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求枪王一睡君莫笑
小周本命,周叶纯食
一个洁癖严重的痴汉
严禁任何形式的无授权转载
一经发现立即拖黑:)

© 川如色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周叶】《绯闻男友》- 26.时间

+ 26.时间 +
+ 马年最后一更,祝大家新年快乐!~\(≧▽≦)/~

叶修的世界一直是孤独而清冷的,这么多年来,终于有一个人不再是匆匆走过他喧闹的门前——周泽楷为他驻足。
他不单停下了脚步,还搬来一个小凳子和小火炉守在门口,明明白白地告诉叶修:
我等你,一直等着。
等有一天,你愿意放我进去,或者自己出来接我。
叶修在心里叹气,网游混久了,联盟混久了,什么样的人没见过,好的,坏的,可爱的,可气的……唯独这个出色的后辈让他完全没辙。
太重的话说不出口,太轻的人家根本不放在心上,一直横着走的叶修大神终于踢到了他人生中真正意义上的第一块铁板。不过他这人品也太次了,不踢不要紧,一踢就碰上块最硬的,最强的,最固执的,一脚上去,疼得他心里又酸又涩,又无可奈何。
还能怎么办呢?叶修纠结了,一时间也没了想法,但是这种安心的感觉非常鲜明,他被紧紧抱着,从心口到四肢都暖融融的,思维一放松,就不自觉地开始想些乱七八糟的东西。
而且这男人比自己高啊,叶修琢磨着,比自己帅,还比自己有钱,除了荣耀技术不一定更强以外,自己在其他方面都完全不占上风啊,这能栽吗?这必须不能栽,他在心里严肃地叮嘱自己,其他的暂且不说,万一被门外那群家伙知道他被一个小三四岁的男人给拿下了……那多没面子!
不成不成,这绝对不成……
所以说,人一谈恋爱智商就下降这话真没错,哪怕是荣耀教科书也不能免俗,双Q一旦欠费,想怎么傻,就怎么傻,不过该呆萌的时候还是要呆萌一把的,不然不知道的人还当他是泥菩萨,不走心。

他在这头天马行空地揣摩,思绪早就上天入地好几百回,周泽楷又哪里知道他把前三十年后三十年都算进去了,只是半天没听到叶修说话,他也乐得不问,生怕一出声,前辈又摆出一堆冠冕堂皇的大道理把自己推开,周泽楷机灵得很,当然能多抱会儿就多抱会儿。
更何况叶修可是光着的,他随便一模就是一手滑腻腻的肌肤,温凉温凉的,光滑又柔软,周泽楷的指尖只是不小心滑过叶修的后腰,思路当时就转不过来了,满脑子都是前辈的躶体,他胸前粉嫩的两点,还有裹在自己内裤里的翘臀,那种丰满圆润的手感和口感……刚想到这儿,一股热气完全不听使唤,“轰”地就烧了周泽楷一身。
他还年轻,又是资深技术宅,严重缺乏此类经验,这会儿更是分分钟就有把持不住的趋势,可叶修明显有点心不在焉,不仅没注意到他男人的体温在飙升,还嫌弃大衣硬邦邦的衣领戳着他鼻梁不舒服,所以磨蹭着缩了缩脑袋,低头往周泽楷的颈窝里蹭。
枪王当时就狠狠地抽了口冷气,猛地收紧了圈在叶修腰上的胳膊,后者却完全没在意,他现在可忙了,哪儿有功夫理会这个,忙着干嘛?当然是忙着研究周泽楷的身材,这么近的距离多稀罕啊,连轮回的人都不一定能碰上,叶修无意中捡个大便宜,当然是先看个够本了。
第八赛季之前,轮回还没拿过冠军的时候,周泽楷身为“联盟第一人”的实力是饱受争议的,但在另外的“商业价值第一人”方面,却是半点质疑的声音都没有。
不是媒体和其他粉丝不想有,实在是这位枪王的领先一骑绝尘到了别人拍马都赶不上的程度,唯一一个有可能、有本事跟他一争高下的“叶秋”,却又是个绝对不露脸的家伙,这让群众们还能怎么办?画个黑影跟人家PK颜值吗?这么清新脱俗的宣传路线简直脑残出了新高度,当时就被各路总编给枪毙了。
做广告嘛,光有脸肯定是不够的,身高、身材、身价,少一样都不行,周泽楷虽然闷了点,但在这方面的觉悟还是相当高的,联盟交代要有胸肌!好,练。俱乐部说要有腹肌!好,也练。一晃这么多年过去,还真让他练出一把很有型的身材。
要不怎么说枪王大大是联盟主席的心头肉呢,这还真不是没有道理的,周泽楷健康、阳光、帅气的正面形象没少为电竞职业圈长脸,与外宣方面的配合度更是甩了曾经的叶修队长几条街,再加上第八第九赛季蝉联冠军,周泽楷作为新时代第一人的风光可谓一时无两。
但是用论坛上玩家的俏皮话来说,周队不是你想舔,想舔就能舔的。
他虽然依照请求各种肌都练出来了,但荣耀职业选手说到底还是一份很正经的工作,别说露肉了,就连锁骨都不是每次都能看见的,万一碰上代言西装、衬衣、运动服什么的,那基本就只能舔气质了。
叶修跟他不同队,以往关系半生不熟,更是没有机会近距离接触,这次都被人一丝不挂地揽进怀里了,不好好欣赏欣赏怎么对得起联盟苦口婆心的宣传?
边给自己找理由,叶修已经悄悄地低下头去,借着暖黄色的阳光仔细观察,确实是很棒的,胸肌饱满而紧实,形状却不是太夸张,边缘的弧度看上去非常可爱,让人很有伸手摸一摸的冲动。
乳晕的色泽不算太淡,但看上去很健康,血气很足,乳尖并没有高出皮肤太多,男人嘛,这部位也就是个装饰,真要高挺地凸出来反而奇怪,不过也不是没有办法,多舔一舔,吸一吸,时间长了自然会有变化。
当然这个工作肯定不会是周泽楷自己来,他就算想,也够不着啊,叶修忍不住被自己的想法逗乐了,可嘴角刚牵起一个弧度,马上又放回去了。糟糕,又犯二了,照周泽楷的意思,这活儿自然是希望他叶修亲自来,想怎么吸,想怎么吮都没问题,就算把人舔射了,对方也不见得会皱一皱眉。
这个念头刚冒出个脑袋尖,就被叶修黑着脸给拍死了,卧槽这太可怕了,他完全不能想象会有这么一天,趴在一男人身上啃他的胸,这也太惊世憾俗了……
不过叶神到底还是高估了自己的节操,也小瞧了他对周泽楷的喜欢,情到浓时,有些事情自然水到渠成。比如他现在无法想象的舔舔,还有他一段时间后无法坦然进行的69,都在不算遥远的未来变成了生活中最平凡最简单的一部分。
喜欢一个人,就能接受他的一切,也能为他付出所有,现在的叶修还不懂,所以他只能老老实实地黑着脸把目光往下移动到了周泽楷漂亮的腹肌上。
整齐,有力,线条温润而流畅,从健身房练出来的身材就是这么一板一眼,规规矩矩,虽然有中看不中用的嫌疑,但是能有毅力去锻炼,去保持,就已经足够难得。
由此可见周泽楷真的是很有担当的一个人,需要他去做,他就会做好,哪怕一辈子都不见得有机会把这些成果展现给观众和粉丝,但是叶修明白,外界的肯定、赞美或者批评对他来说也许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对自己,问心无愧。
心灵这么干净的人,真的让人很难不喜欢。
更何况哪怕是健身房出品,也有很多可圈可点的地方,叶修流连忘返地瞧了好几遍,还是觉得很不错,很可口,很赏心悦目,并情不自禁地产生了一丝小羡慕和小嫉妒。
从这第一次见到周泽楷的裸身起,叶修就明目张胆地表现出了极大的兴趣和爱好,这一点在日后的相处中被逐渐沉淀、积累、放大,最终根深蒂固,并且直接导致在未来的情事中,叶修格外偏好骑在周泽楷身上的体位。
后者曾经旁敲侧击地问过原因,叶修倒是坦荡得很——骑都骑过了,还有什么好害羞的——他的理由依旧简单粗暴:
因为在上面风景好。
周泽楷被他说得哭笑不得,但也好好放在了心上,直到退役,成家,一起老去,他都很注意保持自己的身材。
只要是叶修喜欢的,他一定会给他最好的,这个无声的承诺从开始到结束,都不曾被遗忘。

心上人在怀,周泽楷的心猿意马就没有停过,趁叶修若有所思的功夫,他已经来来回回地把对方的裸背摸了好几遍,甚至连腰背处凹进去的弧度,都快因为摸得太多而记住了。
没吃过之前不知道滋味,顶多幻想一下,不会记挂,今天已经摸过,知道对方的美好,再想放手就更舍不得了。
可他不自觉就会回想起叶修的冷言冷语,“我不是同性恋”,简简单单六个字,连起来却有着毁灭性的杀伤力,周泽楷一开始还摸得各种兴致盎然,口干舌燥,越到后面反而越是没底,心思慢慢冷静下来,连手都快不知道该往哪儿放。
好巧不巧,叶修偏偏在这时候有了动作。
背上没有了热源,冷风一吹就是一机灵,叶修狠狠地打了个哆嗦,条件反射地赶紧往周泽楷的大衣里钻,贴着对方颈窝的脑袋也磨蹭着换了一个角度。
前夜刚洗过的头发还很蓬松,毛茸茸地扫过周泽楷的下巴和锁骨,勾得他心里瞬时就软成了一片,什么同性什么禁忌什么影响都顾不上了,只能张开双臂把叶修严严实实地圈进怀里,再也不想放手。
周泽楷偏头蹭着叶修的头发,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满腔都是对方的味道,明明很淡,又似乎很浓郁,熏得他眼眶发酸,全身上下都在发热,却又因为忐忑和难过而抑制不住地颤抖着。
“别让我放弃。”
周泽楷很轻很轻地在叶修光裸的肩膀上落下一吻,而后凑在他耳边闷闷地说:“再给我点时间,好不好?”
叶修闻言一怔,从心底泛上一股深深的无力,还有一种又酸又涩的感觉,堵得他浑身难受。
一向强势的枪王,会强吻他,会把他压在墙上狠狠欺负的周泽楷,终于被情势逼得不得不向他服软,只为寻求一丝机会和余地,可是听到这几句话,握有主导权的叶修却一点都高兴不起来,只觉得心像被揪起来一样地疼。
他真的愿意为自己放下骄傲,放下强势,放下一切姿态,但这并不是叶修想要的结果。
他苦涩地叹了口气,明明是已经做好的决定,明明是为彼此考虑最好的方案,但是此时此刻,话语滚到嘴边,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来。在长久的无动于衷后,他最终还是选择了张开双臂,缓慢却有力地回抱住周泽楷。
说到底还是因为喜欢他呀,多么简单,这个被全联盟捧在心尖上的人,又何尝不是被叶修自己也捧在心尖上,所以不舍得让他委屈,让他难过,哪怕周泽楷只是像早上一样,小心翼翼地收回试探的触角,就已经让叶修疼得喘不过气来。
希望他一直是最骄傲,最闪耀,最明亮的那颗星,哪怕在自己面前,也永远能开心,阳光,顶天立地。

良久的静默之后,叶修率先放开了抱着周泽楷的手,就在对方因为这个动作而浑身僵硬的下一秒,却见叶修偏了偏头,嘴唇温柔地擦过自己的眼角。
“如果我说不呢?”
周泽楷被这个羽毛般的亲吻弄得有点痒,他狠狠地眨了眨眼睛,才能确定自己并没有看错。
叶修是笑着的,连帅气的眉眼都带着潇洒的快意。

被一个人左右了全部心情是什么感觉?周泽楷现在深有体会。
就像痛饮一杯酒尝遍了人生的酸甜苦辣,又像一夜之间成长了好几岁,也像心上装了一个万花筒,转眼间千里冰封,再转眼春暖花开。
他笑着把叶修揽回怀里,埋头在他颈窝狠狠嗅了嗅,最后才心满意足地亲了一下叶修的耳朵心,故意压低了声音说:
“不干?那就吃掉你。”

这会心一击的能量实在太大,叶修当即就在心里高呼了一声“不好!”,但是来不及了,身体的反应是极快的,电流像爆炸的烟花一样尖叫着在他全身上下流窜,半边身子立刻就麻了,手脚发软,大脑里一片空白,翻来覆去都是那三个字“吃掉你吃掉你吃掉你”。
叶修好歹也是一奔三的纯爷们,具体怎么“吃”还用人教吗?他光是想想滚床单的大致过程,两个人黏黏糊糊地抱在一起干一些少儿不宜的坏事儿,都不用考虑细节了,身上就窜起来一层细细的鸡皮疙瘩,不是害怕,是激动的。
对的,嘴巴可以说谎,但身体永远最诚实,周泽楷要吃掉他,他的第一反应不是跑,而是激动,是期待,是跃跃欲试的兴奋,这根本连狡辩的余地都没有。
叶修栽了,栽得顺理成章,栽得义无反顾,栽得五体投地。

可惜没等他继续深想,也没等周泽楷详细阐述要怎么吃,几声密集的提示音就在静谧的卫生间里响了起来,两人对视一眼,打心底地都不愿分开,但这铃声响得那么急,想必是有大事,那还是看一看比较稳妥。
叶修把自己从周泽楷身上撕下来,却没退开太远,开玩笑,大衣只有一件,他可不想感冒,所以就这么紧紧地挨着,脑袋抵着脑袋一起看周泽楷的手机屏幕。
那几声提示音来自短信,周泽楷顺着时间先后逐一打开,第一条来自杜明,一入眼就是一堆吓死人的感叹号:
“别!!!!!!出!!!!!!来!!!!!”
嗯?这没头没尾的,是怎么个意思?
两人边纳闷,边顺着点开后面的,轮回的队员也不知道都中的什么邪,有话不好好说,就记着学黄少天用感叹号刷屏了,剩下的几条也都是一个风格:
吕泊远:“队长千万别出来啊啊啊啊啊!!!!!!”
方明华:“老老实实在里面待着!!相信哥!!!!!”
江波涛:“转告叶修前辈,千万别出来!!!”
连江副队那么淡定的人都刷起感叹号来了,这让两位大神迅速感受到了事态的严重性,周泽楷马上编辑了一条短信回过去询问细节,刚按下发送键,一条新的短信就火速冲了进来。
回这么快?!两人都有点惊讶,打开一看却发现发信人是兴欣的方锐,这家伙的风格总算是正常了,可内容的惊世骇俗程度却一点都不比前面的逊色:
“周泽楷啊,麻烦你转告叶修,让他穿着男友内裤就不要出来秀恩爱了,好好在卫生间里反省反省!”
从论坛上的那次绯闻风波之后,兴欣的队员但凡要拿叶修开刷,必然会连着周泽楷这个“绯闻男友”一起黑,所以男友来男友去,叶修对这个称呼都快无感了,反正只要一看到,自动代换成“周泽楷”就OK。
可是一对上“内裤”这两个字,叶修的脸马上就绿了,怎么回事儿,千小心万小心怎么还是被发现了,这群人都是什么眼睛,他外面还穿着长裤呢,这都能看出来里头的内衣是周泽楷的?有这技术还打什么荣耀啊,赶紧的,中情局走起。
叶修各种百思不得其解,赶紧低头看看自己的衣着,他今天穿的休闲裤裤腰比较低,确实露了一截内裤边儿在外面,可黑色的内衣不是满大街都一样吗,这能有什么说头?
正想着,旁边一直没出声的周泽楷终于说话了:“咳,后面绣了点东西。”
“嗯?”叶修疑惑地看他一眼,“什么东西?”
周泽楷窘迫地摸摸鼻子,迟疑了一下,还是老实交代:“ZZK。”
“……”
晴天霹雳都不足以形容叶修此时的心情,万念俱灰、心灰意冷、生无可恋加在一起还差不多,但是他万万没想到,这居然不是最糟糕的,更倒霉的事情还在后面——
周泽楷的手机又是“叮叮当当”的几声响,叶修凑过去一看,发现是江波涛的回信发过来了,上面一串字,分开来都认识,连起来却像鬼画符一样让人觉得阴森恐怖:
“霸图的人来了!!!>o<”

+ TBC +

评论 ( 180 )
热度 ( 170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