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求枪王一睡君莫笑
小周本命,周叶纯食
一个洁癖严重的痴汉
严禁任何形式的无授权转载
一经发现立即拖黑:)

© 川如色
Powered by LOFTER

【全职周叶】《绯闻男友》- 08.同床

+ 08.同床+

可惜了,他们是对手。
叶修突然有点感慨,这个现实将他们置于绝对对立的立场,胜负和荣耀重于一切又高于一切,在冠军面前,一切的儿女情长都显得那么微不足道。
与过去印象不同的,亲和稳重的周泽楷虽然让他有所触动,但也无法更深入了,战队关系和队员关系本就是一个难解的命题,太亲密或者太疏远都不是好现象,叶修打心底地不愿把这个问题复杂化,也没有精力和时间,去考虑更多。
这很有可能是他在荣耀这片战场上征伐的最后一年,他要心无旁骛。

“你洗好啦。”
不着痕迹地把目光收回,叶修也站起来去翻自己的背包,拿上换洗衣物朝浴室走,边说:“那我也去洗,你随便坐。”
周泽楷用手顺着头发,在叶修走过自己面前的时候,还是提醒了一句:“热水管很烫……小心。”
叶修微微一怔:“小周还是这么贴心哈。”说完笑了笑就跨进浴室,反手顺势拉上浴帘。
周泽楷并没有马上动作,他们从未像这样独处一室,太新鲜的经历让他不禁产生一些微妙的好奇。
叶修是一个充满矛盾魅力的个体,他的随性,腹黑,执着以及他无可争议的强力,都是他熠熠闪光的一面,而今天晚上,这个让联盟里无数人又爱又恨的主,却在阴冷空旷的楼梯间,悠然地等待他,只为借他一次浴室,不要再影响队员休息。
在赛场外,他们或许都太缺乏了解了。周泽楷摇头笑了笑。
而浴室里的叶修也脱下衣物,随手放在洗手池的平台上,然后走向淋浴喷头,水汽很快升腾起来,逐渐模糊了他的身形。

叶修也洗得很快,但过程明显有点心不在焉,洗完伸手拿毛巾的时候一个不小心,把放在水池边的衣物也带了下来,他反应非常迅速地去接,奈何幸运女神已经睡了,他只来得及抓住一条内裤,其他的则全部一股脑地铺在地上,瞬间就被浸湿了。
“……”
不是吧,叶修满头黑线,如此奇葩的事情也能发生,这是怎样犀利的人品啊?他统共就带了这么两套衣服,这下要肿么办?沮丧地看了看手里的内衣,幸好是干净的那条啊不然这日子没法过了,叶修一时间又忧伤又庆幸着。
去借吧,只能去找人借了,可是这都快深夜了,还能找谁?
等会儿,外头不正好有一个嘛。
迅速回过神来的叶修赶紧把打湿的衣裤都捡起来放在一边,回头洗洗晾着,运气好的话明晚就能干,然后拿过一条酒店提供的大毛巾围在腰间,拉开门出去,坐在沙发上的周泽楷看见他这么衣不蔽体地跑出来,马上就愣住了。
“小周,找你借套衣服穿。”叶修异常镇定地说。

要是其他人遇到这情形,比如黄少天和张佳乐这种跟叶修有“深仇大恨”的,一准笑得趴到地上去了,不笑够本绝对不会起来。可周泽楷很厚道,他不仅没问怎么回事,反而很体贴地说了一句“小心着凉”,接着就起身到对面给叶修拿衣服去了。
一句多余的话都不说,一个多余的眼神都没有,搞得叶修想尴尬都尴尬不起来。
他这一走却没有马上返回,叶修摆弄了半天空调,把温度调高,还是不见人。拿个衣服而已,不用这么久吧,叶修倍感纳闷,又等了一会儿,没hold住,也跟过去看。
不看不要紧,一看顿时就心理平衡了,想来跟这家酒店八字不合的人不止自己一个——
周泽楷的房间基本可以用“水漫金山寺”来形容,开放式浴室的地面本来就是高于客厅的,这水管一漏,水基本上都流到外面来了,地毯上全是大片大片的水渍,空气里飘散着一股消毒水和空气清新剂混合的味道,不怎么好闻。
叶修站在门边没有进去,里头的周泽楷正把放在地上的行李包提起来,眼角瞄见他,无奈地苦笑了一下。
“你这里没法睡了,”叶修笑得十分幸灾乐祸,“去我那儿吧。”
“……会挤。”周泽楷还有点迟疑。
“双人床,两米的宽度,睡我们俩足够了。而且我睡相很好的,只要你没有睡觉抱抱枕的习惯,我就不会把你踹下去。”叶修坏坏地说,“把东西都拿上,不会再过来了,明天一早直接去登记换房间。”
调戏完,根本不给周泽楷反驳的机会,叶修扭头就回屋了,倒不是他霸道蛮横不讲理,只是楼道里太他妈冷了,他还光着身子呢!
犹豫了一会儿,周泽楷一时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从善如流一向是他的习惯,便拿上行李,再检查一遍卫生间的水龙头已经全部关好,就去了对面的房间。

夜已经很深,两人忙碌了一天都倍感疲倦,连叶修的话也少了很多,他坐在床沿漫不经心地擦着头发,边接过周泽楷递来的衣服。
作为经常出现在镜头前的公众人物,又住在领跑时尚潮流的S市,周泽楷的服饰基本都是由品牌赞助商成套提供的,他出行时一般会带两套休闲装和一套正装,以便应对突发的正式场合和拍摄需求。叶修看着他把西装挂进衣柜里,突然就觉得,荣耀职业联赛的形象大使也不是这么好当的,外表虽光鲜,个中辛苦却只有自己知道。
周泽楷借给他明天穿的是一套休闲服,蓝白色系,格子花纹,十分清爽,叶修满意地看了看,叠起来放到一边的椅子上。刚坐回来,枪王又递过来一件白色T恤,叶修抖开一瞅,正中央印着的一枪穿云Q版图案真是怎么看怎么眼熟,扭头一瞧,能不眼熟吗,跟周泽楷身上那件根本就一模一样嘛。
“……这个是?”叶修囧囧地问。
“制作方送了很多,纯棉的,可以当睡衣。”周泽楷说。
“哦。”叶修点点头,凑在灯光下仔细看了看。人物的造型是一枪穿云,但五官更接近操作者本人,这是周边的一贯做法,用周泽楷的脸卖起来比用系统脸要火爆得多得多,完全没有可比性。
没想到啊,没想到,他也有像枪王脑残粉一样穿着纪念T恤睡觉的一天,要知道他连自己的周边都懒得收藏呢!叶修觉得这日子真是越过越玄幻了。
等他穿好睡衣,周泽楷已经先一步去关电视,顺便把空调降到24度,然后安静地过来在他身边躺下。
床面因为另一个人的重量而有所沉降,棉被里也迅速温暖起来,有多少年没有体味过了,这种与人抵足而眠的感觉。
第一次同床共枕,不知道会不会是最后一次,内心深处的一抹忐忑,新奇和紧张都被两人很好地隐藏起来了,在昏暗的灯光下,彼此都一无所觉。
周泽楷伸手关闭床头灯的时候,听到身后的叶修说:“晚安,小周。”
“嗯,晚安。”

一夜安眠。

早上九点半,这个时间如果放在平日,职业战队的选手们连早训都快完成三分之一了,但全明星周末相当于一个小长假,再加上头一夜闹得太晚,不少人都哼哼唧唧地赖床赖到这会儿才起。
轮回的一帮小伙们自然也勤快不到哪儿去,出门在外,他们的纪律还是比较松散的,副队江波涛过来召集集合的时候,也只是笑着骂了句“一群懒虫”,就没说什么了。
“哎,怎么不见队长?”左看看右看看,看了好几圈都没找着人的吕泊远突然说。
“估计还没醒吧。” 说完,孙翔马上困困地打了个哈欠。
旁边的杜明被他传染了,也打了个天大的哈欠,双眼氤氲着道:“他应该比我们睡得晚,下去叫他吧,再晚就没早餐吃了。”
大家一听,有道理,就勾肩搭背地往楼下来,一路还在晕头转向地讨论:周队住的是哪一间来着?不得不说,轮回的这些家伙,也太不关心自家队长了……
“是0416吧?我记得好像是靠这边的。”方明华不太确定地说。
“不对吧,应该是0415,我记得是个单数来着。”吴启摸着下巴道。
“如果是单数的话,那应该住0419啊。”杜明意味深长地说,引来一众队友或鄙视或仰视的目光。
“到底是哪间?”孙翔有点不耐烦了。
“0415。”江波涛一锤定音,“杜明去敲门吧。”
后者刚好站在门边,闻言立刻抬手“咚咚咚”敲了三下,等了一会儿,居然没回音?轮回众人面面相觑。哎嘿,我信了你的邪,杜明撸袖子,又重重地敲了三下,结果还是没人回应……
这不应该啊,一股想不通的纳闷情绪开始涌上众人心头,周泽楷平常虽然不是起得最早的,但不会赖床是众所周知的事情,就算他今天破天荒地赖了,也不该睡这么死,敲门敲这么响都吵不醒吧。
“是不是记错房间号了?”方明华这会儿就有底气多了,“我就说应该是4016吧。”
“嗯?”江波涛也被这不明状况搞得开始怀疑自己了,“那就敲敲对面试试?”
坚信自己没有记错的方明华自然当仁不让,上前一步敲了三下,没一会儿,里头就传来趿拉着拖鞋走路的声音。方大哥那个自得意满啊,扭头就朝大伙儿散发着“看看哥这记性多牛”的眼神,结果他这头还没散完呢,那边门一开,轮回众人的下巴和眼镜就稀里哗啦地掉了一地——
叶修穿着印有一枪穿云Q版图案的T恤,和明显是周泽楷所有物的休闲裤,胳膊撑着门,一脸没睡醒地看着他们:
“有事?”

坑爹的当然有事啊!出大事了!!!
这这这这这个装束,这这这这这种419之后穿错对方衣物的即视感是怎么回事啊谁来给我们解释一下!!!
轮回的人此时此刻已经风中凌乱了。
他们对这个T恤自然不陌生,不仅不陌生,还熟悉得很。当时赞助商给战队里的每个人都定制了一款专属的周边,事后他们也都收到了成品,但没人像周泽楷这样一收收一打,他原本还想给大家一人一件分完了事呢,谁知队友们都特别高冷地表示——“才不要呢,你自己留着穿吧我们都有了!”
于是枪王大人只好自己收着,每次外出如果懒得带睡衣,就带件这个T恤凑合用,简单又轻便。
就是这么私人的,贴身穿着睡觉的衣服!居然出现在叶修大神的身上!大家都觉得一定是自己早上睁开眼睛的方式不对啊不然这赤裸裸的秀亲密太挑战他们可怜的三观了啊。
大概是这种惊讶、惊恐、又惊慌的眼神杀伤力太大,叶修被他们盯得完全清醒了,顺着众人的目光往下,在看到身上的T恤后也明白了他们到底在“惊”什么,叶修打了个哈欠,才很淡定地说:
“哦,我昨晚洗澡的时候不小心把衣服弄湿了,所以问小周借了一件。”
昨晚?洗澡?弄湿?以及……队长?
轮回众人的头顶上不约而同地飘起了各种大小的惊叹号,真的不能怪他们不纯洁,实在是这几个关键词太劲爆啊,无论怎么想都觉得昨晚肯定发生了什么不得了的事情!
“哦哦哦……嗯……那请问,我们队长人呢?”可怕的沉默中,理智尚且在线的江波涛终于站了出来。
“他还在睡。”叶修说着抬手揉了揉头发让自己精神点,然后转身去看身后,窝在门口的一堆人也跟着他不自觉地朝里头看,却见房间里的周泽楷已经起床了,正穿着同款的T恤和简单的休闲裤朝门口走过来,看到队友,条件反射地道了声:“早。”
……
如果他们没记错的话,四楼,应该都是单间吧,也就是说,只有一张床吧……
本已经风中凌乱的众人眼看就有石化在现场的趋势。
哎哟我去,虽然一切绯闻都是空穴来风的笑谈,但你们的进展敢不敢不要这么快啊!

+ TBC +

评论 ( 58 )
热度 ( 1626 )