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求枪王一睡君莫笑
小周本命,周叶纯食
一个洁癖严重的痴汉
严禁任何形式的无授权转载
一经发现立即拖黑:)

© 川如色
Powered by LOFTER

【周叶】《尖峰舞色》- 05.勾引

+ 05.勾引 + 

半场再暗,只剩周泽楷所在的半边亮着追光,他目不斜视地盯着舞台正前方,看都没看那边诱惑力十足的叶修一眼,戴着半边面具的脸上没有表情,眼神甚至可以称得上冷酷和漠然,但就是这份绝对的高傲,让他像山岳一样不可动摇。
他就这样一动不动地坐着,像一幅古老的、静止的名家画作。
静默中,又一次——
“嗯——”
不同于之前饥渴的索求,这次的呢喃是从鼻腔哼出来的,拖着长长的、难耐的尾音,像喘息,也像吟哦,丝丝缕缕的磁性中带着露骨的媚意,听得人头皮酥麻,手脚酸软,下腹发紧。
在灯光昏暗的舞池里,更是有无数人被这声咿呀哼得红透了脸颊,连一直都如雕像般镇定的周泽楷,都不由自主地拧起眉,眨了眨眼睛。
无论看过多少次视频,研究过多少细节,等真轮到自己上场的时候,一切经验都变成笑谈。当百分之百的滋味都要尝遍,那种从听觉开始的鼓动与撩拨,真的让人很难招架。
而这仅仅只是第一步。
随着一声澎湃的鼓点,左半场再次被追光打亮,最先出现在所有人视野中的不是叶修,而是一根以往被用来表演的钢管。
全场再一次沸腾了!
跳街舞的男生闲暇时学点钢管舞的技巧和动作并不稀奇,偶尔串进团舞编排还能产生奇效,但真正跳得好的却不多。很多人要么太过阳刚,跳不出味道来,要么味道太过了,就变成骚气,而这些都属于尺度把握不好的范例。
真正优秀的钢管舞,该软的时候要软,该妖的时候要妖,该刚硬的时候也要能刚硬起来,才不会让观众觉得妖媚过头,觉得单调,甚至腻味。
而叶修呢?
在他近十年的舞蹈生涯中,收获过无数的赞誉和诽谤,但无论是一个怎样立场的评论员,都无法忽视他在这一方面的成就。
在舞种纷杂,表演要求凌乱细碎的舞团历史上,有一点从头至尾都被这位大神做到了极致:恰到好处。

伴随一串钢琴的轮指滑音,一只极漂亮的手悄然探入追光光圈。
修长白皙的手指简单而熟练地勾了几个波浪,圆润的指尖便轻轻触上钢管的表面,由上至下轻柔地滑过,配着悠扬的乐声,看上去极富诗意。
有一双这样漂亮的手,总会让人好奇它主人的模样。
没有让观众多等,叶修稳稳地踩着下一个鼓点抓住钢管,手臂一用力,整个人从阴影中踏出,身体顺势贴上。而后在众目睽睽之下,他非常大胆而直接地抬起一条大腿,勾住钢管,接着像全身发痒的人终于找到能够摩擦的道具一般,就这样不算特别过火,但绝对故意地,缓缓摆动身体,贴着钢管上下摩擦了几个回合。
而他每动一次,音乐中都会万分契合地传来满足的哼哼声:
“嗯——嗯——啊——”
时长时短,时轻时重,或欣喜或渴望,就算对声音再不敏感的人,也能从中听出赤裸的舒畅与享受。
而叶修无疑在表演方面也有着极高的造诣:虽然面具遮住了他的半张脸,但是从湿润的眼眸,从想要停又停不下来的动作,从他因为难耐与舒爽而低头摩挲钢管、边咬住下唇想要压抑呻吟的表情,都清晰而分明地散发出勾引人的味道。
而他志在必得的目标,不是场下摩肩接踵的轮回粉丝,而是他们的男神队长,至今仍面不改色的周泽楷。
他连看都没有朝这边看一眼。想来这个诱惑的程度还远远不够。
叶修又笑了。
他放下大腿,一只手抓着钢管做了几组高难度的旋转和舞蹈动作,全场惊叹,因为这几个帅气的爆发而掌声雷动。
叶修的身形修长匀称,动作柔软又不失韧性,看上去潇洒而优雅,哪怕是贴着钢管做的几组波浪幅度很大的wave,都不如其他人跳出来的那么色气,而是满满的收放自如,刚柔有度。
要做到这一点并不容易,不仅技巧要过关,连带舞者的个人风格都要成形,而叶修的style就是这样,从指间,到眼神,再到举手投足的每一个动作,都透着一股风一般的潇洒、有力、变幻莫测和不可捉摸。
他的舞蹈会说话,就像周泽楷的一样。
而始终毫不动摇的枪王,也终于在此时给出了一点反应。
叶修在舞蹈中体现的水平之高,是他平生仅见,如果因为剧情限制而错过现场观摩的机会,难免有些得不偿失。他又等了一会儿,挑准一个没有太多人关注的时机,悄悄将身体偏转了一个微小的角度,从这个方向,他不用偏头就能清楚地看到叶修的所有动作。
他想看看这个男人究竟是如何勾引自己的。
这是周泽楷这个晚上继仓促应战后,向深渊迈出的第二步。

在一个流畅的旋转后,叶修背靠钢管站定,双臂向上伸展,如同被捆缚住一样牢牢抓在钢管上。他像被狠狠折腾过一般剧烈喘息,配合着音效中急促的呼吸声,黑色衬衣遮不住的白皙胸膛也在上下起伏。
当所有观众都因为他的表演而口干舌燥的时候,他要勾引的目标却还在座椅上不为所动。
叶修终于开始焦躁了,他的臀部依旧紧贴钢管,双手也牢牢扣住,但上身却渐渐向前伸展出一个微小的弧度,观众甚至还来不及为他身体的柔软而震惊,下一秒,赞叹声就被紧随其后的动作给死死地掐在了喉咙里。
太色气了,太要命了,这种情况下,连呼吸都显得那么过火——
在带有摩擦音效的背景声中,叶修开始贴着钢管磨蹭臀部,虽然台下的大部分观众都因为角度的问题而看不到具体细节,但这根本不用看,也不需要看,哪怕只是想象也足够让人热血沸腾。
由于上半身前躬,所以叶修的后臀被更加紧密地压向钢管,不算特别宽松的裤子清晰地勾勒出他挺翘而圆润的曲线,笔直的钢管被深深地压在双股中间,紧紧贴合在臀缝深处,伴随着叶修上下磨蹭的动作,黑与白、刚与柔形成了强烈的反差,像蹂躏,也像迎合,没有人知道这种摩擦会是什么感觉,但他们知道另外一种,那种更直接,更紧密,让人魂飞天外的接触。
而配乐中还在不知节制地叫嚣着:“Fuck me!”
嗷嗷嗷!!!
这还能忍吗?这真的不能忍!
场下的观众们整齐划一地呼喊着:“上了他!!!”
要不是脑子里还有一根名为理智的弦绷得紧紧的,时刻在提醒自己这只是一场表演,当不得真,恐怕台下无数定力不够的男人都要狼嚎着冲上台把叶修就地正法。
太勾人了,真的没办法忍,他们从来不知道,也无法想象一个衣冠楚楚的男人男人也能创造出如此具有煽惑力和颠覆性的诱惑力,这让他们几乎无法遏制脑中迅速滋生的想象——
如果他们是那根钢管,会如何?那个男人又会如何?他还会乖乖地翘着丰满的屁股,送到自己身下吗?!
Who knows ?!
而全场唯一一个有这项特权的人,却因为剧情的限制而不得不继续坐在自己的位置上,目不斜视地借着刚才偷偷制造的偏角盯着叶修看,深邃的眼眶在昏暗的光线下显得那么幽深,甚至连不小心与他四目相对的叶修都无法说清,这个男人究竟是真的无动于衷,还是隐藏太深。
但无论如何,表演还是要继续。
周泽楷依旧岿然不动,连双腿分开的角度都没有一丁点儿的改变,对手费尽心思的勾引似乎对他而言毫无吸引力,就这样放弃?那怎么可以!
叶修顺着摩擦的趋势缓缓往下跪倒,双手慢慢松开了对钢管的钳制,转而两手撑地,向着周泽楷所在的方向,坚定地爬行了一步——
音乐戛然而止。
全场灯光骤暗。

舞台本就不大,这段距离哪怕是真的爬行也不需要多长时间,灯光很快亮起来,与方才的暖黄不同,这次的追光换成了极富浪漫色彩的宝石蓝,打在右侧的周泽楷身上,莫名多了几分幽暗的神秘感。
音乐再次响起,撩人的喘息被小提琴清脆的音色替代,最先出场的仍然是手指,纤细的,柔软的,温凉的手指,缓缓从椅子背后探出,像一只翩跹的蝴蝶轻轻搭在周泽楷肩膀上,几经游曳后缓慢移动,若有若无地滑过他颈侧的动脉。
全场观众都不约而同地倒吸了一口凉气,这种如同鬼魅的灵异感让他们忍不住打了个寒颤,转瞬间却又为叶修手指的漂亮程度而惊叹。
是的,非常漂亮,它的每一个伸展与弯曲都像精灵,精致、巧妙,调皮又可爱,像是有生命一样在周泽楷肩上灵活地跃动,在幽蓝光晕的渲染下,带出如星光一般璀璨的闪亮轨迹。
而这一切都是叶修赋予的。他的这双手比《血伯爵》中舞者的手要漂亮太多太多,这恍若梦境的迷幻效果只能由他创造,只能在他的指尖展现。
他到底是什么人?
就在所有观众都被这诡谲而美妙的一幕深深吸引的时候,有部分专业人士不禁产生了这样的疑问:
能跟上周泽楷的节奏,能把《血伯爵》这样的舞剧信手拈来,能在手掌上舞蹈,这样全知全能的天才,会是谁?
当然是叶修,只能是叶修。不过此时的他根本不知道,也不在乎其他人的惊讶和赞叹,当他站在舞台上时,世界中就只有一个人:
对手。舞伴。周泽楷。

手指轻描淡写地扫过周泽楷的脸颊,似乎没有发现什么太感兴趣的东西,于是果断转移,缓缓往下,挑剔地、若即若离地飘过他精致的锁骨,像弹钢琴一样顺着骨骼的走向跳跃了一番,而后继续朝下探索。
可是再往下就到胸膛,周泽楷白色的衬衣只解开了最上面的两颗纽扣,剩下的部分仍好好地扣着。
叶修会怎么做?没看过原作的人在心里急切地发问。
多么显而易见的答案,作为一部擦边球的模范作品,不继续往下脱,都不符合它挑战世俗的高贵格调。
单手,两个指尖,叶修像变魔术一样轻而易举地解开了周泽楷衬衣上的第三颗纽扣。
嗷!!!天呐!这简直是“情趣”这个词的最佳诠释!
现场的人都快疯魔了,两个手指,这么熟练,这么流畅,这位挑战者究竟是何方妖孽,他究竟做过多少练习,有过多少性经验,解过多少人的衬衣纽扣,才能如此轻松地做到这么冷僻的事情?!
然而这还远远不算完,在一片抽气声中,叶修轻轻巧巧地往下又解开了两颗纽扣,到这份儿上,周泽楷隐藏了整整四年的前胸总算是完完全全地暴露在人前了,而这只手显然不喜欢与别人一起分享这美好的一幕——
叶修的手灵巧地翻转着,跳跃着,柔软的指尖挑逗般地在周泽楷紧实的胸肌上画着圈圈;有时只是轻轻滑过腹肌的中轴线,有时却坏心地重重按压,将肌肉按下去一个引人遐想的小凹陷;然而更多的时候,他却是将整个手掌都贴了上去,极尽挑逗之能地抚摸着这片被汗水湿透的滑腻肌肤,偶尔还像情事中一样,狠狠地捏一把,留下一个轮廓分明的五指印,而后心疼地揉一揉,过一会儿又再捏一把。
虽然那只是一只手,做不出太多过分的撩拨,但所有人都硬生生从叶修的动作中看出了缠绵,看出了满满的色气。
周泽楷标准而健美的身材为这场活色生香的演出提供了绝佳的舞台,他就这样衣襟大开地坐在那里,双腿嚣张地大敞,任由那只白皙的手在麦色的肌肤上流连忘返,也偏偏是他神情中表现出来的毫不在意,反而给人一种偷情般隐秘的情色感。
这种光明正大的做恶,其露骨的震撼力,反而更加让人难以招架。
手指的运动轨迹越来越接近下腹,随着手臂的伸展,叶修也从椅子背后探了出来,凑在周泽楷紧绷的颈侧闻了闻,像是为成熟男性甜美的鲜血味道而沉醉,他迷恋地舔了舔嘴角,将自己湿润的双唇凑到周泽楷耳边,长长地叹息:
“啊——”
又是一次分秒不差的配合,场下的观众果断被勾得打起了哆嗦,然而音效再逼真,本质也还是电波,他们的悸动只是一瞬间,远远不能与周泽楷受到的刺激相提并论。
叶修就在离他那么近的地方喘息,那么近,几乎贴着他的耳廓,所以他听到的并不完全是现场的音效。
他是真真切切地,听到了叶修本人发出的,那种难耐的、黏腻到极点的呻吟,伴随着温热潮湿的呼吸,喷过他耳内最敏感的肌肤。
这无疑是太过强烈的刺激。
周泽楷毫无防备,几乎在一瞬间就起了反应。
他迅速伸手一把抓住了叶修的胳膊——他在对着自己耳朵吐气的同时,手指已经不规矩地滑过下腹,狡猾地顺着人鱼线继续爬,充满挑逗意味地扫过他的腹股沟。
这就是这部舞剧最高明的地方,它永远游离在犯规的边界,谁都知道腹股沟与重点部位之间的距离近在咫尺,可叶修偏偏不会多移动哪怕一厘米,他只撩拨,不会真的握住。
然而现场版不比录影,突破与改变总是值得期待的,可惜叶修哪怕改主意想玩点儿大的,也不再有机会,因为周泽楷已经飞快地抓住了他的手腕,微微一用力,叶修就顺势从椅子背后被扯了出来。
这一拉太过突然,叶修“惊讶”之余掌握不好平衡,因而跌跌撞撞地跪倒在地,顺着对方的力道在地上滑过一条优美的曲线,最终被拉到正面,锁在周泽楷的两腿之间。
又是一波掀翻屋顶的尖叫和咆哮,与之前的惊艳相比,这一次的叫声中明显多了几丝嫉妒的意味。不管是不是出于舞蹈剧情的需要,总之能这样跟周泽楷亲密接触,就足以让现场的轮回粉丝们眼红了,而且更过分的是,这个挑战者不仅脱了他们队长的衣服!摸了半天躶体!最后的最后,居然还合身扑进了队长的怀里!
这实在是……实在是太犯规啦,队长是大家的,他怎么能一个人舔!!!
场下的粉丝各种不爽,各种不开心不满意想不通,但他们的种种感觉比起叶修自己的亲眼所见,要差得太远太远了。
周泽楷有多帅,身材有多棒,没有人比现在的他更有体会。
这个联盟里最有魅力的男神就在距离自己不到十公分的地方,他身上的每一寸肌肤都在散发着浓浓的男性荷尔蒙。
之前用手摸的时候认知还不太立体,此刻从正面,从几乎是一低头就可以吻到的距离看,对方紧实饱满的肌肉,小麦色的肌肤,在昏暗的灯光下都像最可口的巧克力一样诱人。
再往下,平坦的下腹因为紧张,或者激动而紧绷,随着急促的呼吸不断起伏,跳了一晚上舞的身体早已被汗水湿透,在蓝光下漾起片片闪亮的潋滟水光,勾得人忍不住想伸出舌头去舔一舔,尝尝这个男人身上咸涩的味道,是不是也像他本人一样令人欲罢不能。
然而这具身体的主人却突然伸手一把扣住了叶修的下巴,逼迫他抬起头来看着自己——虽然只是剧情中一个微不足道的桥段,叶修却意外地在刹那间就被这个眼神抓住了心脏。
那么冷酷,那么高傲,那么不屑一顾,却又挣扎着,无法隐藏内心深处赤裸的欲望和渴求。
他被勾引了。
无论现实生活还是舞蹈世界都像一个封闭的圆,因为不擅交流而无法被人触及的联盟第一人,为他动情了。
如此鲜明,如此激烈,甚至不容许被错辨。
叶修怔怔地看着他,思考停摆,后脑被这个突如其来的发现刺激得隐隐发麻,连抓着周泽楷大腿的指尖都有些发软。
他几乎已经难以控制自己被这场过于煽惑的舞剧所扰乱的思绪,他们太入戏了,就在刚才,双方都做出了非常不专业的表达:
他想亲吻周泽楷的身体。
而对方也想占有他。

这有点过了,叶修想着,但身体却已经随着熟悉的旋律不由自主地进行着下一个舞步——
他拉开周泽楷困住自己的双腿,边往后退缩,边把嘴唇凑向了对方的胯下。



+ TBC +

评论 ( 203 )
热度 ( 136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