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求枪王一睡君莫笑
小周本命,周叶纯食
一个洁癖严重的痴汉
严禁任何形式的无授权转载
一经发现立即拖黑:)

© 川如色
Powered by LOFTER

【周叶】《尖峰舞色》- 01.搭档

【周叶】《尖峰舞色》 by:川如色

+ 街舞舞团设定,队长兼当家王牌周X叶
+ 周叶only,强攻强受,无伞修无副CP
+ 中篇,由性而爱,文风色气露骨,年幼慎入
+ 剧情需要,大量私设,专业人士请放过细节

往期归档

——————————

+ 01.搭档 +

“我不干。”
叶修仰着身体,像个无脊椎生物一样瘫在沙发最右边,神情十分游离,看得出对于会议室不允许抽烟的规定相当不满。
“嗯。”
就在离他最远的沙发另一头,周泽楷也靠坐在椅背上,笔直修长的双腿叠在一起,与上身形成一个角度优美的转折,他悠闲地喝了一口茶,也点点头。
“他这个‘嗯’是几个意思?”
与两人相对而坐的兴欣舞团老板陈果,一脸茫然地转头望向轮回的二当家江波涛,后者苦笑了一下,翻译说:“就是他也不同意的意思。”
“哦,没得商量吗?”陈果还是不想就这么放弃。
“你与其纠结这个,不如先说说理由,为什么突发奇想要我们俩搭档跳双人舞?”叶修双眼无神地望着天花板,漂亮的右手无意识地在沙发扶手上打着节拍,“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往届的全国总决赛是没有这个舞种的。”
“往届没有,不代表今年也没有。”陈果说,“为了吸引观众,也为赛制增加一点悬念和场外互动,这个项目是今年组委会特加的。由观众投票评分,分数作为附加值计入最后总分,虽然满分10分也不算很多,但是去年的冠军轮回本也没比亚军高多少,是吧?”
接收到陈果“快上!到你了!”的眼神暗示,江波涛也迅速进入角色,一脸严肃地加入劝说的大军:“是的,我们去年也就赢了霸图三分,优势不算特别明显,今年新增的这个环节无疑会给最终结果增加很多不确定性。虽然我们的人气绝对不输给其他队,但也不能忽视中立人群的支持,所以必须要重视起来。”
叶修没做声,听他们一唱一和地说着,过了半晌才顶着一副“我懂了”的表情道:“就算真要拉一个组合出来,也不用非得是我们俩吧,找一对儿男女不是更好?比如唐柔和你们队的随便一个谁,就很不错。”
“我也想过的,但是他们不行。”陈果惋惜地摇摇头,“咱们队里的基本都是新人,严重缺乏赛场经验,爆发力和感染力也不够,团舞还好,整齐度可以掩盖单人表现的不足,但双人show就有些拿不出手了。”
“而且突然过来跟我们队的人配合,双方都缺乏必要的熟悉和默契。”江波涛也道,“更何况总决赛就在下个月,齐舞已经占用了队员们大量的时间和精力,双人舞实在是顾不上了。”
时间,还是时间,对于街舞而言,足够的时间和练习是解决一切问题的关键,可他们什么都有,偏偏没有时间。
两位谈判高手都把话说到这份儿上了,一向以大局为重的队长叶修也不禁迟疑起来。

今年是全国街舞争霸赛的第十赛季,全国范围内共设立有二十个分赛区,根据自愿报名的情况,S市的轮回舞团和H市的兴欣舞团刚好都在上海赛区。
各分赛区经过两个月的初赛和决赛,最终的单项前三名和团体冠军将获得全国总决赛的参赛资格。
不过今年的上海赛区出了点问题,轮回与兴欣最终战成平手,评委和观众无法取舍,于是在征得两团队员的同意后,报请组委会批准,将两队合二为一,共同代表上海赛区参加最终的全国总冠军决逐。
由于两队选手的人数都不多,加起来也未超过30人的团体上限,所以在考虑了多方意见之后,这个前无古人估计也后无来者的申请竟然被破例批准了。
所以此时的一切选择和决定都不止关乎兴欣一个团的荣誉,更与盟友轮回息息相关,多了这么一层顾虑,叶修反倒不好严词拒绝了。
“那也不一定非得是我吧,你们看,哥都一把老骨头了。”叶修抬起胳膊来朝他们晃了晃,还特意用上了机械舞的技巧,整个小臂像断了一样在空中可怜地晃动着,“从你们轮回找个人不就行?”
如果说江波涛之前的苦笑还有些作戏成分的话,此时的这个就绝对是货真价实的了,他哭丧着脸说:“大神,你是真不知道还是存心逗我啊,我们队长单人舞的节奏谁跟得上,谁配合得了啊?要是真有这个天才,我们老板早就去哭爹喊娘地跪求人家加入了,这不是没有吗?”
“对呀,既然没有,那找我干嘛?”叶修赶紧趁势追击。
“别趁机偷换概念啊,你是特例。”陈果瞪他一眼,板着脸说,“周泽楷单兵作战的个人特点太突出,气场太强大,其他人很难融入他的节奏,跟他形成有效配合,所以一支舞跳下来,往往给人画风不太搭调的感觉。但你是老人啊,经验丰富,风格又百搭,如果连你都搞不定,那就真没人能搞定了。”
想忽悠人,那必须是什么好听说什么,陈果深明其中精髓,但叶修也是老江湖了,没那么容易被带着走。他默默思考了片刻,又提出了新的想法:“老人不是还有方锐和老魏?他们也不错啊,跟小周配合,猛男路线据说很有市场?”
“不成不成,这种类型的太多了,全国二十个赛区,有三分之一是这路线,咱们再搞一个,是嫌竞争不够激烈吗?”陈果马上就表示了严重的不赞同,“我们觉得你最合适,是参考了各种因素的,你会的舞种最多,连爵士和钢管舞都比一般人强,谁还能比你牛啊,要什么风格有什么风格,出奇制胜不是你说的吗,这会儿怎么又不认账了?”
一听说叶修连钢管舞都很拿手,江波涛立马瞪大了眼睛,连一直波澜不惊的周泽楷都诧异地望了过来,叶修被这两位表情诡异地一盯,顿时想死的心都有了,黑着脸半天不想说话。
而不小心嘴快把叶修黑历史抖出来的陈果也心有余悸地缩了,不敢再招惹他,马上战略转移,扭头去问另一位男主角:“那周队又是为什么不愿意跳双人舞呢?”
后者习惯性地陷入了漫长的思考,在陈果都快以为他不会回答的时候,才简略地说:“有搭档。”
“啊?有搭档?!”陈果一听直接傻了,扭头怒视江波涛,用杀人一般的眼神告诉他:有搭档你不早说!让老娘瞎忙活,找虐呢?!!
江波涛擦汗,赶紧凑过去小声解释:“那就是个意外,队长偶然跟人搭了一次舞,感觉很不错,本想邀请来舞团,结果那人出国留学了。之后也试过一些人,但无论怎么编排感觉都不对,效果也不好,他就不愿再贸然跟人跳双人了。”
“哦,还挺专一的嘛。”陈果一听,本性暴露,眼睛里立刻燃起八卦的火苗,“那是他心上人?”
“呃……大概,差不多吧!”江波涛不是太确定地道。
对于舞者来说,除了通常意义上的眼缘和好感,很多人更注重彼此对舞蹈和音乐的理解是否一致,某种意义上来说,这种追求更接近于柏拉图式的灵魂伴侣,更浪漫,也更加虚无缥缈。
所以在舞团里,经常有男女搭档跳着跳着就滚上了床单,而事实上也确实如此,情侣的配合度和协调感是普通组合所不能比拟的,至少人家在时机和感觉恰当的时候可以真的亲上去、摸上去,若是换成其他人,那必须是被剁手,被骂流氓的节奏。
至于队长的这位神秘搭档,虽然他们也不认识,但周泽楷对于舞伴的挑剔和执着已经很说明问题了,那个人对他而言是无法替代的,人生中无法替代的角色就那么几个,不是心上人,还能是什么?
“哦哦哦,这个消息够劲爆啊,你们得做好保密工作,万一泄漏出去,联盟第一的帅哥型男竟然有主了,不知道你们俱乐部面前的黄浦江里要跳多少人呢!”
陈果这话夸张了点,但绝对不是危言耸听。
周泽楷的人气只能用“火火火火火的N次方”来形容,身高、腿长、长相一级帅,光是他呆呆坐着的样子就已经让一堆人捧脸尖叫了,跳起舞来更是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心脏功能稍微弱点的,没准看他提两次胯、做几个wave就直接晕过去了。
对周泽楷的影响力有深刻认知的江波涛边擦汗,边狂点头表示同意:“那必须的,一定小心!”
他们俩在这儿悄悄咬耳朵,其他两位队长是听不到的,所以也没在意他们到底在嘀嘀咕咕什么,只是被交了老底的叶修没光顾着郁闷,他又找到了新的突破口。
“啧,真麻烦啊,这个双人舞有规定说一定要参加?”叶修问。
“那倒也不是,”江波涛回过神来,道,“可以自选,不过舞团一般都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可能的加分机会的。”
“那就先这样吧,等总决赛的分组下来我们再视情况而定,如果对手太弱,那能不搞这个就不搞了。”
叶修这么说,没有全盘否定,而是留下一个可以商量转圜的余地,陈果知道这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便也不再多劝。见沙发最那头全场一直在装透明人的周泽楷点了点头表示同意,江波涛也识相地不多说了。
今天把两位队长单独叫出来,主要议题就是这个,其他倒也没什么事儿了,他们又简单交流了一下两队队员的练习和磨合情况,见没什么新问题,就爽快地散了场。

分赛区的比赛结束后,两队都集中在S市的轮回确俱乐部里训练,一方面是因为轮回家底雄厚,排练室更大条件也更好;另一方面全国总决赛就在这里举行,两队算是主场作战,那提前熟悉一下环境和气候还是很有必要的。
街舞是一个属于年轻人的运动,而年轻人最大的特点就是自来熟,两队虽然在分赛赛场上斗得你死我活互不相让,但真结盟了,却也相处得十分融洽。毕竟都是真心喜欢跳舞的人,又都顺利晋级,不存在什么关乎原则的深仇大恨,所以交流起来没有隔膜,时间长了,反而都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两队融合顺利,发展势头良好,作为老板之一的陈果也是相当乐见其成的,但毕竟是新队,她心里还是有不小的忐忑和疑虑,所以才会对双人舞的特别加分格外看重。
虽然事先已经猜到叶修会迟疑,但陈果相信在自己的循循善诱之下,他肯定还是会以舞团利益为优先的,所以叶修拒绝得如此干脆,反倒让她觉得分外的不能理解。
短会结束,周泽楷和江波涛先走一步,陈果慢腾腾地留在后面,就是为了私下再问问叶修,为什么抵触情绪那么严重?严重也就算了,还一点儿不知道收敛,明显得简直要从他全程都拧在一起的眉头里喷出来了。
“怎么回事啊,你是不满双人舞的设定还是不满搭档是周泽楷?”依陈果的性子,历来是直来直去一点儿弯都不拐的。
前脚踏出会议室,叶修后脚就忙着低头点烟,看都没来得及看她一眼,而后才含含糊糊地说:“都有吧。”
“为什么啊,你得给我个说得过去的解释。”陈果倍感纳闷,“周泽楷还是很有实力的,人也不错,虽然闷了点那也不影响发挥啊,这么一个完美无缺的全民情敌怎么就招你惹你了?”
“嗯,他确实招我惹我了。”叶修居然出人意料地没有反驳,而是正儿八经地点了点头,看着陈果特别认真地说,“你不知道吧,他欠我很多钱。”
“啊?”陈果被这个神奇的答案震惊得目瞪口呆,半天没能反应过来,“欠……欠多少?”
“很多,算不清,天价。”叶修说着,边一脸往事不堪回首地拍了拍陈果的肩,“所以啊,您行行好,以后别再提让我跟他搭舞的事儿了。”
说完,也不等陈果接话,叶修就没精打彩地往排练室去了,留陈大老板一个人在风中凌乱着,困惑着,好奇着,这得是多多多多少钱啊,让全国舞团第一人的周泽楷,那个年薪近千万的大众偶像都还不起?!

确实是天价,全舞精通的传奇人物叶修大神的男男初体验,可不就是天价吗?
在叶修本人看来,天价都嫌不够,得是银河价,宇宙价,才对得起一年前那个被周泽楷干到腿都合不拢的自己。



+ TBC +

评论 ( 151 )
热度 ( 1297 )
  1. 蹲在树洞逮兔子川如色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