真的觉得自己除了理想,一无所有,所以从那之后,开荒、收集材料、重组战队、杀回联盟,“忙碌”变成了叶修生命中唯一的主题。
而周泽楷作为他的恋人,他最坚实的港湾与后盾,除了全心全意的支持,不会有第二种表态。与此同时,战队成绩蒸蒸日上的轮回也处于一个高速发展的上升期,训练、比赛、复盘,枯燥的生活被夺冠的野心和期待染上了势在必得的色彩。
冠军!出道三年,周泽楷第一次觉得自己离那座奖杯这么近,近到似乎再努力一点点,就可以把它收入怀中。
第八赛季,叶修的兴欣在第十区起步,周泽楷率领轮回捧起奖杯,一切似乎都在朝着更好的方向发展着,然而在成功的另一面,却是越来越少的交流与见面。
聊天窗里的一句简短问候,收到回复时可能已经过去了数个日夜;没有手机的叶修,让突然想听听他声音的周泽楷只能对着灰色的头像发呆;有心寄去的明信片,最终沉埋在邮局无人认领的信箱里,一如那份纯粹的想念,在时间的狂风暴雨中零落成泥,又随风而逝。
那一年,叶修在网游里创造了无数的记录和神话;那一年,周泽楷成为名副其实的荣耀第一人;那一年,他们没有见面。

爱情就像冰面,哪怕只有一丝微小的裂痕,也会在漫长的岁月中被风化,被破坏,最终分裂成毫不相关的两座山川,以至于再想回头时,却已经忘却了那一句“你好”和“晚安”之后,该配上怎样的标点。
或许应该可惜,感情不是一个封闭的圆,“遥远”的后来不是“再见”,而是“越来越远”。
叶修仍能清晰地回忆起那个平凡却又不平静的深夜。
直到在微博上看见大量的转发和祝福后他才想起那一天是周泽楷的生日,匆忙发过去的“生日快乐”并没能让那个灰暗的头像亮起来,叶修看看时间,零点已过,他想了想,还是借来了苏沐橙的手机。
可直等按下按键时,他才突然发现,那个曾经烂熟于胸的号码,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被遗忘了最后四位。
那是一个日期。也是缺乏文艺细胞和恋爱经验的周泽楷曾经做过的,在叶修看来最傻,也最浪漫的一件事。
他们在那个炎热的夏日拥有了彼此,而周泽楷回到S市后,就特意去换了一个电话号码,只为最后四位能与那一天的日期相同。
他用这种方式铭刻了他们的爱情。
然而那个大热天还戴着棒球帽,捂着口罩混在营业厅里挑电话卡的帅气青年或许不会想到,仅仅在短短的三年以后,被他铭刻的另一个人,就已然无法想起那四个简单的数字。
祝福电话最终还是没能拨出去,叶修也在这一刹忽然明白,分别的时刻已经来临。
他又一次打开了QQ的聊天窗,写上第二句话:
分手吗?
周泽楷在第二天下午做出了回复,可惜当时的叶修正在技术部研究千机伞的升级材料,所以没能第一时间看到,等他再想说点什么的时候,却已经为时太晚。
一个简单到不能再简单的“嗯”字,为他们的感情划上了一个无可奈何却又荡气回肠的句号。

沿着记忆的小路追溯,一路行来,满目荒芜。
人生的旅程那么长,牵手只是一个节点,分手也是,唯一值得庆幸的大约只有整个过程水到渠成,没有海誓山盟,也没有撕心裂肺,一切都显得那么平淡而自然。
相爱了,便在一起,淡忘了,就离开。
他们走过彼此生命的方式就像水墨,从清浅到浓郁,从深刻到苍白,最后提笔时尘埃落定,繁华已过,徒留萧索。
本应是这样的。
第十赛季总冠军到手,叶修心满意足,对于荣耀,对于这十几年的年少轻狂,他真的已经没有遗憾,退役之后,有关于这个世界的一切,他开始慢慢学着放下,放下任性,放下坚守,放下初心。
但是转眼间,他又站在了这里,站在了世界邀请赛的门口,站在了周泽楷的面前。
当他已经决定往前走的时候,命运又一次把他拽回了最初的原点。

空旷的走廊里只有叶修一个人的脚步声,他在一扇门前停下来,仔仔细细地打量了半天门牌上的数字,他很清楚里面住着谁,13位职业选手,他只记住了两个人的房间号。
良久,叶修收回目光,转身迈进隔壁的训练室。

他又回来了,可周泽楷似乎已经走得很远很远。



+ TBC +

评论 ( 117 )
热度 ( 177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