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求枪王一睡君莫笑
小周本命,周叶纯食
一个洁癖严重的痴汉
严禁任何形式的无授权转载
一经发现立即拖黑:)

© 川如色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周叶】《绯闻男友》- 23.PK

+ 23.PK +

等烟抽完,也不打算再睡,叶修看看时间将近九点半,就起来开窗透气,顺便洗漱穿衣。
周泽楷帮忙拿回来的干净衣物就整齐地放在床脚,他拿过袋子,无精打采地翻出T恤和休闲裤穿上,因为一直心不在焉,最后竟然忘记把周泽楷借他的内裤脱下来换成自己的,等好不容易反应过来,半只脚却已经踏进酒店附带的餐厅了。
回去换还是将就先穿着?
叶修又纠结了。
也不知道是不是受霸图粉丝怨念的影响,他像被诅咒了一样,从到Q市的第一天起就一直狂奔在名为“心塞”的康庄大道上,连周泽楷的内裤都总跟他过不去,这到底是什么邪门的状况,看来有空得找王杰希帮忙算算……
边琢磨着,叶修已经把落在后面的那只脚也提进门去,没错,关键时刻他又随性了,而且内衣不比外套,穿着也没人知道,姑且先这么着,等晚点有机会回房间的时候再换也不迟。更何况瞄到他出现,以兴欣为首的一大堆人已经虎视眈眈地朝门口望了过来,这时候怯场有逃跑的嫌疑,明显不符合叶神的行事风格。
到自助餐台拿了一份水晶虾饺和一份春卷,叶修端着盘子到兴欣队员抢占的一桌坐下,旁边的苏沐橙见状,殷勤地帮忙拿了一双筷子递上,而后笑眯眯地看着他。
叶修是明白人,也不急着点破,瞄她一眼,又扫了一圈众人只差把“求八卦”三个字写在脑门上的脸,先夹了一个虾饺吃掉,才慢吞吞地说:“你们练的什么邪门功夫,看着我就饱了?”
“饱了饱了,您最可口了。”桌对面的方锐连忙接口。
我去啊……咳嗽声夹杂着骂声瞬时从餐厅的各个角落传来,还能不能靠点谱了,猥琐流也不是这么玩的啊,这种话都能说出口,还有什么能阻挡你拍马屁,方锐大大!
连老奸巨猾的叶修听到这句“可口”也是一怵,硬是被吓掉了一层鸡皮疙瘩,噎半天才用“忘记吃药了吧”的眼神看回去:“你什么毛病,还有救没救,没救赶紧说啊,我趁早找人接你的班。”
“呵,搞笑吧你,说得好像还有人愿意来似的。”方锐不屑地哼哼两声,“别转移话题啊说正经的,你怎么没跟周泽楷一起行动,昨天晚上你们不也是一起睡的吗?”
“嗯?是我的错觉吗,你这话怎么听着那么酸,怎么,你羡慕啊?”叶修悠悠地看着他,“那早说啊,保证跟你换,我去睡小床,大床让给你,两米宽,随便滚。”
“滚你妹啊,羡慕你个头,下限呢!”方锐已经被他的形容吓得跳起来了。
“不羡慕你问那么多?闲不闲。”叶修叼着春卷问,“这事儿你们听谁说的?”
“张新杰。”猥琐流就是猥琐流,对于出卖队友这种事情……方锐干起来真是一点障碍都没有。
“靠,他什么时候也这么八卦了?”叶修郁闷。
“你不怕睡还怕别人说?”魏琛一副过来人的样子,超级不赞同地道,“太可耻了,太没下限了,太不负责任了,难怪人家枪王大大一脸的憔悴和不堪回首,你这为老不修的到底怎么折腾人家了?”
能从周泽楷脸上读出“不堪回首”来的,这世上肯定有,但绝对不包括魏大叔这糙汉子,所以叶修压根没在意这一点,但一听说周泽楷很憔悴,他还是难免愣怔,伸筷子的动作也不着痕迹地僵了一秒。
但他很快遮掩过去了,顺势又给自己夹了个虾饺,边蘸醋边状作大方地向四周扫一圈,看到了不远处坐一桌吃早餐的轮回队员,却没找到他们的队长。
连集体活动都缺席,想必情况是真的不太好,叶修压下心底的一抹担忧和懊恼,很平静地说:“他人呢,怎么没见?”
“人家吃完早走了,怎么着,想赔罪啊,别着急一会儿我们陪你去,你先把做啊……呸,作案经过给详细交代一下。”魏琛凭借他出色的反应,硬是在最后关头成功把那个敏感词给吞了回去。
但这一桌桌坐的都是什么人啊,那可都是国家特级宅男,很少有比他们更邪恶的存在了,魏琛这突兀地一改口,所有人都在第一时间领会了精神,纷纷捂嘴偷笑,光笑还不够,还要偷眼打量叶修,看看他对于这个比明示还明的暗示要作何反应。
叶修也没什么反应,他火速搞定了盘子里的早餐,喝掉最后一口豆浆后才气定神闲地说:“我要真是老不修,他绝对没能耐那么早就出来。”
“出来”什么的……真是一个含义很丰富的词汇啊……不少人当场就羞涩地脸红了。
而叶修却完全不理会众人听到这句话后各种震惊、荡漾、想入非非的神情,他已经不打算在这个问题上陪诸位猥琐男继续胡搅蛮缠下去了,帅气地抛下这句唯一的解释,他站起身,拍拍桌子朝兴欣的人勾勾手,霸气侧漏地道:
“都吃完了吧,网吧走起,还能干嘛?训练啊,偷懒上瘾了是吧,叹什么气,就说你呢,点心大大!”
全身中箭的方锐只觉得有阵阴森森的凉风从后脖子刮过,不知道为什么,反正他就是有种大事不妙的感觉,边跟着大部队朝网吧走他也没闲着,使劲儿琢磨自己怎么就得罪叶修了?什么时候得罪他了?不应该啊,虽然这家伙的群嘲对全联盟都有效,但不至于无情无义到连队友都波及吧?
综上所述,我肯定是无辜的!
方锐理直气壮地顶着这个明晃晃的觉悟一路走到了网吧所在的楼层,脚步轻快得都快飘起来了,可一看到没进去找座,而是专门等在门口的叶修,他的双腿马上就像灌了铅一样一步都迈不动了……
卧槽,这这这这这是要出事儿的节奏啊!
叶修撑着门框站在那儿,乍一看贼有明星份儿,可等他走近,却是不客气地一把拍在他后背把人推进屋,边冷冷地说:“跑什么,你以为跑得了今天还跑得了明天吗?昨晚看得爽不爽,开不开心?哥多亲了几秒你今天就多PK几场,少一场回头让老板扣你工资,一场十万,够配得上你全明星大神的身价了吧?”
“我靠我靠我靠,你怎么不去抢!!!”本来就被克扣了合同的方锐,终于还是耐不住地炸毛了……

等兴欣战队到达网吧的时候,里面已经坐了不少人,他们算来得晚的,认真说的话其实很多人早就起了,会在餐厅待着也不过是想等叶修,打听打听昨晚的盛况,顺便聊聊天什么的,毕竟在网吧里很难有那个氛围。
叶修去前台找服务员开了台吸烟区的机子,再转回头来仔细看的时候就发现蓝雨,百花,轮回,微草,雷霆的人都来了个七七八八,一队一队地分开坐在一个区域内,从屏幕上的光影看,没几个不是在打荣耀的。
这个查看环境的举动不算太刻意,但叶修自己很清楚,其他人都只是一瞥而过,他真正在意的,仍然只有一个人,周泽楷。
他显然来得很早,所以选了个最角落的安静位置,层层叠叠的显示器遮住了他的身体和脸,但叶修就是可以从几个微小的缝隙中认出,那就是他,不会错辨。
明明是自己说的拒绝,却是周泽楷率先拉开距离,叶修偏开视线,莫名感觉到几丝烦闷和不爽。

看他站在那儿发呆老半天了,黄少天终于等不及,从屏幕后探出头来打招呼,叶修狠狠地踌躇了一会儿才朝他那边过去,走到近前根本都不需要铺垫,张口就问:“你又想搞什么名堂了?”
“PK啊!PKPKPKPKPKPK!”黄少天兴致勃勃地道,“来来来,你的散人我还没研究出头绪呢,赶紧再来几场。”
“滚蛋啊,跟你打多少回了,你不腻我都腻了。”叶修嗤之以鼻。
“以前那是战斗法师,跟散人能是一回事儿吗,你别偷换概念行不行!”黄少天超级不满。
“拿什么都一样,总之都是你跪,只是跪的姿势不太相同罢了。”叶修说,“你不是鬼点子多吗,来点新鲜的。”
“啊?鬼点子……”要说出主意,那必须是战术大师比他更有发言权,黄少天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一看叶修是死也不愿跟自己PK了,也懒得再纠缠,忙用胳膊肘捅捅旁边的喻文州。
后者虽然全程戴着耳机,目不斜视地盯着屏幕故作专心,但要说他真没听见?叶修和黄少天都没那么天真,这会儿也懒得重复,就直勾勾地盯着他看。
“有没有什么主意?”黄少天摩拳擦掌,一脸殷切,“好玩点儿的,能把老叶整哭的。”
“有倒是有,不过……”不过都是群攻,一哭哭一堆的那种……
“没事儿不用不过了就玩这个吧,规则是什么,你说来听听!”完全不等喻文州说完,黄少天已经火速抢白了。
“咳咳,那好吧。”喻文州无奈地笑了一下,续道,“我们几个已经很熟了,再PK也没多大意思,那就让战队里的其他选手们来吧,把另外三个战队也叫上,让他们捉对PK,输的人……”
“输的人如何?”叶修敏锐地挑了挑眉,混了那么多年,他对“前方有坑!”有超乎寻常的直觉。
“输的人没事儿,继续打,由他的队长来接受惩罚……”喻文州说。
“嗯,这个主意……”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趴在旁边偷听的肖时钦推推眼镜说,“喻队你心真脏啊,连自己都不放过。”
“男人嘛,就是要对自己狠一点。”百花的队长于锋也鬼鬼祟祟地冒了出来,“但是队长受罚的话,总觉得躺着也中枪啊……”
“……嗯。”习惯耍“一字流”的,一定是被肖时钦顺便拖过来围观的轮回队长。
“而且跟队员之间关系微妙的人,就危险了呢。”悄悄飘荡过来的王杰希说着,双眼分明地瞟向了一旁老神在在的某位大神。
“呵呵。”叶修不置可否地冷笑两声,无比淡定地道,“还是先想想怎么惩罚吧。”
“脱衣服怎么样?”一直摸着下巴做深沉思考状的黄少天,突然冷不丁地建议,“输一场脱一件,脱到只剩内裤就算输,输的负责帮赢家打三个野图BOSS?”
……
几位平日里呼风唤雨、只有他们收拾人没有别人收拾他们的队长闻言,表情顿时都变得非常精彩。
“少天……”因为过于无语而哭笑不得的是他的队长喻文州。
“多大仇啊……”肖时钦颤抖着扶住了一旁的椅背。
“百花的兄弟们,都把外套脱了借我!”年轻的于队行动力超强,已经充满干劲地去找场外求助了。
“看来这一次,只能赢不能输啊。”王杰希又飘荡着回去给微草的小家伙们加油打气去了。
“啧,你的节操是不是因为登机的时候过不了安检,丢在G市的飞机场没带过来啊?”叶修痛心疾首地对黄少天说。
然而他刚说完,一抬头却撞进了一双试探而疑问的眼睛。
他们在短短三天里,彼此凝视过太多太多次,已经没有任何一双眼,能比这双更让叶修熟悉,而他也在猛一愣怔之后,迅速领悟了对方无法说出口的担忧。
糟糕……
叶修再一次深深地心塞了,如果最后真输得只剩内裤,那他岂不是什么都暴露了?
就那款式,那品牌,还有那后紧前松的大小和尺寸,瞎子都能看出来这不是他自己的啊!
“那什么,王大眼你等会儿,”叶修捂着脸哀嚎,“快来给我算算我今年是不是命犯太岁?!”

+ TBC +

评论 ( 119 )
热度 ( 143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